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张石的樱雪鸿泥 > 父亲:从伪满大学生到一名医生的生涯

父亲:从伪满大学生到一名医生的生涯

2018/12/29

PRINT

                         

  每到傍晚,我迎接父亲回来时,他依旧苦笑着拉着我的手,不论他的手是温暖还是冰凉,都有一种悲哀的爱恋细腻地传达到我的心中,使我坚信,父亲一定会为尚未成年的我们兄弟姐妹坚强地活下去,因为他是如此地爱着我们。

         

  文革结束以后,父亲又恢复了以前的工作,正当他对自己的医学技术精益求精,并不断做出贡献的时候,却猝然离开了我们。这是我内心深处,永远不愿意承认的事实,我总是梦见他,那样年轻,那样慈祥,依旧牵着我幼小的手,走在夕阳中,鸦群盘旋,晚霞正红。

              

  我记得我有一只父亲的欧米茄手表,我是多么珍爱它?它淡黄色的表盘上有父亲的汗渍,银色的表带上有父亲的体温。但是在我去上海调研的时候不慎把它丢失,不知把它丢失到了什么地方?让我心中的温暖又缺损了几分,而那冰冷的空白却在无限延伸……

          

  我记得父亲目送我上大学时的目光,列车开了很远很远,他仍然在向我远去的方向眺望,每当我想起这些都会潸然泪下。我像一只笨鸟,歪歪斜斜,飞得很远,甚至飘洋过海,有时会一头栽下来,摔得很惨,但是我似乎觉得在海的对面,仍然有你-父亲灼热地瞩望的目光,我会踉踉跄跄地站起,再次歪歪斜斜地奋飞,流着思念与感激的泪水。

      

  也许,不只是我,许多的朋友都有支撑着我们人生的永恒的父亲,无论是生是死,他们曾经也永远是我们岸。他们的手臂无论是坚强,还是羸弱,但是支撑我们时总是坚实的,竭尽全力的,在我们还来不及看清他的颤抖和眼泪时,已经长大成人,有时义无返顾,来不及回眸。

                        

  本文仅代表笔者个人观点。

        

张石

 张石 简历:1985年,中国东北师范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研究生院毕业,获硕士学位。1988年到1992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助理研究员,1994年到1996年,东京大学教养系客座研究员,现任日本《中文导报》副主编。著有《庄子和现代主义》、《川端康成与东方古典》、《樱雪鸿泥》、《寒山与日本文化》、《东京伤逝》、《孙中山与大月薰—一段不为人知的浪漫史》等著作。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
ad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