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政经观察 > 政治/社会 > 日本扶持捕鲸产业的背后有这两人

日本扶持捕鲸产业的背后有这两人

2018/12/27

PRINT

  12月26日,日本政府宣布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IWC)。日本将自2019年7月起在领海和专属经济区(EEZ)重启商业目的的捕鲸活动。日本在政府高官的意向下迈向商业捕鲸,但鲸肉在日本国内的需求大幅减少。就算重启捕鲸,其作为产业的前景也难以描绘。作为七大工业国(G7)之一的日本退出国际合作实属罕见,还留下了受到批评的风险。

 

  日本政府在宣布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之后,将于2019年6月底退出。转折点是9月的国际捕鲸委员会大会。当时,日本提出了重启部分商业捕鲸等议题,但受到澳大利亚等反捕鲸国的反对,以41票反对、27票赞成遭到否决。

 

  

  日本的调查等显示,南极小须鲸在南半球达到51.5万头,小须鲸在西北太平洋有2.2万头,正以每年数个百分点的速度增加。如果调查的数据准确,就可以说捕鲸国和反捕鲸国之间的争执是饮食文化的差异。日本中央学院大学的谷川尚哉教授表示,“国际捕鲸委员会作为鲸鱼保护组织的色彩正在加强”。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26日的记者会上表示,“期待给当地增添活力,丰富的鲸文化得到继承”,将激活地区经济列为退出的目的之一。具有捕鲸传统的和歌山县的知事仁坂吉伸26日发表评论称,“支持政府的决定”。

 

  对于退出的决定,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这2位高官的意向发挥了作用。

 

  二阶俊博由众议院和歌山第3区选出,其选区就包括捕鲸盛行的和歌山县太地町。重启商业捕鲸是二阶的一贯主张,早就向外务省等机构提出过要求。此外,安倍的老家山口县下关市也作为“近代捕鲸发祥地”而闻名。

 

  自民党捕鲸对策特别委员会委员长滨田靖一的老家千叶县也有捕鲸产业。他在同一天的自民党捕鲸议员联盟的大会上表示支持退出的决定,并评价称“这一决定是为了实现将传统捕鲸切实传给后世的目的”。

 

  不过,日本的捕鲸产业处于严峻状况。即使是处于国际捕鲸委员会管理对象之外的小型捕鲸活动,也仅有6家企业的5艘船进行作业。此外,此前全年超过20万吨的日本鲸肉消费量在最近几年也仅为3000~5000吨。

 

  

  日本政府在2019年度预算案中为推动捕鲸列入了51亿日元。水产厅的计划是,在决定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之后,在调查捕鲸的基地、山口县下关市恢复海上作业,同时在和歌山县太地町等全国6个地点展开小须鲸等的沿岸捕鲸作业。政府将继续提供丰厚的支援,但捕鲸作为产业的自主发展前景依然堪忧。

 

  日本农相吉川贵盛26日对记者表示,“我个人认为退出令人遗憾”。水产厅则表示,“今后将继续出席国际捕鲸委员会的科学委员会,强烈推动委员会的改革”。但早稻田大学的真田康弘客员副教授表示担忧称,“退出是外交上的失败,世界怀疑日本资源管理态度的看法将加强”。

 

  日本近年来也有退出国际机构的例子。2009年退出了国际咖啡协定(ICA),后又于2015年重新加入。2012年退出商品共同基金协定。这些退出的主要目的是减少会费负担。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
ad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

金融市场

日经225指数/
日经亚洲3001409.2212.6908/11close
美元/日元106.490.3708/1208:50
美元/人民元6.94530.000308/11close
道琼斯指数27686.91-104.5308/11close
富时1006154.340103.75008/11close
上海综合3340.2900-38.962408/11close
恒生指数24890.68513.2508/11close
纽约黄金1932.6-91.808/11close

关于日经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