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政经观察 > 政治/社会 > 生育率“破1”反映的韩国社会现实

生育率“破1”反映的韩国社会现实

2019/04/03

PRINT

      铃木壮太郎:韩国的2018年的“总和生育率”(女性一生中生育孩子的平均数)降至0.98,首次跌破1,这在世界范围内也属于最低水平。其背后反映的是过热的学历竞争,教育费高涨等导致育儿一代为生育而踌躇的韩国当下的现实。

        

为考上名牌大学而努力学习的学生(首尔大峙洞的培训班)

    

      考大学包办人

   

      “如果落榜返还一半费用是我的良心。当然,迄今为止全都考上了首尔大学医学部”,在培训班扎堆的首尔市南部的江南区大峙洞,在此经营培训班的全日权是圈里人所皆知的“应试协调员”。

 

      2000年代开始,韩国的大学入学考试开始重视对“内申书”的选考。在这一时代诞生的一项生意便是“应试协调员”。在高中生活中的学习自不必说,连社团活动和读书等都彻底提供指导。协调员可以说是“考大学包办人”。

 

      据说,要考上最难考的首尔大学医学部,需要从高中1年级开始进行“作息管理”。全日权表示,为了给大学留下这位报考的学生“是无论如何都想当医生的意识强烈的学生”的印象,“会让学生参加医疗相关社团活动,话题图书也会作出摘要让学生阅读。因为孩子很难读完”。

 

    费用高达每年1亿韩元(约合人民币60万元),但全日权说“来自希望让孩子继承家业的开业医师等的期望强烈”。

  

      协调员这一职业是因截至2月播出的韩国电视剧《天空之城》(SKY Castle)而突然被广泛知晓。“SKY”是韩国的名校首尔大学、高丽大学和延世大学的首字母。电视剧描写了将孩子交给冷酷的协调员的父母的悲剧。该剧在韩国获得了创纪录的收视率。虽然内容是警醒学历至上主义,但全日权苦笑着表示“(来自家长等的)咨询反而在增加,都说希望把孩子拜托给我们”。

 

      韩国教育部数据显示,从公共教育以外花费的培训班等的私人教育费来看,高中生每人月平均达到32万1000韩元。这个金额与首尔的家长们的常识相去甚远。全日权表示“在大峙洞,每月花费200~500万韩元也很普通”。即便是在韩国大财阀企业就职的员工,这也相当于要一下子花掉一半以上的月薪。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
ad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

金融市场

日经225指数22625.3876.4810/23close
日经亚洲3001288.43-5.2810/23close
美元/日元108.660.1010/2401:24
美元/人民元7.0645-0.011710/2316:37
道琼斯指数26812.4124.3110/2312:14
富时1007260.74048.25010/2316:40
上海综合2941.6188-12.761110/23close
恒生指数26566.73-219.4710/23close
纽约黄金1481.7-0.710/22close

关于日经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