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政经观察 > 政治/社会 > 日本少子化对策失去的30年

日本少子化对策失去的30年

2020/08/26

PRINT

       日本的少子化倾向仍在持续。2019年的合计特殊出生率(即“总和生育率”,表示每位女性一生中所生孩子的平均数)为1.36,连续4年下降,跌至12年来的最低水平。2019年出生人口为86万人,跌破90万人的时间早于预测,甚至出现了“86万冲击”的说法。

 

日本的新生儿人数2019年跌破90万人

 

       虽然日本政府并没有袖手旁观,但应对新冠疫情让政策的优先顺序发生变化。

 

       日本政府717日在内阁会议上通过了经济财政运营与改革基本方针(骨太方针)。少子化本来应该是今年经济财政咨询会议的主要议题之一。

 

       日本政府原本要根据题为“推进根本性少子化对策”的民间议员报告进行讨论,正在此时局面发生了变化。骨太方针作出了专注于疫情防控的决定,少子化则列入最后一章《实现“新日常”》的一部分。

 

       而且,今年还赶上了代表日本中长期对策方针的《少子化社会对策大纲》5年一次的修订。虽然大纲中列入了很多措施,但为其提供支持的财政来源的讨论却停滞不前。

 

       今年日本的少子化也许会进一步加剧。

 

       东京都一位家中有小学生和3岁儿童的主妇(36岁)表示,“作为新冠一代,很担心疫情会对孩子的成长产生长期影响”。在日本发布紧急事态宣言期间,公园的游乐设施和育儿支援设施纷纷关闭。这位家庭主妇称,在和两个孩子一起宅在家中的日子里,“再次感受到了带孩子的孤独无助”。

 

       东京大学成长保育实践政策学中心自4月底起用两周时间,向学龄前儿童的监护人调查了疫情对生活的影响。结果显示,有6成监护人处于世界卫生组织(WHO)建议接受抑郁症检查的状态。

 

       对孩子的成长和收入减少等的强烈担忧与监护人的精神压力有关。日本有很多声音表示难以兼顾居家办公和育儿。东京大学准教授野泽祥子表示,“为了避免疫情防控给育儿和孩子的成长带来风险,需要保持平衡。社会和企业应该考虑相关对策,让包括育儿家庭在内的部分人免受影响”。

 

       少子化可以说是发达国家的共同烦恼。出生率随着女性进入职场而降低,部分国家通过创造男女都能兼顾工作和家庭环境以及对育儿家庭提供经济方面的援助,使出生率得以回升。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
ad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

金融市场

日经225指数26296.86131.2711/25close
日经亚洲3001585.80-8.8011/25close
美元/日元104.37-0.0911/2601:52
美元/人民元6.5780-0.012911/2515:28
道琼斯指数29860.58-185.6611/2511:47
富时1006391.090-41.08011/2516:35
上海综合3362.3274-40.495111/25close
恒生指数26669.7581.5511/25close
纽约黄金1804.8-33.011/24close

关于日经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