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张石的樱雪鸿泥 > 虚位天皇的一举一动为何依旧意义重大

虚位天皇的一举一动为何依旧意义重大

2016/08/17

PRINT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张石:日本天皇8月8日下午3点,通过视频表达了作为象征天皇关于公务的想法,显示出欲实现生前退位的强烈愿望,而早在7月13日,日本NHK电视台就报道了这一消息,这一消息一经播出,立刻在日本引起了轩然大波,还出现了宫内厅出面否定,媒体争相解读的局面,而笔者认为,天皇提前退位,是理所当然的,普通人60多岁就可以退休,为什么天皇80多岁还不可以退休?虽说是象征性天皇,但是其工作至关国家礼仪、制度,有些细节还是很费心、费力、费神的,天皇感到年龄大了力不从心,是自然的规律,因此我不同意对天皇表示退位做过多的政治性解读。

在街头大屏幕观看天皇视频讲话的日本民众(8日,东京新宿)

  而天皇是虚位天皇,本身不能干政,没有任何政治权力,那么为什么他的一举一动在日本仍然具有如此重大的影响,以致政治家绷紧神经,媒体全力报道,民众街谈巷议?我觉得这不是天皇是否生前退位的问题,而是虚位天皇在日本所具有重大意义所致。

  首先,天皇是日本的大祭司。日本人相信他在为全体日本人做最专业和最集中的祈祷。日本人的宗教观并不专一执著,对什么宗教都相对淡泊,甚至有“庆生在神社、结婚在教堂、下葬在佛寺”的习惯。日本人宗教人口最多的是神道教和佛教,有资料显示,约有1亿600万人信仰神道,而信仰佛教的约有9600万人,这么一计算,不是超过了日本的总人口了吗?这是因为,日本人对信仰采取一种兼容的态度,信神道教的人可能是佛教徒,佛教徒也可能信仰神道,因此一般人并不掌握一套某种属于固定宗教的严格的祭祀程序和形态,但他们却自觉不自觉地把这种专业性的宗教祈祷和仪式,寄托于皇家,如供奉天皇家祖先的伊势神宫,虽地处比较偏远的三重县伊势市,但是在2013年,一年间前来参拜的人达1400万人,其他的年份也经常超过千万。伊势神社的大宫司鹰司尚武说:“伊势神宫祭祀着皇室的祖先,集崇敬于一身的我们国民的大祖神天照大神,这一神祗的成立,不是植根于‘个别’的利益,而是祈祷公共的幸福的场所。”(1)今年G7首脑峰会,在日本的伊势志摩举行,安倍首相在5月27日的主席国记者会上指出:伊势神宫在祈祷五谷丰登和人们的幸福及和平的同时,构筑了几千年悠久的历史,现在的和平与繁荣,就是建立在这种祈愿的基础上。

 
   张石
的其他文章

我们促成孙中山孙女与日本外孙相认

福岛核污染真的夺走了7名美军士兵的生命吗?

 奥巴马访问广岛给安倍留下的“作业”

  日本媒体“主题先行式”节目当然会激怒中国人

  中国游客惊讶:难道日本没有扒手?

  中国人“爆赏樱”不只是因为樱花美

  震灾时中国人不能忘记日本救援队

  武汉樱花之争与日本“杂种文化”

  为什么日本几乎没有乞丐?

  中国人体验日本混浴与目光管理

 “价值观外交”使日本“不战自败”

  不要让智能手机使你变得浅薄无知

  污染启示中国人学习日本人个人修养

  雾霾与二千多年前的中国环保思想

  如何识别中日互联网上的假错新闻?

  日本孤儿:解放军是我的养父母

   更多 >>>>

   由此可见,天皇在日本人的心目中,是缺少固定的祈祷形态的普通日本人的专职、专业的大祭司,日本人把自己不会,也不肯费尽力气学会的为自己及自己所属于的群体的专业而正式的祈祷活动,寄托在了天皇身上,天皇是一种巨大的宗教的与精神的依托。

  天皇在宫中,每天早晨有被称为“御代拜”的晨祷,每天有“日供之仪”,每月1日、11日、21日有旬祭,每年还按照不同的月份有“御代拜”、“神尝祭”、“新尝祭”等十多种祭祀活动,这些都是穿着特定的服装,按照严格的程式进行的。

  而天皇家的宗教,从本质和历史上来说,是神道教和佛教兼容的宗教,据《日本书记》记载,舒明天皇十一年(639年)十二月,朝廷在百济川旁边建立的九重塔,后将圣得太子在平群郡(飞鸟时代大和国奈良县的郡。在现在的生驹市、生驹郡一带)熊凝精舍移到此地命名为百济大寺,这一年也在百济大寺附近建立了舒明天皇的皇宫百济宫,百济大寺是佛教精舍,而舒明天皇将其作为天皇家的氏寺加以供奉。

  以往天皇家的氏神(祖先神)都是在神道里供奉,而将佛教精舍作为氏寺,使神佛同列为皇家所承认,也使钦明天皇时代佛教公传以来神佛的地位问题得到了解决。

  这样,相信对天皇在宗教祈祷方面的心理依托,对信仰神道教和佛教的日本人来说,都是相同的。

  第二,皇室是文化传承的依托。和中国不同,日本是“万世一系”的皇统,天皇在历史上虽然很少成为真正的政治权力的统治者,但是作为“民族的大祭司”的地位一直延续了下来,而日本文化的精华发轫于皇室,结晶于皇室,传承于皇室,皇室的绵绵不断的延续,也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非物质文化及物化的文化——-文物与遗迹的保存与继承。

  而在中国,历来有“易姓革命”的传统,因此当一个王朝代由于实施“恶政”而面临改朝换代时,其后人几乎都会遭到在“除暴政,承天意”的“大义名分”下的大规模清洗和清算,中国朝代更迭之时,末代皇帝几乎都死于非命,唐末、五代,前后80年,前后58个皇帝,就有42个死于非命,而且“易姓革命”者往往“恨乌及乌”,将前代的物质文化与精神文化的结晶作为前代权力的象征加以清除,秦始皇焚书坑儒,项羽火烧阿房宫,北周武帝灭佛,文化大革命“破四旧”等大规模的文化破坏运动,使文化的承传与保存受到沉重的打击,也使其物质与文化的生产力受到了巨大破坏,而日本的皇室,不仅保存了大量的日本文物和古老的文化传统,也保存了大量从中国传来的文物与文化传统,如日本飞鸟时代(593—710)根据当时的《大宝律令》创设的“雅乐寮”,收藏和管理着不少外来的音乐和舞蹈,并使其一直以原有的形态绵绵不断传承了1200多年,现在则由宫内厅式部职乐部管理,职乐部中现存的合奏音乐为世界上最古老的音乐,其中也收藏着许多唐朝的乐曲和歌舞,而这些乐曲和歌舞在中国早已失传。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