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张石的樱雪鸿泥 > 如何识别中日互联网上的假错新闻?

如何识别中日互联网上的假错新闻?

2015/12/01

PRINT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张石:从2001年开始,中国《新闻记者》杂志每年推出年度虚假新闻评点报告,已进行了14次。人民网“求真”栏目2015年初也根据360新闻数据统计,梳理出2014年最受网友关注的十大假新闻,如2015年央视春晚停办、赴新疆旅游每位游客奖500元、朱自清《背影》因“违反交规”被逐出教材、香蕉得艾滋病濒临灭绝等等。假新闻或错误新闻困扰着读者,这也是中日互联网上的共同的现象。

        最近,在中国的网络与微博上疯传一条消息:

       “安倍说生一胎就发1000万日元!!! 一大波孕妇正在靠近!

张石
        2015年11月14日日本出台新的政策,避免社会的少子高龄现象,生第一胎给1000万日元!日本政府预计每年拨出5兆日元预算来支援新政策!近期,一则《日本政府为了解决少子化问题,生一个孩子奖励1000万日元》新闻爆红,所有人感叹,当我们还在为二胎不罚款而欢呼雀跃时,看看人家日本!” 

        而这个新闻是一个假新闻。文章来源于11月14日《现代Bussiness》网络版的一则评论,原文题为《第1胎给1000万,少子化问题就解决了,预算没有问题,就看总理是否能有这个决心》,作者是岁川隆雄。今年《文艺春秋》12月号,刊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接受《文艺春秋》杂志采访时的访谈录,名为“问安倍经济学成败 有关‘一亿总活跃’的我的本意”,在这篇访谈录中安倍谈了如下的想法:

         安倍经济学的第二支箭是“编织理想的育儿支援政策”,这支箭的靶子,是到2020年代中期,使“自愿出生率达到1.8”。然而现在的出生率是约1.4。就是说除去想生孩子但是由于某种情况不能生的状况,实际的出生率与希望出生率一样,达到1.8。

          为此作者提议:

 
   张石
的其他文章

  日本孤儿:解放军是我的养父母

  日本到底有没有中医?

  中国将军的日本儿子

  吉田茂为什么为甲级战犯题墓碑

  日本战犯为什么喜欢抚顺的牵牛花

  参拜靖国的安倍为何还参拜镇灵社?

  “留日反日”已成死语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中国缘

  中日互厌是虚 互相喜欢是实

  中韩对安倍战后70年谈话有不同视线

  日本为何没有抵制大陆游客运动

  日美关系与中日关系是正比例关系

  中国游客访日改变日本国会气氛

        在这里应该想起的,是法国的“国家培育孩子”这一划时代的少子化对策。将“女性活跃”制度化,出生率达到了1.8%。

        粗略地估算,在日本如果为生第1个孩子的人们的育儿提供1,000万日元支援,5兆日元的预算可以使新生儿增加约50万人。

         少子化对策是最根本的经济对策,如果从相乘效果来说,比每年做数兆日元规模的公共事业补充预算的政策效果要大得多,这个效果是完全可以预见的,在未来的3年里,如果做出5兆日元的少子化对策预算,每年新生儿增加50万人,以此促进在未来的3年里增加150万人口,那么“第3次生孩子热潮”的到来就会变成现实。

        而中国互联网和微信把作者的想法混同为安倍说法,可以说“差一字而谬之千里”。

        这使作者想起在2010年左右,中日都有媒体报道说:“在每年超过1万对的日本人和中国人情侣的结婚中,约有一半离婚,这一高离婚率也是中日婚姻的特征之一。据说2008年,在1万3223对的中日结婚情侣里面,有5946离婚。”也有的人说:“1万对结婚,将近一半离婚——这是近几年的中日跨国结婚一大特征。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发表的统计,2008年的中日跨国结婚情侣是1万3223对,而去年离婚的中日情侣上升到5946对,离婚率达到了44.96%。”类似的报道至今仍然充斥中日网络以及东南亚一些国家的华人报纸,到处可以看到“在日本中日国际结婚的人离婚率达40%”之类的标题和报道内容。

         当时笔者看到这条新闻后,马上觉得这条新闻是有错误的新闻。实际上面的算法不是一种正确的计算方法,按照日本厚生劳动省发表的离婚率的计算方法,正确的方法应该是:离婚率=每年的离婚件数÷现在日本人人口×1,000。我们以2008年为例可以对此公式加以说明,2008年,日本总的结婚件数约为726,106件,离婚总件数约为251,136件,2008年厚生省推算的当时日本人的总人口约1亿2598万8000人左右,因此离婚率是1.99/1000。

        如果按照上面我们提到过的新闻报道的方法计算离婚率,2008年日本的离婚率则高达35%,比日本厚生劳动省发表的离婚率高约176倍。

         而日本厚生劳动省有关2008年离婚率的报道是这样写的:“2008年离婚件数是25万1136对,比2007年的25万4832对减少3696对,连续6年减少,离婚率(人口千人)为1.99,低于2007年的2.02。”

        上述媒体报道的错误是他们计算的不是离婚率,而是当年的成婚与离婚之比,这样的计算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结婚数和离婚数相比较的不对称性,就是说离婚的人中不只是当年和上一年结婚的人,这些离婚的人有的人结婚长达几十年,有的仅一年等等,在这种不对称性中的对比中是难以算出离婚率的。

        而中日国际婚姻的离婚率怎么计算?从笔者来看比较难,因为究竟以什么样的人口作为被除数比较难解决,是以在日中国人为被除数呢?还是以日本人为被除数呢?因为婚姻涉及到双方的人口,算起来比较难。

        从成婚与离婚之比之中当然可以看出一定的问题,但是如果这样来看,中日国际离婚率不应该比日本全体的离婚率高多少。还以2008年为例,日本全体成婚与离婚之比约为2.9:1。中日国际婚姻共成婚13,223件,离婚5946件,成婚与离婚之比是2.2:1。

        如何识别互联网上和微信中的假新闻和错误的新闻,从上面的两个例子我们可以总结如一些经验。首先是要了解新闻是否有合理性,了解传出这个新闻的国家的背景与体制。如第一条新闻,如果了解日本的政策形成过程,就不会相信和转发这样的新闻。在日本,就是贵为首相,一般一个重要政策的出台,尤其是和预算相关的政策的出台,要通过议会较长时间的讨论,酝酿才能实行,首相的一句话,不能马上变成政策,而且日本的首相也不会把没有实行的政策说得这样具体、肯定。 

        从第二个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出,不正确的新闻总是有漏洞的,只要仔细分析,就会知道漏洞在哪里,而不要见风就是雨,随便转帖。

        再一个就是从笔者多年做记者的经验看,如果是批评报道,一定要做到对当事者双方都进行采访,一个人站在自己的立场、从自己的利益出发所说出的事情,往往与事实相距甚远,因此无论新闻说得如何证据凿凿,如果发现记者只采访了事件当事人的一方,就不可轻易相信。

本文仅代表笔者个人观点

张石 简历
1985年,中国东北师范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研究生院毕业,获硕士学位。1988年到1992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助理研究员,1994年到1996年,东京大学教养系客座研究员,现任日本《中文导报》副主编。著有《庄子和现代主义》、《川端康成与东方古典》、《樱雪鸿泥》、《寒山与日本文化》、《东京伤逝》、《孙中山与大月薰—一段不为人知的浪漫史》等著作。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