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中日茶坊 > 新生活要好好过

东京眼(330)新生活要好好过

2020/08/20

PRINT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健吾:这阵子,很多人跟我聊移居的问题。

 

      似曾相识。

 

      由于有日本留学经验,大家都先入为主的认为,我会鼓励大家移居日本。

 

      我不做移民顾问的生意,就只好把在网路上可以找到的公开资料给他们,自己算一算,大概75 分合格,我有120分(只因有日本语留学试验的一级,在日本的大学完成修士学位,加上年龄及收入,都大概90分左右了),要走,应可成行。

 

      只是,朋友都在问一上我很难回答的问题。

 

      如,在日本生活,好不好?

 

      那就是一个关乎人生的问题,而不是三言两语,又或是身为朋友可以代答的问题吧。

 

      一个人生活好不好,有很多外在条件影响,也有很多内在因素。这阵子,大家的人身自由都因为疫情而有所影响,而木村拓哉以及富士电视台就首次把他们的电视剧卖给网路影片平台Viu (黄Viu,不是香港的免费电视台蓝Viu),身边的朋友都好像忽地再看一次《悠长假期》。社交网路之上,大家又转贴 LA・LA・LA LOVE SONG 的MV。那一个 4:3 大小的映象,一次又一次在我眼前再现。

 

      1996年的作品,一套在香港回归之前播放的神剧,我看的时候,大抵是1997年左右吧?那时候,还需要到信和中心买盗版,台湾译本字幕的VCD,才可以看懂。一次过一口气把剧集看完,这个叫「煲剧」的动词,也是在那些年开始兴起的吧。

 

      悦吏子神编剧之作,我也看得出神惬意。不论是山口智子或是木村拓哉,都活演出一个脱亚入欧后的亚洲经济体中,时尚城市人的模样。模样好到一个地步,令人羡慕,令人想模仿。山口演的叶山南或是木村演的濑名秀俊,说得上是模范(role model)吗?对那时候,只有16岁,活于香港,面对身份转换及前途问题,腰围33吋被视为是痴肥及有少量社交障害性的那一个自己,看着木村,当然也只有仰望一个角度。

 

      经济起飞之时,有一段很长的时间,年轻人都觉得自己想做一些「有型」的行业。只要是用片假名写的职业,就是有型的了。模特儿(model,日语モデル)、音乐人(musician,ミュージシャン),你叫自己音乐家吗?没有那么好听。叫自己ミュージシャン就好。结果,有一堆以为自己在追梦,也许只是在东京这个好像很多机会但又好像很难有机会发展的大城市,载浮载沉,以freeter (フリーター)有一天没一天的活着。到叶山一样,赫然发现自己的出路,只有结婚转换成家庭主妇一途却被骗婚,又或是像濑名那样,梦想自己会成为弹萧邦而被景仰的音乐家最后却只成为音乐批儿所的老师,现实都没有那种都会感和片假名提供的浪漫或快感,大家相互舐着伤口而寻找新的道路。叶山不能再模特就成为了摄影师(仿佛好像被拍多了就知道如何拍照,也真是奇幻之旅),而濑名却因为际遇而成为了钢琴家而且还可以到美国波士顿结婚为剧集终结,都是城市人的童话。

 

      以剧集认识一个城市,论述一个民族,是很危险的。尤其是在社交网路年代,我们很习惯看着我们爱看的那一个面向,不断的转发与重读,令印象加深,建立价值观。当你发现,原来你的价值观,只是一群noisy minority(聒噪小众)的围炉取暖,加上大家都把第二身份(second identity),即你网路社群的模样变成自我(ego)的一大部份,被否定价值观变成了「是否尊重你个人取态」的人身攻击,讨论空间自然被压缩,从而不能接受现实的论述可以有极多面向。比方说,看泰国的电视剧,不论是乐天的影片平台或是Netflix都有上架的剧集,有不少都是腐剧(即是面向腐女族群的BL剧集),看LINE TV(泰国)的电视剧颁奖典礼,2018年的最佳接吻戏,是腐剧《逐月之月》(2moons)第一季的wayo 跟p'扒;2019年的最佳接吻戏,是《不期而爱》 (Love By Chance)的矮攻阿ae 和ai koon chai(阿官仔)阿pete。 2020年的最佳接吻戏,是《与爱同居》(或译:真爱墨菲定律)的 Tharn Type。三场都是男男同士的接吻戏,如果我们看着这些新闻,就以为泰国对同志很接受,也许都是太武断的落墨。就如大家看过这二十五年,由1996年至今的日剧,大家以为东京都是一个很好生活,或是时尚的尖端从而希望「浪漫」一下,如在三十多岁的时候报读一个日本的大学课程,以踏单车上课,期待樱花雨会在你回校之时出现在自拍一下,想像自己是《四月物语》的松隆子,我倒可以告诉你樱花雨季是春夏之交,湿冷路滑,遇着你要踏单车又想吃鸡蛋又把家中的贮米都吃光,一个下午要在湿滑的马路踏45分钟单车的感觉,怎么样都不会太浪漫。如果你把吃苦都归纳为浪漫的一种原型,那大家都倒是可以尝试一下。只是,过来人跟你说一句,从电视中的想像空间投射自己将要开展的新生活会比现在的好,也许都是太浪漫,太离地的假设。

 

      在全球化的时代,我们很容易接触异文化。去「外国」发展,也不只是中产家庭的想像。不少学生家境普通,都会用working holiday 的方式离开家园。要走要留,在今时今日,还是有一点小小的自由。只是,走了之后,怎么样才叫好生活?在家也不是在过好生活的人,真的可以换个环境,就可以有好生活吗?我怀疑。但面对朋友,尤其是迷失的朋友,某些真话,都是从文字给大家看好了。看不到大家面上的表情和应,我的话,倒是可以说的真实一点。

 

健吾 简历

 

      80年生,香港专栏作家、香港商业电台节目《光明顶》、《903国民教育》主持,香港中文大学日本研究学系及香港大学专业进修学院讲师。著书超过二十七本,主力研究日本东亚流行文化软实力及多元性别关系等议题。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观点。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
ad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

金融市场

日经225指数26165.59638.2211/24close
日经亚洲3001594.901.8111/2419:06
美元/日元104.210.3511/2419:01
美元/人民元6.5740-0.011011/2410:01
道琼斯指数29591.27327.7911/23close
富时1006388.74054.90011/2409:51
上海综合3402.8225-11.667411/24close
恒生指数26588.20102.0011/24close
纽约黄金1837.8-34.811/23close

关于日经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