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动荡的脚步声向印度靠近

2020/02/24


      在印度,金融动荡的脚步声正在靠近。未来坏账风险较高的“不良债权预备队”的债务比率超过整体的2成,在最近10年里增至2倍以上。印度国营银行因信贷机制不完善,不良债权增加,再加上大型非银行金融机构的经营危机,金融体系陷入困境。印度金融体系发生的信用风险将加剧经济低迷,看不到经济复苏的迹象。

     

一个人在数印度货币卢比(资料,reuters)

     

      自2月7日起在新德里近郊举行的的国际车展出现了异常情况。日本大型车企丰田和本田均放弃参展。原因是印度汽车销售的严重低迷。

  

      2月中旬,记者到访德里的本田专卖店,店员叹息道“相比去年,销售额处于持续下降4成的水平。顾客要求大幅降价,可我们也无计可施”。印度汽车经销商协会联盟(FADA)统计显示,2018年以后近300家专卖店关门。汽车销售低迷的原因是向个人和企业提供汽车贷款的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资金周转恶化,无法向客户放贷。

  

      2018年夏季,印度大型非银行金融机构“ Infrastructure Leasing and Financial Services(IL&FS)”陷入债务违约。以此为开端,该国银行和监管当局加强对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警惕,农村地区等的个人无法获得贷款。据称,以往几乎不调查客户信用记录就放贷的当地非银行金融机构也不少。

  

      在印度的银行贷款中,不良债权所占的比例2019年为8.9%。在5年里提高5个百分点以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数据显示,在G20(二十国集团)中增幅最大。

    

     

      不过,关于判断贷款是否属于不良债权,银行和监管当局的自由裁量空间巨大。为此,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将连续3年无法通过营业利润(显示主业盈利)支付有息负债所需利息的企业定义为“不良债权预备队”。通过观察预备队的债务余额占上市企业整体债务余额的比率,估算了潜在的不良债权的比率。对象仅为发布财务报表的上市企业,因此如果包括非上市企业在内,比率有可能进一步提高。

  


      在印度上市企业的整体债务中,“不良债权预备队”所占的比率为21%,达到债务整体的5分之1。虽然企业数少于欧美,但预备队的比率与世界平均(4.3%)相比明显更高。突出的是通信、钢铁和基础设施相关企业等。

    

      “由于无法从金融机构取得预期的支援,不得不采取停飞的非常手段”,2019年4月,印度第2大航空公司杰特航空(Jet Airways)发布了这样的声明。该公司在2个月后破产。受到与廉价航空公司(LCC)竞争的影响,该公司业绩恶化,资金周转陷入困境。

    

      印度金融体系为何会发生混乱呢?由于2016年底高额纸币的废除,压箱底现金流入银行。资金过剩的银行向政府监管鞭长莫及的“影子银行”——非银行金融机构增加了放贷。但由于IL&FS问题,银行转为采取慎重态度。

  

      印度储备银行(央行)表示,银行对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贷款余额增长比2018年顶峰时减少了一半。彭博社报道称,印度上市非银行金融机构Srei Infrastructure Finance计划撤出对基础设施的融资。以IL&FS问题为开端的惜贷如今给印度实体经济投下阴影,该国目前的增长率放缓至4%左右。经济恶化导致的企业业绩恶化有可能进一步增加不良债权预备队,这一过去曾在日本出现的恶性循环局面正在向印度走近。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马场燃 新德里,真锅和也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