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政经观察 > 政治/社会 > 错误的药方令世界难以走出恐怖主义阴霾

错误的药方令世界难以走出恐怖主义阴霾

2017/05/26

PRINT

       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扭曲的末日决战思想产生共鸣,投身于恐怖活动的年轻人在全球各地层出不穷。问题的背后是中东民众直面的看不到希望的社会以及中东移民在欧洲饱尝的孤立感。欧美各国从恐怖袭击的威胁中加强了内倾的趋势,这种应对方式可能会让事态进一步恶化。

  

在英国曼彻斯特的自杀式恐怖袭击现场附近悼念牺牲者的人们(5月25日,kyodo)

 

      英国警方此次特意推迟了在曼彻斯特实施自杀式恐怖袭击的嫌疑人的出身地和姓名等信息的公布时间。目的是为了确认“伊斯兰国”每次在恐怖袭击发生后肯定会发表的“犯罪声明”是否属于事后追认型。

 

      曼彻斯特发生的恐怖袭击被认为背后有组织存在,不过并没有发现以“伊斯兰国”首领巴格达迪(嫌疑人)为最高领导者的组织性指挥体系行动的痕迹。即使“伊斯兰国”在中东失去大部分统治的土地,甚至头目被杀害,但已经蔓延至全球的过激思想也无法轻易消失。

 

      “那些家伙是邪恶的败犬”(美国总统特朗普)。

 

      “谴责他们犯下的冷血、非人道的罪行”(俄罗斯总统普京)。

 

      美俄等主要国家的首脑纷纷谴责了5月22日在英国中部曼彻斯特发生的恐怖袭击,彰显了国际社会的团结。

 

      不过,在各国首脑的眼中,作为“恐怖分子”的敌人的形象却存在微妙的差异。举一个极端的例子,对于使用化学武器攻击本国国民的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来说,反体制派的所有人都是恐怖分子。尽管程度不同,但全球存在很多以反恐为借口限制言论自由和反政府活动的强权领导者。

 

      中东诞生“伊斯兰国”这个扭曲的恐怖组织的契机,是2011年的民主化运动“阿拉伯之春”带来的混乱。中东的秩序被打乱,“伊斯兰国”瞄准权力的空白乘虚而入。不过,卡内基中东中心所长马哈·叶海亚表示,“不能忘记阿拉伯之春是要求自由的民众的战斗”。

 

    在民主化进展缓慢的很多阿拉伯国家,缺乏为遭到歧视、自尊心遭受伤害、生活困苦的老百姓代言的公共政治组织。这一问题至今仍未得到解决。

 

    在欧洲,中东裔移民很多都面临偏见、歧视和贫困。在扎下根的国家,成为特权阶级的政治家并非他们的代言者,反而是敌人。放弃通过合法呼吁自己的权利和主张来改变社会的年轻人很容易受到极端组织的蛊惑。

 

    欧美曾认为只要将“伊斯兰国”封锁在中东即可。叙利亚的停战由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3国主导,并未描绘将来的国家重建道路。大量叙利亚难民涌向欧洲,欧洲因担心恐怖分子趁机进入而关闭了大门。

 

    但是,对于像“伊斯兰国”那样的21世纪型全球恐怖组织,“封锁”很有可能行不通。“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和伊拉克遭到意愿联盟军队的攻势,其支持者为了克服劣势,有可能加强恐怖活动。

 

    七大工业国(G7)需要高举经济和社会开放及统一的旗帜,不断推动中东的改革。对中东出身等异己者关闭大门、限制言论自由、加深分裂,正中恐怖分子的下怀。患上伊斯兰极端主义这种重病的世界似乎正在因服下错误的药方而导致病情恶化。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维也纳 岐部秀光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

金融市场

日经225指数22694.45-63.6212/14close
日经亚洲3001383.613.7812/14close
美元/日元112.32-0.4412/1507:37
美元/人民元6.60850.000312/1422:38
道琼斯指数24508.66-76.7712/1416:20
富时1007448.120-48.39012/14close
上海综合3292.4385-10.598812/14close
恒生指数29166.38-55.7212/14close
纽约黄金1245.46.912/13close

关于日经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