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日本国内疫情扩散或已开始

2020/02/17


       对于中国湖北省武汉市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在日本国内感染扩大的警惕感正在加强。鉴于2月13日确认日本国内首位死亡者、同时感染途径不明的患者出现多例,专家认为“处在可视为扩散已开始的阶段”。为了防止日本国内的全面蔓延和应对重症患者等,要求加强病毒感染的检测体制和完善医疗体制等的呼声相继涌现。

   

      2月14日在横滨市召开了相关专家参加的学会的紧急研讨会,在世界卫生组织(WHO)负责新型冠状病毒对策的进藤奈邦子发表演讲,指出“在中国,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病例正在减少”,并表示“在中国以外,无法追踪感染途径的患者只在日本出现”,敦促日本政府和医疗机构努力追踪感染途径。

   

世卫组织的进藤奈邦子在日本环境感染学会举行的紧急研讨会上(2月14日,横滨)

 

     在研讨会上发言的日本国立国际医疗研究中心医院的国际传染病中心负责人大曲贵夫表示,“可以认为感染正在日本国内扩大的可能性很高。已经到了推进下一步举措的过渡期”,强调医疗机构等有必要推进救治患者的准备工作。

   

     日本厚生劳动省表示,现在仍未确认新型冠状病毒的流行。这是因为,在日本国内虽然“可以想象(包括无症状的人在内)感染者达到一定人数,但很难拿出科学根据这样说”,近畿大学的教授吉田耕一郎这样解读。

  

      但在此次,随着被确认感染的死亡者和感染途径不明的患者出现多例,日本的东北大学的教授押谷仁认为,“可视为日本已经进入或许已开始扩散这一阶段”,指出今后各地各地都有可能发现患者。日本传染病学会也发表见解称,日本国内“发生散发性疫情也不足为奇”。

   

      另一方面,神户大学的岩田健太郎教授表示,“虽然仍不了解疫情的阶段,但仍未发展到全国性蔓延,因此需要努力在地区层面展开尽可能的封堵”,呼吁冷静加以应对。从病毒感染到发热等症状出现的潜伏期被认为约为2周。岩田教授表示“对于(与感染者密切接触等)风险较高的人,即使并未发病,在这个期间加以隔离,对防止感染扩大也非常重要”。

   

     关于如何检测感染的扩散,日本曾在过去曾陷入苦战。

 

      在2009年新型流感发生流行之际,日本政府展开了机场和港口的口岸管理。但之后发现了既没有前往美国和墨西哥等疫情地区经历、也没有与感染者接触的难以说明途径的患者,这才意识到日本国内的扩散。

   


  

       大阪大学的教授朝野和典表示,“(针对此次的新型冠状病毒)应该弄清日本国内已开始发生扩散的实际情况”,指出有必要对未去过武汉等情况的人进行病毒检查。

   

       不过也存在隐忧。如果全日本的医生委托检测大量疑似感染的患者,筛查等任务涌向检测机构,东北大学的押谷教授认为“日本国内的检测体制将无法应付。隔离呈阳性的患者在物理上也可能渐渐难以实现”。今后,为了不断发现感染途径不明的患者,朝野教授呼吁改变检测体制,指出“应该将检测者和检测药等的一部分用于掌握国内扩散的状况”,。

   

       此外,应对重症化的举措也很重要。从日本厚生劳动省的资料来看,新型冠状病毒的致死率在全球范围平均约为2%。各国没有掌握全部感染者的可能性也很高,北海道大学的教授西浦博认为致死率在“0.3~0.6%”。

    

      虽然致死率低于“非典”(重症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等,但与在0.1%以下的季节性流感相比,现阶段的毒性更高,以一定比例出现重症化患者将难以避免。东京医疗保健大学的教授菅原erisa敲响警钟称,“除了老年人之外,因心脏病和糖尿病等固有病导致免疫力下降的人万一感染,容易发生肺炎等,出现重症化”。原因是现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没有特效药,治癒基本上只能依靠本人的免疫力。

   

      不过,如果因担心可能已感染而不安的患者涌向医院和诊所等,医疗机构的功能将无法发挥。东北大学的押谷教授表示,“为了避免重症者失去生命,需要构建将医疗资源集中投入的体制”,需要弄清需要实施治疗和处理的患者。

   

     掌握感染扩散的实际情况和应对重症患者的两手抓对策已成为日本当务之急。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草盐拓郎、猪俣里美、岩井淳哉、Slevin大浜华、长谷川章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