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张石的樱雪鸿泥 > 日本发现的“国宝级中国瓷器”是真是假?

日本发现的“国宝级中国瓷器”是真是假?

2017/06/26

PRINT

  当笔者问其理由时森达也说:1、日本国内有三个“曜变天目碗”,我也拿在手里看过杭州的“曜变天目碗”的残片,这些“曜变天目碗”的外侧都没有像“东京电视台”的节目里那样明显的花纹;2、“东京电视台”的节目里的“曜变天目碗”的花纹像云纹一样,这和曜变天目的花纹完全不同,真正的“曜变天目碗”的花纹是白的、圆的,周边放射着彩虹一样的光芒;3、“东京电视台”节目中鉴定的“曜变天目碗”的器底有“供御”二字,确实在建窑的窑迹中发现过写有“供御”的残片,但是真正完整的好瓷器写有这两个字的在全世界几乎看不到,而模仿品写有这两个字的瓷器很多,“东京电视台”里的那件瓷器虽然和真正“曜变天目碗”完全不同,但是特别像最近在中国流行的模仿品。

 

  森达也教授还说:作为电视节目,不是科学研究,需要剧场效果,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但是把这只碗说成是和日本的其他三个国宝同样的东西,对于真正进行陶瓷器科学研究的人来说,是十分令人遗憾的。

  

  这一争论也蔓延到了中国,中华陶瓷艺术设计大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建窑代表性传承人(相当于日本的人间国宝)、建窑陶瓷研究所所长孙建兴从事复制、还原“曜变天目碗”产地建窑产品40年,先后开发出黑釉、黄(红、蓝、金、银)兔毫、异毫、虹彩(金缕、白点)鹧鸪斑、铁锈斑、毫变、国宝油滴、金(银、虹彩)油滴、黄天目、蓼冷汁、灰被、玳瑁、柿红、虹彩、金(银)彩文字、木叶、窑变、曜变天目等系列作品,他在给长江惣吉发来的邮件中写道:“是伪曜变,是现代烧制的。”笔者也就此与孙建兴电话交谈了很久,他告诉笔者:“前段东京播放的那件茶碗是前几年仿造的”。

 

  真假之争被报纸、杂志炒热以后,这个“曜变天目碗”的所有者把这个碗拿到奈良大学文学系文化财产学科教授鱼岛纯一那里,要求鱼岛教授对此碗进行分析,鱼岛教授使用荧光X光装置对这只茶碗上的每种色彩进行了检证。

 

  “鱼岛教授使用能够检测出物质所包含的元素的荧光X线分析装置,用X线照射茶碗表面的每一种颜色,测量元素的种类和量,结果检测出铝等10种元素,但是有关在化学颜料中所使用的元素,只检出了对发色不会给予影响的微量。

 

  鱼岛教授说:‘用X线无论照在哪种颜色的界面上,检出的成份都大致相同,可以认为所使用的釉药是一种,这一结果说明不能断定这是假货。’”(《德岛新闻》,2017年2月28日)

 

  而长江对笔者说:“鱼岛教授说因为没有检出能够影响釉的发色的量,因此作出如此判断,那么就必须提示最低限度要有多大的量才能影响釉的发色,并指出他对颜料的分析值小于影响发色的数值。

 

  但是鱼岛教授的资料数据中既没有这个最低限度的数值,也没有他所分析出的数值,因此他的判断是没有根据的。”

 

  据日本复数的媒体报道,这以后,由于所有者不再提供有关该碗的资料,德岛县停止了为将其指定为文化财产所展开的调查。

 

  “曜变天目碗”鉴定为什么引起争论?

 

  笔者自己也很喜欢“开运 什么都鉴定团”这个电视节目,因为笔者也收集中国古陶瓷器,自学古玩鉴定近10年了,也写过有关陶瓷器的书、文章及报道,凭着自己一点粗浅的知识,觉得中岛先生在鉴定陶瓷器,特别是日本陶瓷器上还是相当有经验、有造诣的,但是抛开中岛先生和他的这次鉴定不谈,从一般的意义上来讲,要求一名鉴定师的鉴定范围不仅包括日本还包括国外,并且个个精准,那么对这位鉴定师来说无疑是一种冒险。陶瓷遍布全世界,最早的陶器有上万年的历史,一个鉴定家怎么能古今内外通吃,所向无敌,一次不错呢?就是一次不错,以后也存在着鉴错的危险。正如《庄子》中所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就是最权威的陶瓷器研究家也有失手的时候。比如说,1959年,国际知名的陶瓷研究专家、日本陶瓷研究第一人者,当时担任日本文部省技官、文化财产专门审查会委员的小山富士夫极力推荐将一个叫做“永仁壶”的陶器定为日本国重要文化财产。这样,在是年6月27日,文部省以“永仁壶”是日本镰仓时代时期明确的古濑户作品为由,将此定为日本国重要文化财产。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
ad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