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日语演讲比赛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张石的樱雪鸿泥 > 炸死张作霖事件为何在日本又被炒热?

炸死张作霖事件为何在日本又被炒热?

2017/04/20

PRINT

 

  中西辉政认为该书“提示了可以全面改写东亚史的谍报史上的重大新事实和史料,而且其中有一些对日本人来说具有极其重大的意义,是与从根本上改变20世纪的日中关系史和有关战争责任论的讨论结果联系在一起。”(11)

 

  而在元谷外志雄于2008年5月主持发起的首届“真正的近现代史观”有奖征文中,时任日本航空自卫队幕僚长(相当于空军参谋长)的田母神俊雄写了《日本是侵略国家吗?》一文应征,评为最高奖,田母神俊雄因此收获了300万日元(约合18万元人民币)赏金。

 

  田母神俊雄在其论文中也提及“炸死张作霖”事件及《毛泽东:鮮为人知的故事》这本书。

 

  他在论文中说:“长期以来,一直认为1928年爆破张作霖列车事件是关东军所为,但是最近通过挖掘苏联情报机关的资料,至少可以证明无法确定这一事件是日本军队干的,根据《毛泽东:鮮为人知的故事》(张戎,讲谈社)、《黄文雄的大东亚战争肯定论》(黄文雄,WAC出版)、《日本啊,要磨练历史的力量》(樱井良子编,文艺春秋),近来此事件‘为共产国际所为’成为极有说服有力之说。”

 

  田母神一文中所提及的《黄文雄的大东亚战争肯定论》和《日本啊,要磨练历史的力量》,都是受了张戎一书的影响,《黄文雄的大东亚战争肯定论》中说:“张作霖在回奉天的途中所乘坐的列车被炸而死,这一直被认为是一部分关东军所为,现在事实逐渐明了,这是苏联特务机关所为。”(12),而《日本啊,要磨练历史的力量》中有关“炸死张作霖”问题,是以樱井良子和伊藤隆、泷泽一郎、北村稔、中西辉政四人一起围绕《毛泽东:鮮为人知的故事》提及的“炸死张作霖”问题讨论的形式构成的,在这次讨论中,主要是中西力挺“炸死张作霖是苏联所为”之说,龙泽通俄语,说他读了《GRU帝国》第一卷,他说,有关这一事件,书中写道:“‘古林西克机关(13)’所实行的几个工作中,可能反响最大的是1928年6月的炸死张作霖事件,张作霖执掌北京政权,曾采取露骨的反苏立场。在特别列车被炸的时候,在与作霖所乘车辆相邻的客车中乘车的人中,有伊万·维那洛夫(埃廷贡的部下),他拍摄了现场的相片。谋杀经过周密的安排,并给人以日本特务机关所为的假象。”,但是龙泽说:“《GRU帝国》没有明示资料的来源,普洛霍罗夫原来是军人,有可能接触到未公开的文件,但是在书中他什么都没有说,我在等待能够提供证据的情报,但是此书出版已经6年多了,现在还没有出现。”北村只是认为:当时苏联痛恨张作霖,有这种可能性,而伊藤否定该说,认为还是日本军部所为。(14)

 

  而元谷外志雄《真正的日本历史理论 近现代史学Ⅱ》一书对这种观点更是赞赏有加,这本书的第5章题为“要对爆破张作霖事件进行历史检证”。

 

  他还在2009年9月22日,到德米特里·普洛霍罗夫所住的城市圣彼得堡,和他举行了对谈。

 

  但是遗憾的是普洛霍罗夫并没有像《毛泽东:鮮为人知的故事》及日本的传播者所说的那样,说爆破张作霖是出自苏联GRU的资料或公用文件。

 

  根据《真正的日本历史理论 近现代史学Ⅱ》一书中登载的对谈录,普洛霍罗夫说:对于“当时苏联特务机关的活动”,他是根据“历史书、当时的报纸、深读其他的资料、和其他的新闻工作者交换信息而展开调查的。我发现历史学家沃尔高更诺夫(15)在书中提到过纳姆·埃廷贡这一谍报人员与张作霖的事件有关,这是我研究的出发点。”(16)

 

  而当元谷外志雄问他:“我之所以想见普洛霍罗夫先生,是因为张戎女士的书《毛泽东:鮮为人知的故事》在日本出版,其中有‘1928年炸死张作霖是苏联特务机关的犯罪,而这种说法出典于普洛霍罗夫先生的《GRU帝国》一书。’”

 

  而普洛霍罗夫竟然回答说:“其实我在《GRU帝国》一书中并没有写张作霖事件,最初是在2002年,在军队的报纸上第一次写了有关炸死张作霖的报道,而这以后的2004年,我在《克格勃--苏维埃谍报部门的特殊作战》这本书中,写了有关炸死张作霖的究竟是谁的一节。”(17)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