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性子、慢性子和贪小便宜的

2019/04/24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柯隆:单口相声大师刘宝瑞有一个非常著名的相声段子《日遭三险》,大意是说一个新任的知县老爷自以为聪明,要衙役拿三个人,一个急性子、一个慢性子和一个贪小便宜的。知县把三个人留下当差。有一天要上差,让急性子背着过河,开始很顺利,走到河中间,老爷很高兴,说:我赏你20两银子。结果急性子立马跪下谢恩,弄湿了老爷。没办法只好回家换衣服。回到家看到慢性子在门口,问:大少爷呢?慢性子说:上学去了。又问:那,二少爷呢?慢性子:掉井里淹死了。知县老爷气极了。完了他让那个贪小便宜的去买棺材,结果贪小便宜的扛着两口棺材回来。知县老爷气得问贪小便宜的:废物,你怎么买了两口棺材回来?贪小便宜的说:买两口比买一口便宜,等大少爷死了就不用再去买了。

                      

 柯隆 的其他文章

     

 我们生活在这样的时代 

         

 经济学家的烦恼 

 

 如果有一天世界不欢迎中国人

         

   不要总是嘴上爱国

            

 回顾2018、展望2019

       

 当政府取代了市场 

         

   更多》》》专栏:老柯要说话

 

  这虽然是一个笑话,但充分地折射了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

  在国内开车的人都知道,中国人几乎个个都是急性子,只要有一点空隙,马上就有车插进来。我一直不明白这是中国人的道德问题还是性格问题?每次在国内坐飞机,飞机到达目的地,通常要等到飞机停稳,旅客才可以站起来打开头顶的行李箱取行李。但国内的旅客似乎从来就是等不及,飞机还在滑行,就有乘客站起来取行李。这样做的问题是经常造成事故,行李滑落砸到别的乘客。看到这种情况我通常会想:你们急什么?

             

  说实话,如果是道德问题,那么中国人的急性子通过教育也许还能有所改善,如果是性格问题,那么就很难改变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既然中国社会急性子多,那么慢性子就自然很少了,至少在日常生活中,不那么明显。按照达尔文的进化论,慢性子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被渐渐淘汰了。

            

  多年以来,对日本社会略知一二的中国人通常会指出日本人总是捡芝麻,丢西瓜。但是,到过日本的人都知道,日本人做事仔细,但贪小便宜的应该不多。日本社会里路不拾遗的事情经常发生。在中国,如果你去超市买菜就会发现,那些买菜的大妈大嫂挑选青菜的时候,恨不能把外面的菜叶子都剥掉,只买里头的菜心。中国人从什么时候变的如此贪小便宜的?

             

  很多年前,去上海,在豫园门口的食品店看到有卖山核桃的,就跟柜台里的大爷说:让我尝一个,如果好吃,我就多买一点儿。结果,那位上了年纪的店员,拿了一粒山核桃放在称上一称,说:2分钱。这一举动搞得我莫名其妙,因为我口袋里没有2分钱,所以,没有尝那一粒山核桃,自然也就没有买。太斤斤计较了。


            

  今年日本的平成天皇退位,皇太子继承皇位,改年号为“令和”,据说这里的“和”是和气生财的和,令和翻译成英语为beautiful harmony。中国在早几年大力提倡建设和谐社会,跟令和有异曲同工之妙。可是今天的中国社会为什么仍然不和谐呢?

            

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公布新年号(4月1日,东京)

                

  首先,我们还是应该弄明白中国人的性格,或者说民族性。如果今天的现实是中国人的本性造成的,那问题就严重。其次,加强法治也很重要。无论你是急性子还是慢性子都必须遵守规章制度。否则,社会就要出乱子。再次,提高社会道德水准理所当然非常重要。

           

  我不敢说,今天的中国社会危机四伏,但风险应该是无处不在。管理风险,官员应该带头。不久前,在国内坐高铁,买的是商务坐,一列高铁,没几个商务座,我们几个人站着排队,可就在我要跨进车门的时候,一个高官的秘书楞是像泥鳅一样在我前面转进车门。也许你有权力,但你绝对得不到别人的尊敬。 

      

本文仅代表笔者个人观点。

           

柯隆

 柯隆 简历

                           

东京财团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员。静冈县立大学特聘教授、富士通综合研究所经济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出生于中国南京。88年旅日后进入爱知大学法经学部学习,92年毕业后进入名古屋大学大学院经济学研究科深造,94年硕士课程(经济学)毕业。98年10月,富士通综研经济研究所主任研究员。2005年6月,同总研经济研究所上席主任研究员。06年起担任主席研究员。研究专题:开发经济学。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