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日语演讲比赛

  • 0708

  • 搜索
Home > 政经观察 > 政治/社会 > 东京筑地市场背后有政治势力

东京筑地市场背后有政治势力

2016/01/27

PRINT

       东京的筑地市场是世界首屈一指的生鲜市场,单日交易额约为20亿日元。由于老朽化筑地市场将搬到到丰洲市场,目前搬到新市场还有10个月。新市场的场地租用费已经敲定。但拒绝转移而选择关店的批发商接连出现。新批发商的加入又受到限制,市场的封闭性再次浮出水面。

 
       1月5日早晨,筑地市场举办了新年首次竞拍。新年首拍是日本每年新春的惯例活动,但这对筑地市场而言却是最后一次了。该市场开设至今已有约80年的历史,由于老朽化严重将于11月7日搬迁至丰洲市场。

   封闭的筑地市场

       1月15日,筑地市场的开设者东京都公布了2016年度的预算方案。方案中加入了丰洲市场的场地租用费。与筑地市场相比,直接从产地进购生鲜产品参加竞拍销售的一级批发商最多可增加40%,而在场内开店面向零售商销售的二级批发商的数量将维持不变。

       对一级批发商来说,每平方米的月租仅为750日元。周边物流设施每平方米的月租也仅为2000日元左右,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低价。除此以外还采用了阶段性的降价措施。

       即便如此,仍有许多二级批发商想要借此机会停业。筑地共有600多家二级水产批发商,其中大多是小规模经营,且老龄化问题严重。由于搬迁需要花费上千万日元,业界内部甚至预测,仅有一半左右的批发商会搬迁至丰洲。作为公营市场,新市场本可以招募新的批发商进场,但东京都几乎没有进行招募。

       “筑地的水产品是封闭的”,东京的食用肉批发商PRECO FOODS的社长高波幸夫这样说。2011年高波在大田市场获得了批发果蔬的权利。但当他想要进驻筑地市场批发鲜鱼时却遭遇了挫折。最终高波通过金融机构的中介收购了筑地市场的二级水产批发商嘉德,并将嘉德的老板任命为公司董事。正因为加入筑地市场十分困难,才不得不采取了这样的模式。

 
       二级批发商关店后,其使用权(营业执照)可以进行买卖,但场外批发商在购买时需要得到东京政府的许可。在此之际,还必须经得场内二级批发商团体的同意。为此使用权的最终去向大多限于场内批发商。为了扩大场地面积,很多批发商购买了多个使用权。据悉2015年使用权曾一度卖到1500万~2500万日元。

    筑地市场背后的政治势力

        筑地市场之所以能够限制新批发商进场,维持有利的经营条件,是因为业界背后存在着强大的政治势力。他们是东京都议会的有力支持者,而且不仅是都政执政党,还有在野党的稳固支持者。某位前任东京都干部就场外批发商进入筑地市场透露:“都议会的反应很可怕,不可能”。

       传言,筑地市场对东京都政府的人事调动也有一定的影响力。2014年夏季,管辖中央批发市场的东京都干部换任。尽管处于人事变动正常期,但此前筑地市场的搬迁导致政府和批发商团体交恶,由此引发了诸多揣测。尽管真相尚未可知,但都政府内部无疑被此事触动了敏感的神经。

       另一方面,由于产地直销等市场外流通方式的扩大,批发市场的业绩出现明显下降。1990年东京都内中央批发市场的水产交易额为8400亿日元,创历史最高纪录。2014年该交易额已降至4600亿日元。

        东京都内11个中央批发市场的重组和功能强化势在必行。筑地市场搬迁至丰洲市场原本可以成为一个良好的契机,却没能发挥应有的效果。东京于2012年制定的批发市场中期计划中也没有出现“重组”二字。

       筑地市场汇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高品质多品种的生鲜。新鲜鱼类就有500种左右。此次搬迁至丰洲市场花费了近6000亿日元。由于内部利益被摆在第一位,新市场的未来蓝图始终不明朗。这样下去,丰洲市场的集货功能将被弱化,消费者可能无法再像现在这样轻易买到丰富的生鲜产品。
ad

金融市场

日经225指数19227.2230.4805/0109:18
日经亚洲3001189.14-3.3204/28close
美元/日元111.300.0205/0108:57
美元/人民元6.91190.019005/0100:58
道琼斯指数20940.51-40.8204/28close
富时1007203.940-33.23004/28close
上海综合3154.65842.471504/28close
恒生指数24615.13-83.3504/28close
纽约黄金1266.12.404/28close

关于日经指数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