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张石的樱雪鸿泥 > 如果按照安倍的想法做 戈恩何必逃亡海外?

如果按照安倍的想法做 戈恩何必逃亡海外?

2020/01/19

PRINT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张石:在2019年底的12月29日,原日产汽车会长,保释中的卡洛斯·戈恩演出了一场“黑箱作业”,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乘私人喷气机逃出日本的“世纪大戏”,使日本的政界、司法界及边检等处于十分被动的地位。

         

戈恩1月8日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举行的记者会上(REUTERS)

         

  戈恩出逃,对日本十分不利,在戈恩于贝鲁特召开记者恳谈会的1月8日以后的1月9日,日本法务大臣森雅子两次召开记者会反驳戈恩对日本司法制度等的谴责。日本如此重视戈恩的言辞,由此可见戈恩的言论对日本伤害很大。同时戈恩事件,对日产-雷诺-三菱联盟伤害也很大,戈恩在1月8日的记者恳谈会上说:日产的市值,在我的逮捕后,下落了100亿美元(约1兆1000亿日元)以上,一天损失4000多万美元,他还说:雷诺也好不到哪里去。雷诺的市值我的逮捕以后,下降了50亿欧元(约6000亿日元),1天下降2000万欧元。

        

  不知戈恩所说的数字是否有根据,但是日产汽车的业绩在不断下降却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从现在已经发表的日产车的世界销售数量来看,到去年11月为止,日产汽车连续15个月同比下降,在1月14日的东京证券市场上,日产股价在交易时的最低值创2011年9月以来8年零4个月的历史新低。

           

  东京地方检察厅2018年11月19日对戈恩和前董事长格雷格・凯利实施了逮捕,以后又对戈恩进行了2次逮捕,2019年3月6日,戈恩获得保释。大约1个月后的2019年4月4日,戈恩再次被捕,4月25日,戈恩再次获得保释。日产汽车业绩的下降,正好与戈恩2018年11月遭逮捕以后的一年间在时间大部分相重叠,可见是和戈恩事件是有直接联系的。

     

  而据复数的日本媒体报道:安倍首相在1月8日,在与佳能会长御手洗富士夫等在东京银座的日本料理店用餐时谈起戈恩记者会见等话题,据一起就餐的自民党原官房长官河村建夫说:安倍首相说:本来希望在日产内部解决这个问题算了。

     

  在我们可以听出安倍首相的言外之意:如果在日产内部解决了这个问题,事情也就不会闹得这么大了。

         

  那么戈恩事件有没有可能在日产内部解决呢?笔者认为:应该是有可能的。

       

  第一次逮捕戈恩的理由是:戈恩与格雷格・凯利合谋,从2010年度到2014年度5年时间里,将戈恩计99亿9800万日元的报酬,记载为49亿8700万日元,向关东财务局提出,于2018年11月19日对二人进行逮捕;2018年12月10日对二人进行再逮捕,其理由是:在2015年度到2017年度的3年期间,还有约30亿日元报酬未做记载。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
ad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