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专栏 > 水产大国日本(1)消失的鱿鱼

水产大国日本(1)消失的鱿鱼

2019/03/21

PRINT

  日本北海道的函馆市有“鱿鱼之乡”的美称,1月是捕捞鱿鱼的最后阶段,在与灯光灿烂的夜景形成对照的漆黑海面上,点点渔火零星分布。2018年度鱿鱼的渔获量处在历史最低水平,比顶峰时下滑8成以上。这里“或许已经算不上鱿鱼之乡”了,很多渔民早早就结束了捕捞。

      

           

  鱿鱼的平均价格为每公斤632日元,达到10年前的3倍。但加工业者采购的是500日元以下的鱿鱼。函馆的水产批发市场在日本全国闻名,但场内充满了冷清的氛围。  

          

  鱿鱼对环境变化敏感,被称为“海中金丝雀”,渔获量在1968年达到70万吨,但最近数年降至10分之1以下。北海道大学名誉教授樱井泰宪(68岁)警告称,“由于产卵地的水温下降和亲代鱿鱼的减少,资源量即将枯竭”。过去日本捕捞到世界一半的鱿鱼,并端上了日本的餐桌,但如今渔获量降至第8位。

   

  渔获量减少直接打击日本企业的经营。在北海道南部的松前町,自3月起开始生产鱿鱼产品,但该町水产加工振兴协议会会长高松秀也(57岁)表情严肃地表示,“目前是作为产地能否生存下去的紧要关头”。

   

  从事海产品加工的TONAMI食品工业(位于北海道北斗市)的工厂里热气沸腾,但并非加工鱼贝类,而是在蒸土豆。该公司为了维持就业,启动了并非本行的蔬菜加工业务。其社长、同时担任日本全国鱿鱼加工业协同组合理事长的利波英树(68岁)唉声叹气地表示,“鱿鱼的渔获王国已经是中国”。

          

  有一段记忆让利波英树始终难以忘记,那是在俄罗斯出现的吃鱿鱼丝热潮。但对新市场的期待眨眼之间化为泡影,因为供应商是中国。中国从遥远的阿根廷等世界各地筹集鱿鱼,然后低价销售。日本产太贵,不受欢迎。

     

  “这是中国买太多的影响”,运营大阪烧(又名:御好烧)店的千房控股的负责人这样感叹,“章鱼和鱿鱼进货价涨了4成,虾也上涨1~2成左右”。该公司使用的章鱼2016年从日本国产改为南非等的进口产品。该负责人表示,“已经无法确保可供全店使用的量”。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
ad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

金融市场

日经225指数24023.10598.2912/13close
日经亚洲3001365.5730.3112/13close
美元/日元109.330.6912/1405:50
美元/人民元6.9719-0.047712/1314:50
道琼斯指数28135.383.3312/13close
富时1007353.44079.97012/13close
上海综合2967.676451.978112/13close
恒生指数27687.76693.6212/13close
纽约黄金1475.68.912/13close

关于日经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