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日语演讲比赛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张石的樱雪鸿泥 > 日本人真的长寿过头了吗?

日本人真的长寿过头了吗?

2016/09/14

PRINT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张石: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5月19日发表的2016年版的《世界保健统计》,2015年的日本人平均寿命为83.7岁,居世界之首。从可能追溯的该项统计来看,日本连续20年多年蝉联世界之首,但是在日本,现在有一种声音,认为日本人长寿过头了。

老年人


  有代表性的就是日本副总理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麻生太郎6月17日在北海道小樽市发表演讲时说:“我在电视里看到,有的人都90岁了,还讲什么担心老后的日子这样让人难以理解的话,喂!你究竟想活到什么时候呀?”

  “虽然日本有1700兆的个人金融资产,但是消费仍然不振。”他认为消费比储蓄更重要,老年人应该把存下的钱为儿孙消费。

  麻生的发言,受到了在野党等的广泛批判,但是也有人赞成他的发言,以《除了抛弃父母别无选择》一书引起关注的宗教学者岛田裕巳说:“90岁的人还说什么‘老后’,真是不可思议,对于90岁的人来说,现在就是老后,今后已不存在‘老后’,麻生先生对这样的人究竟在担心什么感到不可思议,是理所当然的。”(1)

  他说:“日本人活得过长了,而且长寿不一定幸福。”(2)

  “现代的日本无法对应超长寿的社会。对于那些总也不死的高龄者,家属必须照顾他们,日本成了不得不去护理的社会。有需要护理度高的高龄者的家庭,为了护理,必须奉献生活中的一切。由此引起的就是护理杀人事件和护理者与被护理者一同自杀事件,也就是所谓的‘杀死亲人’。”(3)

  笔者无法认同麻生和岛田裕巳的说法。首先麻生作为身居高位的政治家,对于90岁的人还说出这种话来,应该感到痛心和惭愧。为什么日本很多人对将来感到不安,我想这是理所当然的,而且对这种不安的产生,政治家有相当大的责任。

  到2015年末,日本的国债超过了1049兆日元,相当于每个日本人平均负担826万日元,超过国民生产总值(GDP)两倍,也超过国家经济已经破产的希腊,作为一名随时要面对“国家破产”的日本人,无论老少,怎能不对前途不安呢?国家破产,就意味着所有的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障系统的全面崩溃,而越是老人,对社会保障系统的依赖度就越大,因此他们的不安也就会越大,而且安倍政权还在不断增加消费税,以所谓“刺激经济增长”为名放松银根,逼高物价,使国民可处分收入越来越低,那些已经不再工作的老人们,谁还敢把自己的储蓄花掉呢?日本人最怕给他人添麻烦,而为了在不给他人添麻烦的情况下度过老后生活,这些老人们除了依靠这点储蓄还能依靠什么?

  一个国家经常入不敷出,原因在哪里的?尽管可以举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究其根本原因,就是国家的理财人--政府的无能与浪费,这正像一个家庭一样,“会过日子”的家长,只要有一个能维持基本生活需要的收入,就会量入而出,使家庭财政有盈余,而“不会过日子”的家长,收入再多,也会由于不会计划和挥霍无度而陷入赤字与困境。

  日本的政治家们,就是一群完全“不会过日子”的理财人,就拿麻生本人来说,他在2008年任首相时,为抵御全球金融危机对日本经济的影响,在那一年10月30日公布了价值27万亿日元的经济刺激方案,包括帮助中小企业恢复信贷等,其中还包括全面发放生活定额补助金计划,每位国民可领到约1.5万日元。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