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应该怎样对应美国的“流氓外交”?

2018/04/24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张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美国总统特朗普4月17日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举行会晤,双方讨论了朝核问题和日美经贸关系等问题。安倍当地时间18日晚与特朗普举行联合记者会,表示在朝鲜问题上双方见解完全一致,同时日美已确认为尽快解决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付出最大限度的努力,但是双方在经贸上的对立仍然明显。安倍在联合记者会上,表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最佳”,敦促美方重返;特朗普则表示为纠正对日贸易逆差,“希望展开一对一谈判”。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美国总统特朗普

 

  日本是不希望进行“一对一谈判”的,日本在防卫上依靠美国,这使日本在贸易摩擦中不得不经常向美国让步,而在TPP等多角谈判中,因为牵扯到其他国家的利益,共同制定游戏规则,日本不需要单独去对抗美国的蛮横,多数国家一起和美国谈判,美国难以一意孤行。

 

  美韩自贸协定重新谈判是前车之鉴

 

  3月28日,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通商交涉本部长金铉宗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发表联合声明,正式宣布美韩就自由贸易协定修订谈判达成协议。

 

  这次谈判的结果是韩国向美国大幅度让步,首先双方一致同意引入禁止两国竞争性操纵货币贬值的“汇率条款”。据悉这将是美国首次签订该条款,目的是防止韩国诱导货币贬值以扩大对美出口。在与日本等其他国家的贸易谈判中,美国也可能要求引入该条款。

 

  在该协议达成之前,特朗普政权启动对钢铁征收高关税等进口限制措施,并以此为要挟条件,迫使韩方让步。美国对韩国豁免钢铁追加关税,作为交换条件,将来自韩国的钢铁进口量控制在2015~2017年平均进口量的7成。

 

  按照调整后的贸易协定,韩国从美国进口的符合美国安全标准的汽车配额也增加一倍,每家美国车企一年最多向韩国出口汽车的数量由2.5万辆增加到5万辆。另外,原本将于2021年到期的美国对韩国皮卡征收的25%的关税,也将延长20年至2041年。

 

  美国所谓的两国间“自由贸易”,与其说是“自由”,不如说是强迫对方作出有利于美国的让步的“管理贸易”,如果美国强迫日本也像韩国一样签订类似的“汇率条款”,那么在美国要求日本减少对日贸易赤字时,也许会以“操纵货币”的“罪名”强迫日本设法使日元升值。

 

  特朗普多次批判日本汇率现状

 

  特朗普自2015年6月宣布参选美国总统以来,就一直发表对日本货币政策批判的言论,2015年7月11日,特朗普在亚利桑那州演讲中说:来自日本的安倍是美国经济的杀手,他已经将(贬值的)日元从地狱里放出来了,这使得美国将无法与日本竞争。


 

  当地时间2017年1月31日,特朗普在白宫与医药品大企业首脑会谈时,对日本和中国的汇率政策进行了批判。

 

  特朗普说:一些国家对拉低汇率有依赖性,中国在拉低汇率,日本已经干了好几年这样的事了。

 

 张石 的其他文章

 

 日本大学生一大半不读书 还要免费吗?


 “春节”重返日本

 

 日本唱衰韩朝和解不明智

 

 那些急需减肥的日本的鸟们

 

 从安倍给华人拜年盛赞熊猫香香说起

 

 为何中国人的避忌日成日本盛大节日 

 

 日本有识之士惊叹中国迅速赶超日本

 

  江歌案初审:为何中日媒体温差如此大?

 

  为什么日本人对钓鱼岛关心度下降?

 

                                                  

  更多 >>>>

  特朗普说:这些国家享受着低汇率,在耍弄美国。通过拉低汇率和增加货币的供给量取得有利的立场。对于特朗普的发言,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在日本时间2017年2月1日上午的记者会上加以反驳。菅义伟说:“特朗普说的完全对不上号“,“日本实行量化宽松,是为了国内的物价安定,不是诱导日元贬值。”

 

  如果美国逼迫日本提高利率,30年多年前的恶梦也许会重演。

 

  从1980年起,美国国内出现对外贸易赤字逐年扩大和政府预算赤字。在双赤字的阴影下,美国寄希望以美元贬值来加强美国产品对外竞争力,以降低贸易赤字。

 

  1985年9月22日,美国、日本、联邦德国、法国以及英国的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简称G5)在纽约广场饭店举行会议,达成五国政府联合干预外汇市场,诱导美元对主要货币的汇率有秩序地贬值,以解决美国巨额贸易赤字问题的协议。由于当时美国对日本的贸易赤字突出,这个协议主要就是诱导美元贬值、日元升值的协议,又被称为“广场协议”。

 

  “广场协议”后日元持续升值,美元贬值,由美国国债组成的资产发生账面亏损,因此大量资金为了躲避汇率风险而进入日本国内市场,而日本由于日元升值出口下降,日本政府为了补贴因为日元升值而受到打击的出口产业,实行量化宽松政策,使市场上利率下降,导致日本国内资金供给出现大量剩余。这次经济浪潮受到了大量土地等投机活动的支撑,账面财产和现实经济状况严重脱节,出现了1986年底到1991年初的“泡沫经济”。90年代初“泡沫”破裂,日本经济出现大倒退,此后进入了平成大萧条时期。

 

  现在的情况虽然与30多年前有所不同,但是从2012年底一直持续到现在的日本史上时间第二长的好景气,依存于日本的出口。日本内需一直很弱,日本总务省2018年2月16日发表的2017年日本家计调查(速报)显示,两人以上家庭的消费支出为月平均额为28万3027日元,除去物价变动影响的实质消费,和上一年相比减少0.3%,连续4年减少。如果在美国的逼迫下使日元升值,必将沉重打击日本的出口,日本的好景气将会夭折。

 

  而日本如果答应和美国进行两国间的自贸谈判,美国还会提出在汽车和农产品方面要求日本进一步扩大市场等有利于美国的苛刻要求。


 

  在美韩进行自由贸易协定重新谈判第三轮交涉的前一天,也就是3月14日,特朗普总统在密苏里州进行讲演,他说:“在朝鲜南北边界驻留3万3千美军,他们的去向将会怎么样?我们要看情况而定。”暗示如果美韩自由贸易协定重新谈判进行得不顺利,美国有可能撤走驻韩美军。

 

  在贸易谈判中用其他方面的事情要挟、恫吓,以强压弱,强迫对手让步,可以说是一种“流氓外交”。

 

  特朗普也曾用撤走驻日美军威胁过日本,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时曾表示:“美军驻扎的国家应支付全部驻扎费用”,同时还提到如果日本拒绝的话将考虑撤走驻日美军。特朗普还可能继续以撤走驻日美军与支付全部驻扎费用等对日本进行威胁,迫使日本与美国进行两国间自贸谈判并在谈判中让步。

 

  日本应该怎样对应?

 

  首先,日本不应害怕美国这样的要挟加恫吓的“流氓外交”。

 

  美国在日本驻军,符合日本的利益,更符合美国的利益。

 

  首先亚太是世界上经济最活跃,发展最快的地区。美国在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及东南亚的直接投资占其在全世界直接投资的10%,其中中日韩是美国仅次于北美贸易协定国的对象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的第二大商品出口地区,而进口额超过加拿大和墨西哥的27.3%,为35%强,占第一位。(1)在日本的驻军,不仅保护日本的安全,也是增加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存在感和影响力,并以这种存在感和影响力为依托,参与该地区商贸规则的制定,保护美国自身利益的重要保证。

 

  第二,美国在亚太地区与中国存在战略竞争和对立的一面,而与俄罗斯的战略与军事上的对立日益尖锐化,俄罗斯吞并乌克兰使美欧与俄罗斯的矛盾日益加深,原俄罗斯间谍在英国暗杀未遂事件使美欧与俄罗斯之间发生驱除对方外交官对战,最近美国与英法打击叙利亚阿萨德政权,无疑是在警告俄罗斯。

 

  3月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对议会发表国情咨文讲话,展示了俄罗斯拥有的一系列领先美国的战略武器。普京说,俄罗斯战略威慑的最新发展令美国的反导系统无用。普京对新型武器系统的介绍伴以讲解视频,视频中展示了武器性能的电脑模拟图像。

 

  一种武器系统是名为“萨尔马特”(RS-28«Sarmat»)的新的重型洲际导弹 (ICBM)。这是一款已经为外界知晓的导弹,但是普京强调该导弹的射程已经加大,能够从俄罗斯发射经由南极击中美国境内目标。

 

  而驻日美军,对虎视眈眈的俄罗斯无疑具有巨大的威慑力和打击力。今年8月,日本方面向美国传达,将引进原本搭载于宙斯盾舰的拦截导弹“陆基宙斯盾系统”(Aegis Ashore),马上引起了俄罗斯的警惕,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去年8月24日表示,日本如果批准引进并部署陆“陆基宙斯盾系统”,将打破太平洋北部的战略稳定,形成对远东地区的真正的威胁。由此可看日本和驻日美军在美国全球战略中不可代替的地政学上的意义。在这样的形势下,美国会放弃日本这个对俄、对华“战略桥头堡”吗?如果把驻日美军撤回美国,对华、对俄的兵力投射距离就会大大延长,美国会花费更大的成本准备以防万一的军事力量。


 

  而据日本防卫省计算,2015年度日本所负担的美军驻留经费占全部经费的86.4%,据美国国防部2004年发表的数字,为74.5%,在美国有军队驻留的同盟国中占第一位。如果美国把这些美军撤回去,按照美国对东亚兵力投射距离大大延长这一点看,需要的兵力会更加增多,无法把撤回的美军统统解雇,让他们全部失业,那么这些军队所需的费用就都要美国自己负担了。

 

  第三,据1990年3月27日《华盛顿邮报》的报道,当时的驻日美国海军陆战队司令斯塔克波尔(Henry C. Stackpolel)少将曾表示的:如果美军从日本撤退,日本现在已经具有的相当强大的军事力量就会进一步强化。谁都不希望日本再扩军,因此我们美军具有(防止日本军国主义化)的‘瓶盖’的作用。

 

  不管斯塔克波尔的说法是否代表美国政府,但是抑制日本的再扩军是美国在日本驻留军队的初衷之一,也可以说就是现在,这种因素仍然存在。如果美国从日本撤军,日本为了自身的防卫,也可能发展核武器。2002年4月6日,当时的自由党代表小泽在福冈市众议院自由党公认候补人古贺润一郎的激励会上,谈及国际关系时说:在日本的核发电厂里有用不完的钚(原子弹原料),做3、4千枚核弹头不成问题。

 

  小泽所言并非毫无根据,以日本现在的技术水平和国力,无论是发展核武器还是战略弹道导弹,无论质量还是速度,都是朝鲜无法比拟的,一个朝鲜的核与导弹问题已经让美国焦头烂额,美国能够允许日本这个以往的战争宿敌成为远东的另一个核大国吗?

 

  如果美国从日本撤军,其实就等于废弃了日美同盟,那么被抛弃的日本,完全有可能寻求和中国或俄罗斯的军事合作,这将是美国最不愿意看到的。

 

  因此,日本对特朗普为了在经贸上逼日本让步已经说出,今后也可能还会提起的“撤走驻日美军”或“日本全额负担驻日美军经费”等要挟,完全可以置之不理,因为这不符合美国真正的国益,如果特朗普真的这样做,肯定其政权得下台。日本应该坚持原则,该灵活的时候灵活,该说“不”的时候就说“不”。特朗普政权既不代表美国传统、美国精神,也难说代表美国大多数人的民意(从2017年1月就职以来支持率直到今年4月才首次突破50%,今后怎样很那说),而只是一个时期内的选举结果,日本应该与世界那些批判特朗普政权的一意孤行的国家一起,批判特朗普政权的肆意横行和倒行逆施,促其猛省。

 

  对待美国的“流氓外交”,日本还需做的就是继续坚持推进贸易自由化的方针。

 

  最近,包括特朗普在内的美国各级官员,都纷纷表示过对重返TPP谈判的兴趣。特朗普2月23日表示,美国可以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但必须是在对美国更有利的条件下。


 

  为什么美国要重返TPP?因为美国脱离TPP后,剩余11国对协定进行微调,已就2019年生效达成了协议。这样就使美国在商品出口上受到严重的挑战,而仅从对日贸易的牛肉类来看,美国产牛肉被征收38.5%关税,但在TPP11生效后,成员国的冷冻牛肉关税最多降至9%。美国肉类行业与澳大利亚该行业是最大竞争对手,在肉类对亚洲出口方面,美国会在与澳大利亚的竞争中惨败。

 

  目前,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11个参加国当地时间3月8日在圣地亚哥签署了不含美国的新协定,而欧盟(EU)常设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4月18日宣布,已通过去年12月谈妥的欧盟与日本的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欧委会方面最终文件草案,并散发给各成员国。预计今后经欧盟成员国批准和日欧最终协调后,会在将于今年7月上半月在布鲁塞尔召开的的日欧首脑定期磋商会议上,举行签署仪式。双方有意到明年3月下旬英国完成脱欧前使协定生效。

 

  日欧EPA占全球GDP的约30%,TPP当初占37%,美国退出后依然占13%。如果日本继续推进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约占全球GDP的21.1%),进而推动将有16个国家参加的东南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GDP占全球比例约为28.4%),那么美国在世界贸易中就会与世界性的自由贸易潮流拉开决定性的距离,到处被课以无法和加入自贸协定国相比的高额关税,所谓的“美国第一主义”就会被世界上绝大数国家唾弃,美国阻止世界自由贸易潮流的企图也成了“螳臂当车”,其以势压人,以要挟和恫吓为手段的“流氓外交”也会处处碰壁,四面楚歌。

 

  (1)此处数字资料参考河东哲夫“即使特朗普当总统也无法放弃亚洲的美国”,《Newsweek》网络版,2016年5月10日。

 

  本文仅代表笔者个人观点。

 

张石

 张石 简历:1985年,中国东北师范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研究生院毕业,获硕士学位。1988年到1992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助理研究员,1994年到1996年,东京大学教养系客座研究员,现任日本《中文导报》副主编。著有《庄子和现代主义》、《川端康成与东方古典》、《樱雪鸿泥》、《寒山与日本文化》、《东京伤逝》、《孙中山与大月薰—一段不为人知的浪漫史》等著作。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