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张石的樱雪鸿泥 > 父亲:从伪满大学生到一名医生的生涯

父亲:从伪满大学生到一名医生的生涯

2018/12/29

PRINT

             

  那时自杀的人很多,每当听说有人自杀,我和小姐姐都会战战兢兢地去打听,去看,生怕自杀的人是我们的父亲。

           

  有一次,一位小朋友一定让我陪他去父亲工作的医院去,我只好陪他。他一路上做了许多奇怪的动作,我十分不解。到了医院,来到一个画廊旁,我才恍然大悟,原来那上面画着的是丑化父亲的漫画,他一路上所做的动作,都是漫画上画的丑化我父亲的动作。我的心里,留下了永远的精神内伤,也使我知道了父亲每天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父亲从来没有打过我,但是有一次,他看见我和同一胡同里的小孩对骂,我们历数在大字报上看到的对方父亲的“罪状”,口若悬河,喋喋不休……

               

  回到家里,父亲真的生气了,但是我还嘴硬,父亲第一次拿一双筷子打了我头一下,但是我没有哭,父亲却转过身去哭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父亲哭。我懊悔极了,我给父亲偷偷地写了一张纸条:“原谅我,爸爸,细想起来,我太幼稚……”当时,我还是一个儿童,但是现实让我没有理由再幼稚。

        

  父亲是软弱的,卡夫卡说:“巴尔扎克的手杖把手上刻着:‘我能摧毁所有障碍’。而我的手杖上刻着:‘所有障碍都能摧毁我。’”(卡夫卡《绝望名人卡夫卡的人生论》(日文版),头木弘树编译)

          

  父亲的内心,就像卡夫卡一样脆弱,几乎一切障碍都能摧毁他。虽然人无论在怎样的困境中都应该珍视自己的生命,但是有很多人认为:在极端的苦痛中,死是一种解脱。一切暴力,一切侮辱,在死的面前其威力都会化为虚无。泰戈尔说:“死亡的仁慈潜伏在生命的核心,给生命带来安息。使它不再愚蠢的坚持生存。”(泰戈尔《游思集》,中文版,汤永宽译)

          

  而内心孱弱的父亲,勇敢地活了过来,因为他知道我们家庭,家里的四个孩子是多么需要他,再深的痛苦都要忍受,再沉重的压迫都必须负担。

           

  他每天带着满身的疲惫、耻辱回到家中,第二天天一亮,又要带着恐惧和悲哀走出家门,尽管那时我还是一个儿童,但是我理解他的心情:

 

夜色消退

      

残梦不禁北风吹

        

一个太真实的世界

             

                   清醒得让你流泪  (张石诗)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
ad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