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政经观察 > 政治/社会 > 日韩如何走到了这一步?

日韩如何走到了这一步?

2019/08/23

PRINT

日韩关系

  韩国政府已决定废除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这个决定将加深日美韩的安保合作裂痕,但文在寅政府选择了迎合自身支持阶层、煽动“反日舆论”、并偏向朝鲜的政策。对于韩国政府拒绝美国劝说做出的这一决断,也引发了保守势力的批评声音。

 

2016年,日本驻韩大使长岭安政(左)和韩国国防相韩民求在首尔签署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韩国国防部供图,Kyodo)

  

  在决定废除《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韩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SC)会议之后,韩国总统府相关人士在媒体面前再次对日本政府进行了批评。韩国特别指出,文在寅8月15日的演讲克制了对日批评,但日本方面毫无反应。

 

  其逻辑是文在寅期待日本在出口管制问题上软化态度,克制了强硬姿态,但“日本并未改变态度,没有回应韩国的外交努力”。

 

  日本7月提出出口管理的问题之后,韩国对日本产品的抵制运动扩大,反日情绪加强。受此影响,韩国政府和革新派执政党认为“将有利于2020年4月的大选”。韩国国内因经济政策失败对文在寅政府的批评声不断高涨,当前局面则易于将批评声引向容易升温的反日舆论。

 

  文在寅似乎还对朝鲜不打算接受南北对话感到焦虑。在8月15日的演讲中,文在寅还表明了争取2045年实现统一的构想,强调了对南北经济合作的积极态度,但朝鲜反而贬低了演讲。朝鲜此前通过宣传媒体,敦促韩国废除《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结果算是韩国接受了朝鲜的要求。

 

  8月22日,保守派最大在野党自由韩国党发布了要求总统府撤回决定的谈话。该党批评称,“《军事情报保护协定》是必不可少的韩美日安保合作的系统。废除是试图通过反日情绪来提高支持率的政治考量产物”。

  

  在日韩对立的背后,还有2018年10月韩国大法院(最高法院)要求日本企业赔偿的韩国前劳工诉讼判决。日本政府认为,前劳工的索赔权问题已通过1965年的《日韩请求权协定》解决,要求根据该协定通过双边磋商和设置仲裁委员会来解决,但韩国方面不同意。

 

  韩国政府2018年11月决定,解散2015年根据有关慰安妇问题的日韩协议设置的“和解与治愈财团”。2015年的日韩协议声称慰安妇问题最终且不可逆的解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示,“如果国际承诺不能被遵守,国与国的关系将无法维系”,日趋感到焦虑。

 

  2019年4月世界贸易组织(WTO)事实上支持了韩国对日本福岛等8县水产品的禁运措施,让日韩关系火上浇油。在7月的参议院选举之前,日韩形成对立的场合扩大。

 

  日本政府随后加强了对韩国的出口管制。8月2日,日本内阁会议决定,将韩国从出口管理优待对象国白名单中剔除。

 

  对此,韩国方面于8月12日宣布将日本从韩国的出口管理对象国中剔除。21日,韩国又提出,针对日本产的部分加工食品和农产品等总计17个品类产品加强放射性物质检查,进一步加强了对日本的反击。

 

  日本政府内部曾有观点认为,由于美国要求韩国维持《军事情报保护协定》,韩国将选择续签协定。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首尔 恩地洋介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
ad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

金融市场

日经225指数22079.0934.6409/20close
日经亚洲3001268.51-6.6409/23close
美元/日元107.45-0.0709/2405:13
美元/人民元7.11750.026909/2319:57
道琼斯指数26950.1315.0609/2316:06
富时1007326.080-18.84009/23close
上海综合2977.0767-29.370009/23close
恒生指数26222.40-213.2709/23close
纽约黄金1507.38.909/20close

关于日经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