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产业聚焦 > 工业 > 三菱MRJ的前路是吉是凶?

三菱MRJ的前路是吉是凶?

2018/03/05

PRINT

       距离三菱重工业开发的日本首款国产喷气式客机“MRJ”订单首次遭取消已经过去1个月。眼下并未出现三菱重工所担心的取消订单的连锁反应。大客户仍然保持着有点可怕的沉默,但要保住400多架飞机订单并非易事。五度延期交付的代价变得越来越大。

 

五度延期交付后,三菱力争2020年交付第1架MRJ

 

       订单损失逼近2000亿日元

 

       在飞机行业,新型飞机的开发延期是家常便饭。以美国波音的中型飞机“787”为例,在使用“7E7”这一暂定名的2004年,全日本空输(ANA)作为启始客户向波音下单,当时约定的交付时间是2008年,而实际交付第1架飞机是在2011年。波音在延期交付期间,以低价向全日空提供本公司的其他机型。

 

       飞机的买卖合同会详细规定延期交付时,制造商需向航空公司支付哪些赔偿。以波音为例,最初以季度为单位约定交付期、确保生产设备后再正式确定时间的情况居多。

 

       据相关人士透露,“违约的情况下,有时候当时就必须向客户支付赔偿,也有时候在确定延期之际赔偿”。三菱重工没有其他可以替代MRJ的机型。虽然承担业务的三菱航空机公司表示“对合约详细内容不予置评”,但金钱上的赔偿将是不可避免的。

 

       1月,被其他美国公司收购的美国东方航空取消40架飞机订单(含购买权),因而MRJ订单总量(含基本协议)减少到407架。MRJ的目录价格约为每架飞机50亿日元。据估计仅东方航空取消的订单损失就接近2000亿日元。此外,运营美联航等美国大型航空公司地方航班的美国西部航空公司订购200架飞机(包括100架确定订单和100架购买选择权),是MRJ的最大客户,如果该公司也取消所有订单的话,造成的影响将是不可估量的。

 

       客户沉默的原因

 

       三菱重工向全日空控股交付第一架MRJ的时间从起初预定的2013年推迟7年。MRJ在2015年首次试飞后,一直未能获得日本航空部门的型号认证。即使第一架飞机可以在2020年交付,此后的交货时间表仍不明朗。

 

       尽管如此,客户仍保持沉默,对此飞机零部件制造相关人士分析称,“客户的想法可能是如果进一步延迟,就能一直获得赔偿”。

 

       由于MRJ的延期交付,客户正在采购替代机型。西部航空公司2017年向巴西航空工业公司订购了45架与MRJ同等规模的70座客机“E175”。三菱公司支付的赔偿成为客户采购竞争对手飞机的资金来源的一部分,这一局面非常讽刺。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市原朋大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

金融市场

日经225指数21374.83-441.3612/14close
日经亚洲3001206.92-17.8312/14close
美元/日元113.33-0.0612/1505:50
美元/人民元6.90660.025912/1417:00
道琼斯指数24100.51-496.8712/14close
富时1006845.170-32.33012/14close
上海综合2593.7407-40.308412/14close
恒生指数26094.79-429.5612/14close
纽约黄金1237.0-5.712/14close

关于日经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