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专栏 > 北京“蚁族”大量繁殖中

北京“蚁族”大量繁殖中

2013/01/25

PRINT

 
      虽然拥有大学文凭,却无法找到理想的工作,只能不断更换工资很低的工作,这些人被称为高学历穷忙族。在如今的中国,这样的年轻人正在增加。在中国这些人被称为“蚁族”。这是一群未能分享经济高增长成果的“蚁族”。

   对每天以回扣拉业务感到厌烦

      “我正在考虑再换一个工作”,就职于北京一家民间调查公司的马高宁(28岁、化名)在北京市内一家咖啡厅一边喝咖啡一边说。在大学毕业后的5年里,他已经换了2家公司。虽然在跳槽后工资稍稍涨了一些,但他对每天通过回扣拉业务的工作感到非常疲惫。

  他的工作是从日本和德国的汽车公司接受委托,然后编写和提交有关中国市场动态的报告。但是为了获得调查委托,必须将订单金额的5~10%作为回扣交给客户企业的中国负责人。据称,在弱小的民营企业中,这是司空见惯的现象。

  前些天,为了拿到订单,作为“贿赂”他向一家日系汽车企业的一位30多岁的中国营销负责人赠送了价值5000元的智能手机。但在1个月后,那位负责人却打来电话说,“前些天你送的那部手机被偷了。能不能再送一部?”。虽然这样明目张胆地索贿非常罕见,但如果不答应对方的要求,就可能无法获得业务订单。在公司内部讨论的结果是,决定再送1部。

  马高宁毕业于北京市的一所大学,最初的工作单位是中国一家会展公司。马高宁在初中和高中学习的是日语,对外语很有自信,但没有过硬的门路。虽然向50家公司发出了求职简历,但录用他的只有这家会展公司。

  他在会展公司的工作是为了获得政府的会展活动订单,每天接待政府部门40多岁的中层干部。每晚都要陪客户吃饭,带领客户到有女招待的卡拉OK歌厅,而回到家基本都在凌晨1点以后。而月薪只有1500元,低于大学本科毕业生的平均起始工资。“在大学学习的经营专业完全用不上,感到非常失望”,于是在1年后换了工作。

  像马高宁那样的高学历穷忙族在中国被称为“蚁族”。这是因为这些人像蚂蚁那样工作,在房租低廉的大城市郊外过着与别人合租的集体生活,与蚂蚁的生存状态非常相似。蚁族的工资与被称为“农民工”的来自各地的外出务工人员相差无几。由于不少“农民工”租住在用作防空洞的地下室一角,在没有窗户的房间中生活而被称为“鼠族”。

  在经济增长迅猛的中国,就业机会应该正在增加。那为什么蚁族仍在不断增加呢?

中国的大学数量约为2400所,比10年前翻了一番
  2012年中国大学毕业的学生人数为创历史纪录的680万人。比1年前增加了20万人。2001年仅为1225所的中国大学数量到2011年增加到了2409所。在2015年之前,拥有“大学”学历的人每年将增加3%,也就是近700万人。人数几乎是日本的13倍。大学毕业生的增加超过了就业岗位扩大的速度,这是导致蚁族增加的最主要原因。

  蚁族与世代生活在城市地区的特权阶层之间无法逾越的收入差距经常令人感到愕然。

  曾经有一场展会让马高宁对这种现实深有感触。那就是北京市每年一度为未婚年轻人举办的“相亲会”。马高宁说:“女孩们要寻找的都是‘体制内’的男性。像我这样的男生不受欢迎”。除了工资之外,“体制内”在养老金和医疗等社会福利方面都明显好于民营企业。

   7600人竞争一个公务员职位

  求职的中国大学生大多会首先考虑进入“体制内”。而最为便捷的途径则是称为“关系”的人脉,也就是门路。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
ad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

金融市场

日经225指数23303.32161.7711/15close
日经亚洲3001315.286.7211/15close
美元/日元108.830.0911/1605:50
美元/人民元7.0074-0.012411/1515:48
道琼斯指数28004.89222.9311/15close
富时1007302.94010.18011/15close
上海综合2891.3431-18.526611/15close
恒生指数26326.662.9711/15close
纽约黄金1467.3-4.511/15close

关于日经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