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张石的樱雪鸿泥 > 日本应避免与韩国陷入“战术的互损关系”

日本应避免与韩国陷入“战术的互损关系”

2019/08/06

PRINT

日韩关系

                 

  韩国人来日本旅游也一直在来日各国游客中占有重要位置,据日本政府观光局(JNTO)公布的从2003年开始的访日外国客资料,韩国游客从2003年到2014年在来日外国游客中一直位居首位,2015年以后为中国游客超过,但是也位居第二,而今年1至6月访日韩国人为386万2700人次,减少3.8%,为上半年数据5年来首次减少。

             

  据日本观光厅统计,2018年访日外国人全体的旅行消费额推计为4兆5,189亿日元,其中中国人占第一位,为1兆5,450亿日元(构成比32.2%);韩国为5,881亿日元(构成比13%),韩国在来日旅游方面,无论在人数和消费上都功不可没,但是由于赴日韩国游客的不断减少,韩国方面已经取消了很多航班,而且现在韩国正在开展不来日本旅游的活动,如果不断扩大,那么日本的损失就会也越来越大,甚至会动摇日本“观光立国”的国策。

          

  而什么是战略的互惠关系?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互相利国利民的关系,国家间,特别是有悠久历史渊源的邻国之间,难免有各种各样的政府间的冲突等,但是在这样的时候,应极力把冲突范围限制在当事者与政府之间,避免向损害对方完全与此不不相干的经济活动、民间感情及对方的民生方面扩散。民众的感情是两国关系最重要的基础和源泉,民间感情崩溃了,战略的互惠关系的基础就不存在了,两国关系的基础有可能崩溃,而使对方在经济上遭受不利作为与对方在司法上和政府间对抗的方法,在经济关系如此紧密的日韩之间,所达的效果只能是“杀敌一万,自损八千”,这不是一种站在战略高度上高瞻远瞩的做法,而所形成的局面必然是“战术的互损关系”。

           

  而从韩国最高法院2018年11月30日《新日铁住金征用工事件再上告审判决》来看,判决书中声称有关《日韩请求协定》的“意义、内容及适用范围,只能由对法令具有最终解释权的最高法院就是大法院来最终判定。”那么对于三权分立的韩国来说,韩国政府也是拿不出推翻韩国最高法院判决的办法,因此用经济的方法对抗韩国政府,限制韩国企业,可以说是“无的放矢”或是完全偏离了对象。

            

  当然,保护日本企业在韩国的正当利益,是日本政府责无旁贷的责任,但是在判决以后韩国政府和日本政府所能起到的作用,只能是在原告和被告之间做细致的调节工作,找到使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法,因为判决是韩国最高法院做出的,政府之间是斗不出输赢的。

            

  本文仅代表笔者个人观点。

              

张石

 张石 简历:1985年,中国东北师范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研究生院毕业,获硕士学位。1988年到1992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助理研究员,1994年到1996年,东京大学教养系客座研究员,现任日本《中文导报》副主编。著有《庄子和现代主义》、《川端康成与东方古典》、《樱雪鸿泥》、《寒山与日本文化》、《东京伤逝》、《孙中山与大月薰—一段不为人知的浪漫史》等著作。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
ad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