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日语演讲比赛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张石的樱雪鸿泥 > 安倍为何还参拜镇灵社?

参拜靖国的安倍为何还参拜镇灵社?

2015/08/14

PRINT

中日深度观察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张石:2013年12月26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参拜了靖国神社,同时他也参拜了靖国神社本殿旁边树林里的镇灵社。他在参拜后所发表的谈话中说:本日,我参拜了靖国神社,对为国而战,牺牲了尊贵生命的英灵们,献上了诚挚的哀悼与尊崇之念,请英灵们安息并为他们祈祷冥福。同时,我也参拜了祭奠在战争中而亡,而且没有合祀在靖国神社的国内及诸外国的人们的镇灵社。

        镇灵社建立以后共有10位日本首相参拜了靖国神社,但是在参拜靖国神社的同时也参拜镇灵社的首相,仅安倍晋三一人。为什么只有安倍参拜了镇灵社?安倍参拜镇灵社想传达一种什么样的信息?这个问题很值得深思。

张石
        镇灵社是在1965年7月,也就是在靖国神社建立约100年后,在当时担任宫司的筑波藤磨的提议下,在靖国神社本殿以外建立的一个小神社,这里供奉着从嘉永六年(1853年)以来,在战争和事变中死去、但未供奉在靖国神社内的人们,也供奉外国的战争死难者。这是一个10平方米左右的极小的神社,前面立着这样一个标牌,介绍了此社的由来:“为了对因明治维新以来的战争和事变死去,但未供奉在靖国神社内的人们进行慰灵,昭和40年(1965年)7月建立,同时还供奉着世界各国的战死者。例行祭日为7月13日。”

         日本历史学家秦郁彦认为,筑波藤麿一直不想把甲级战犯祭奠在靖国神社中(将甲级战犯在靖国神社合祀的是筑波藤麿的后任松平永芳—-笔者注),因此建了镇灵社,他曾撰文指出:“虽然筑波藤磨说他会寻找时机将甲级战犯在靖国神社合祀,但我推定他并不想合祀,其原因就是有镇灵社这个‘分社’的存在。”秦郁彦认为筑波藤磨建立镇灵社,就是想为甲级战犯“怨灵”找一个“存身之所”。

        他曾问过当时辅佐筑波的祢宜(中级神官)木山照道,筑波建立镇灵社是否是这个意思?木山开始否定,但是后来他们承认,从1965年一直到甲级战犯在靖国神社本殿合祀的1978年以前,甲级战犯一直被供奉在镇灵社里。(1)

 
   张石
的其他文章

  “留日反日”已成死语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中国缘

  中日互厌是虚 互相喜欢是实

  中韩对安倍战后70年谈话有不同视线

  日本为何没有抵制大陆游客运动

  日美关系与中日关系是正比例关系

  中国游客访日改变日本国会气氛

        但是笔者认为,筑波作为皇族,他主持建立这个神社,是要在靖国神社所代表着“失衡的传统”中取得一种“传统的平衡”。

         筑波藤麿(1905-1978)是日本皇族,原名藤麿王,远祖为南北朝(1336–1392)时代北朝第三代天皇崇光天皇的皇子荣仁亲王,为日本南北朝时代两大皇统之一持明院统的嫡流。

         日本皇族生死观中的一个重要的传统,就是“怨灵祭奠”,通过“怨灵祭奠”达到“怨亲平等”,“死者即佛”。

         从有据可查的历史文献看,这种思想起源于奈良时代的“怨灵恐惧”。在那个时代,日本皇室的人们认为:含怨而死的人有能力通过作祟向活着的人们进行报复;而活着的人对怨灵只能祭拜、崇敬,难以镇压。

       “怨灵”作为一个单词最早出现在承和7年(840年)完成的敕撰史书《日本后纪》延历24年(805年)四月甲辰条中:

         令诸国奉为崇道天皇,建小仓,纳正税四十束,并预国忌及奉币之例,谢怨灵也。

         文中所提到的“崇道天皇”,是日本“第一大怨灵”早良亲王。早良亲王是日本第50代天皇桓武天皇(在位781——806)的弟弟,曾被立为皇太子,但卷入长冈京造宫使藤原种继被暗杀事件,皇太子之位被废黜。早良亲王坚持主张自己无罪,并绝食而死。这以后桓武天皇家灾难不断,皇太后和皇后相继去世,安殿太子也病入膏肓。桓武天皇筮卜问占,占者说是早良亲王的怨灵之祟,于是桓武天皇为早良亲王修庙建社,并追封为“崇道天皇”。出于这种文化传统,日本皇家十分注重对含恨而死的政敌的祭奠,不仅对于本国的敌人,而且对于敌对国的敌人,也展开祭奠活动。

        但是由于靖国神社的定位从开始就是“为国而战的殉死者”,因此长期以来一直不去供奉与明治以后的日本政府相对抗的人,由于日本的侵略而牺牲的东亚各国人民更不能供奉,这有悖于日本皇家的“怨灵祭奠”、“怨亲平等”的传统。筑波藤麿建立镇灵社,“为了对因明治维新以来的战争和事变死去,但未供奉在靖国神社内的人们进行慰灵,昭和40年(1965年)7月建立,同时还供奉着世界各国的战死者”,我想他就是要在靖国神社所代表着“失衡的传统”中取得一种“传统的平衡”。

         因此笔者认为:安倍参拜完靖国神社后再去参拜镇灵社,就是要发出一种日本传统文化中的“怨亲平等”的信息,他试图告诉世界的人们:我既参拜了日本的战死者,也参拜了在二战中牺牲的亚洲国家中的战争牺牲者,不是单单参拜甲级战犯。死者一如,怨亲平等----这是日本的传统。

         日本首相中也有人希望用日本传统的生死观解释靖国参拜,而安倍这种倾向尤为强烈。他在曾《走向美丽之国》中引用美国乔治城大学的柯宾·德克教授的话来说明自己的见解:“在美国的阿灵顿国家公墓中,埋葬着一部分拥护奴隶制的南军将士,如果按反对小泉参拜的人们的道理来说,美国总统如参拜国家公墓,就是悼念南军将士之灵,就是使奴隶制正当化。可是无论总统还是大多数美国国民都不这样想,他们一方面承认南军将士为不光彩的目的战死,另一方面又觉得他们的灵魂是值得追悼的,而日本政府和国民悼念包括也许做过不光彩事情的人在内的战争牺牲者,也是很自然的。”(2)

        但是安倍在参拜靖国神社后又参拜镇灵社的意图,完全没有传达出去,不仅中韩严厉地批判了他的参拜行为,而且美国也首次对日本参拜表示“失望”,媒体也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这是为什么呢?

        我想大致有如下两个原因: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