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政经观察 > 政治/社会 > 日本延迟领养老金年龄和不延迟效果一样?

日本延迟领养老金年龄和不延迟效果一样?

2013/10/06

PRINT

     在日本人口学上,将人口构成按年龄划分为3个阶段,14岁以下称为少年人口,65岁以上称为老年人口,其余称为劳动年龄人口。在1964年东京奥运会时,日本9700万总人口中,少年占26%,而老年仅为6%。

 
  那么,到2020年又将如何呢?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推算,届时日本总人口将达到1亿2400万,其中少年人口将占12%,而老年人口将达到29%。56年的岁月所带来的变化似乎用“少子老龄化”一词已不尽表达。

  换句话说,1964年东京奥运会时,日本正处于年轻、低廉而丰富的劳动力不断拉动增长的“人口红利期”。而到东京再次举行奥运会的2020年,日本则将进入因适龄劳动人口锐减而阻碍增长的“人口负担期”。日本前经济企划厅长官田中秀征提出,将“简朴”作为2020年奥运会的关键词。

  为迎接2020年,日本首相安倍已经向国际社会承诺解决核电站污水泄露问题。而使国家财政基础收支实现盈余这一国际承诺的期限也是2020年。届时,日本人的约30%将领取养老金,并大量消耗医疗服务。在抑制社会保障支出膨胀的同时,找到改善财政来源的道路,或许也是2020年东京奥运会成功的关键之一。

  但是,日本政府抑制养老金和医疗费的立场总是不够坚决。这在日本政治中已习以为常。在8月解散的日本政府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国民会议向安倍提交的报告中,出现了迎合政府立场的新论调。该报告中指出“即使提高养老金的支付起始年龄,养老金的运营也难以乐观”。

  该份报告由神奈川县立保健福祉大学名誉教授山崎泰彦负责起草,但日本厚生劳动省养老金局却代为解释称,“2004年的《养老金改革法》确定了保险费的上限。今后100年的支付总额将在获得的总保险费和公积金范围内筹措。因此,支付起始年龄的改变不会给养老金财政带来积极影响。”

  也就是说,关键是要在100年时间里保持收入和支出的平衡,而将支付起始年龄从65岁提高至68岁,相应提高的只是每月养老金的额度。

  但是,成为日本国民会议讨论基础的2011年6月的社会保障与税制一体化改革方案针对支付起始年龄却给出了如下表述。

     ▼参考欧美国家,讨论将厚生养老金支付年龄提高至67~70岁

     ▼基础养老金(支付起始年龄)每提高1岁,每年将节约5千亿日元国家支出

  而作出上述表态的也是厚生劳动省养老金局。在2年里,是什么因素让该部门改变了立场?

  可以想到的因素有2个。首先是来自执政党的压力。国民会议相关人士表示,“自民党和公明党相关议员曾要求事务局避免在报告中提及关于支付起始年龄的内容”。其次是日本企业界认为“支付起始年龄提高=延长雇用年龄”,对此表示反对。本来,两者不能划等号,但很多经营者却认为,不应该让雇用年龄和养老金支付起始年龄之间出现空白期。

  拥有世界最长寿命是日本人的骄傲。但是,日本养老金的支付起始年龄却早于欧美主要国家。关于这个问题,如今是不是应该开诚布公地重新审视一下人口统计数据。

     本文作者为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编辑委员 大林尚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
ad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

金融市场

日经225指数26644.71107.4011/27close
日经亚洲3001600.590.7111/27close
美元/日元104.03-0.0411/3007:03
美元/人民元6.5759-0.000111/2921:52
道琼斯指数29910.3737.9011/27close
富时1006367.5804.65011/27close
上海综合3408.307138.573711/27close
恒生指数26894.6875.2311/27close
纽约黄金1781.9-23.611/27close

关于日经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