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刘迪观察 > 城市还能继续胜利吗?

城市还能继续胜利吗?

2020/07/02

PRINT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刘迪:全球疫情依然汹涌澎湃,但仍无法阻挡城市魅力。据东京都估算,截至2020年5月1日,这座城市人口已超过1400万。有关报道说,即使在疫情中,这座城市人口仍在增长。我们知道,此前数十年间,日本中央政府以及其他地方政府,都在设法阻止“东京一极集中”,但上述事实粉碎了此前各种限制东京人口的行政努力。也许,东京人口又创新高,这并非东京的胜利,而是城市的胜利。

                  

戴着口罩去上班的人们(5月22日,东京)

                             

  2011年,哈佛大学教授爱德华·格莱泽曾写过一本名为《城市的胜利》的书,这本书称城市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这个发明让我们富裕,智慧、绿色、健康以及幸福。9年前,全球化、城市化仍在高歌猛进,格莱泽的著作不但被《经济学人》杂志评为2011年非虚构类最佳图书,而且还在次年被翻译成为包括中文在内的多种文字,影响广泛。

         

  一部人类文明史背后,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宏大的城市发展、繁荣的历史脉络。尽管在人类通往文明的路途之中,疫情从未远离城市,任何古老城市,都曾经历各种疫情困扰。不过,尽管城市风险及不确定性明显大于乡村,但这并没有阻挡人类不断向城市集聚的滚滚洪流。

                

  但是,难道在疫情当道的今天,以及不可确定的未来,我们仍可宣称城市取得胜利吗?今天,相对于乡村、小城市来说,大城市尤其是超大城市面临的困难更大,许许多多全球超大城市仍在面临更多的死亡威胁。此外,那些巨大城市的行政效率以及医疗能力,似乎远远低于我们的想象,这不能不让许多人对城市感到失望。

            

  2020年新冠病毒将全球数十亿城市居民禁锢在家,严重降低了人类生活质量。这场巨大疫情让许许多多的人对大城市生活价值产生怀疑。6月中旬,北京重现大规模疫情,一个农贸市场,让整座城市重陷紧张。同期,东京解除紧急状态后疫情也出现反复。而在美国许多城市,感染人数重新上升。城市的巨大以及内部的复杂性,让城市生活充满不确定性与危机。

                

  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中国曾实行一种“逆城市化”政策,建立户籍制度,区分农村城市户口,限制城市人口。这种政策造成社会分裂,其影响至今尚未消除。自上世纪90年代,中国不仅放弃“逆城市化政策”,而且刻意发展大城市,在短期内创造了十余座1000万级人口城市。今年5月下旬,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全国人大政府工作报告中说,2019年中国城市化率已达65%,今天,中国政府仍在推进若干巨大城市群计划。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Saskia Sassen是一位城市问题学家,她的《全球城市》(1991年)主要研究了纽约、伦敦以及东京三座“全球城市”。她所说的“全球城市”,不单是拥有众多跨国公司,更重要的特征是全球金融企业集聚,全球高端人才集聚以及全球信息高度集散。此外,她还指出,全球文化即“舒适性”(amenity)对“全球城市”也不可或缺。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
ad

报道评论

非常具有可参考性
 
60
具有一般参考性
 
2
不具有参考价值
 
2
投票总数: 64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