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产业聚焦 > 工业 > 中日法的核电三国志

中日法的核电三国志

2015/12/23

PRINT

  日本三菱重工被夹在国际核电站市场的三角关系中备受煎熬。三菱重工与正在进行重组的法国核工业公司阿海珐(Areva)集团存在合作关系,在对其进行救助出资的时候,半路却杀出一支新兴的中国势力。面对巨大的中国市场和低廉的核电站成本,阿海珐开始慢慢倒向中国。而背负着日本核电站出口这一“国家重任”的三菱重工正被迫作出艰难的选择。

  拯救阿海珐之桃园三结义

  10月初,在能俯瞰到皇居的东京一家酒店内,3个男人坐在了一起。他们分别为三菱重工社长宫永俊一、阿海珐集团总裁菲利普·瓦兰(Philippe Varin)、法国电力集团公司(EDF)首席执行官乐维(Jean-Bernard Levy)。

  会谈的主要议题是阿海珐的经营重建。其中,在谈到对阿海珐旗下子公司阿海珐NP的出资比例等问题时,3家巨头首脑展开了激烈的交锋。曾经的核工业巨头阿海珐在6月陷入经营破产,2014财年(截至2014年12月)的最终亏损达到48亿欧元,创出历史最大规模。2015财年仍没有复苏迹象,预计亏损将持续5个财年。由法国政府控股超过80%的法国电力展开了对阿海珐的救助行动,计划向阿海珐NP出资51~75%。有分析认为法国电力和阿海珐总部的出资比例最多达到70%左右。与阿海珐合作了近25年的三菱重工主动提出收购剩余股权。

  “为了在技术上互相帮助,最好建立资本关系。这份投资的回收可能性非常大”,10月30日,在东京举行的三菱重工财报说明会上,宫永俊一首次提到了出资阿海珐的内容。

  宫永俊一担任三菱重工社长已有3年时间。凭借老牌企业领导人少见的行动力,宫永对三菱重工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尽管结果不尽如人意,宫永带领三菱重工参与了美国通用电气对法国重电设备巨头阿尔斯通的收购,而在担任副社长期间还主导了日立钢铁厂与火电系统的整合。但是,此次出资阿海珐存在的不可知变数,素来以喜爱数学而闻名的宫永也无法看透。

  导致阿海珐亏损的元凶正是还在开发中的欧洲先进压水堆核电站(EPR)。虽然压水堆核电站具有运营效率高、使用寿命长的优点,但故障频发。尤其是芬兰奥尔基洛托(Olkiluoto)3号核电站的工程总投资已膨胀到85亿欧元,是初期预算的3倍。而法国国内的核电站开工也大幅推迟,面临持续亏损。

  即便如此,宫永断言:“阿海珐NP无需担忧,不存在潜在的风险”。让宫永试图火中取栗的原因之一在于“Atmea1”。

  Atmea1是指结合阿海珐NP和三菱重工技术的1100兆瓦中型压水堆(PWR)。目前已在土耳其获得了4个机组订单,并开始进行商业化调查,与越南的订购谈判也在进行当中。对于日法两国来说,Atmea1是以新兴国家为目标的海外战略性设备。

  作为安倍政府的增长战略核心,日本企业的基础设施出口被视为重中之重。土耳其的核电设备总投资将高达约2万亿日元,对于这笔史上最大规模的订单,日本千方百计想要拿下。在日本政府内部也有很多人支持三菱重工出资阿海珐。

  还有一个原因让宫永鼓起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气。日本核电站已运行了40多年,很多机组陆续进入废堆阶段。关西电力公司美滨核电站的1、2号机组、九州岛电力公司玄海核电站1号机组等三菱重工负责建设的压水堆已决定废弃,但三菱重工的废堆经验尚且不足。但是,阿海珐的废堆工艺和技术具有很深的积累。在福岛核泄露事故之后,日本国内新建核电站的计划被搁置。宫永将日本国内的废堆业务视为核电产业的新商机,出资阿海珐就成为了抓住新商机的前提条件。

  此时,中国突然从半路中杀了出来。

  中法两国结成蜀吴联盟

  11月2日,北京。法国总统奥朗德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握手,脸上带着满足的表情。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

金融市场

日经225指数22553.22-141.2312/15close
日经亚洲3001378.07-5.5412/15close
美元/日元112.620.4712/1807:55
美元/人民元6.61210.014212/1722:59
道琼斯指数24651.74143.0812/15close
富时1007490.57042.45012/15close
上海综合3266.1371-26.301412/15close
恒生指数28848.11-318.2712/15close
纽约黄金1254.30.512/15close

关于日经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