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张石的樱雪鸿泥 > 父亲:从伪满大学生到一名医生的生涯

父亲:从伪满大学生到一名医生的生涯

2018/12/29

PRINT

            

  1966年,文革风暴来临,从父亲的经历来看,要定一个罪名太容易了。父亲敏感地感到祸事将到,正好那时有一个“三线”的医院需要父亲去修理机器,父亲就以“出差”为名,去那里躲了几个月。

           

  所谓“三线”是从1964年开始,中国政府在中西部地区的13个省、自治区为了备战备荒,强化建设国防、科技、工业等基本设施建设的地区。

           

  但是“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支援“三线”回到市里的医院后,父亲有一天接到造反派们的通知,让他去“陪斗”,也就是说,在斗争会上,他不是挨斗的“主角”,而只是“配角”。

        

  但是父亲孤儿的内心是极其脆弱的,“花原自怯,岂奈狂飙;柳本多愁。何禁骤雨?”(曹雪芹、高鹗、程伟元《红楼梦》中语),父亲在极度的恐惧中,想出了一个“过关”的方法,他喝了很多的酒,然后倒在地上。

              

  当时只有小姐姐在家里,我正在后院玩耍,突然听到了小姐姐凄厉地呼唤着我的声音,我跑回家一看,父亲倒在地上。

          

  我们连忙找回在附近幼儿园工作的母亲和住在附近的舅舅。母亲和舅舅经过仔细询问,才知道了父亲要去“陪斗”的事。妈妈和舅舅商量,让舅舅去造反派那里“请假”。

         

  舅舅领着我,来到了造反派那里,我没有记住他们所说的是什么,但是似乎“请假”被允许了。

           

  舅舅回来安慰父亲,父亲似乎安静了许多。

         

  但是过了不一会儿,一队拿着大牌子的造反派突然闯进了我家中,他们到屋内闻到一股酒味儿,更是“义愤填膺”。高呼口号,把父亲从床上揪了下来,给他挂上写着“反动学术权威、大汉奸”等罪名的牌子,不由分说,把他拉走了。未成年的哥哥和大姐搀扶着摇摇晃晃的父亲,在造反派们的推搡下,来到“斗争会”的现场。

     

  他被揪到汽车上,低下是黑压压的人群和振臂高呼的手臂。他望着下面,不知那是深渊还是地狱,然而站在汽车上,挂着这充满了侮辱语言的大牌子,天地间只有耻辱和他同在,他一头栽了下去,尽管在他的眼前是一片黑暗……

       

  从此,他成了一名具有一系列罪名的“黑帮”,每天早晨、晚上都要“请罪”,然后进行“劳动改造”。遭受种种虐待和侮辱。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
ad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