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张石的樱雪鸿泥 > 日本孤儿:解放军是我的养父母

日本孤儿:解放军是我的养父母

2015/11/19

PRINT

中日深度观察

       1981年12月15日2时31分,安达大成一家乘坐的中国民航917号班机到达日本成田机场,弟弟安达次成和妻子良子赶到机场迎接,兄弟二人时隔37年重逢,不由得热泪盈眶,紧紧拥抱。光阴吹老了岁月,黑发挂上了霜花,但是他们忘不了在一起度过的苦难童年,忘不了在逃难的路上,哥哥牵着弟弟的手,走过那么多的泥泞和雪雨……

        刚回到日本时,他的大孩子20岁;老二17岁;剩下的4个孩子一个中学已经毕业,其他三个都是小学生。他让弟弟安达次成把老大和老二带到东京的日语学校去学日语。中学毕业的老三由于日语一句也不会说,决定从中学一年级重新念起,剩下的三个孩子都安排在市里的小学。

        但是没上几天学,学校就找到了家里来说:这三个孩子日语一句都不懂,课没法上。没办法安达大成只好做 “陪读”,和他们一起上了三个月的学。

        回日本一年以后,市政府的人找他谈话说:你日语说得这么好,年纪也不算大,要自食其力,不能再拿政府的保护金了。

        虽然说当时岁数不算大,但是也快到50岁了,找工作非常不好找。又过了一年,市政府就不再发给他们一家生活保护金了。他只好四处去找工作。有一天他在一张招工广告上看见,一家公司招会中文的人才,就职后派到中国工作,他马上去应募,当即就被录取。就职后他被派到了中国驻在,中国那边每月发2000人民币的补助金;日本这边的工资照发,这样生活就有了保障。

        但是在他退休以后生活又变得非常拮据,由于回到日本后已经48岁,参加工作时间短,退休金拿得很少,夫妻两人只有6万日元的养老金,生活完全没有着落,直到2007年1月28日,日本国会通过《改正日本残留邦人支援法》后,他们的生活才有所改观。

        安达大成在日本生活了30多年,含辛茹苦把几个孩子培养大,现在他已经有第三代(孙子、外孙)12个,他们一家在日本总算安家乐业。

        但是他时时不忘收留他、养育他的首长和解放军,不忘那片他在那里度过了大半生的白山黑水,那里留下了他的童年和青春,不论他是不是敌国的孩子,不论他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那里都对他不厌不弃,呵护信任,不仅使他在死亡的边缘上生存了下来,还给了他那么多的温暖和快乐, 给他了事业与追求,给了他家与亲人。那片肥沃的黑土地,就像母亲充满慈爱的博大胸怀,养育万方,容纳百汇。回到日本,他逢人就说:“中国是我的故乡,解放军是我的养父母。”(安达大成先生已于2015年1月17日在日本千叶县柏市的家中去世,享年82岁。谨在这里献上深切的哀悼。)

本文仅代表笔者个人观点

张石 简历
1985年,中国东北师范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研究生院毕业,获硕士学位。1988年到1992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助理研究员,1994年到1996年,东京大学教养系客座研究员,现任日本《中文导报》副主编。著有《庄子和现代主义》、《川端康成与东方古典》、《樱雪鸿泥》、《寒山与日本文化》、《东京伤逝》、《孙中山与大月薰—一段不为人知的浪漫史》等著作。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
ad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