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张石的樱雪鸿泥 >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中国缘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中国缘

2015/07/06

PRINT

中日深度观察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张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日本被称为“鹰派”,在中国被称为“右派”,也有许多人认为他是“反华派”,但是,安倍两次任首相,都使中日关系从最深的低谷出现较大幅度的提升和好转,据他的中国人朋友说,他本人也说过“喜欢中国人”,而从他的经历看,在政治和历史问题上,他确实和中国有许多对立和不一致的地方,但是在感情上,他也确实与中国有一定的缘分,这也可能是促使他在某些方面与中国对立的同时,也致力于改善中日关系的因素之一。

     2015年5月6日,日本《产经新闻》发表一篇名为“西海岸的声援者”(署名“中村将”)的报道,报道安倍访美期间的花絮。该报道介绍了在美国居住的华人,94岁的老妇人哈里欧特・穆阿的事情。她家里保存着许多日本历届重要政治家的黑白照片。哈里欧特・穆阿生于中国上海,成为美国公民已经有50多年了,报道中写道:

日本《中文导报》副主编 张石
        “这是岸信介先生。”她继续着她的讲解,话题随之转向岸信介首相(原首相、安倍晋三的外祖父)、安倍晋太郎前外相(安倍晋三的父亲)和安倍首相的话题上来,他们常到她的饭店里来,品尝这里美味可口的家常饭菜。从她的影集上看,她与岸首相及安倍一家的关系相当亲密。

       穆阿说在安倍晋三刚出生就认识他。谈到安倍时,她的表情瞬间显得暗淡,低声说:“他忍耐了许多事情呀!”她的话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据日本作家野上忠兴的《气骨--安倍晋三的DNA》一书,穆阿不仅是安倍一家的好友,而且在安倍在美国留学期间,照顾过患有“思乡病”的安倍晋三。

       安倍晋三在1977年3月从日本成溪大学毕业以后,去美国留学,先在旧金山海岸的海伍德英语学校学习英语,但是该校是以日本人为对象的英语研修学校,周围都是日本人,语言能力很难提高。他马上就想离开这里,但是离开后也很难马上回日本。正在他无路可走的时候,是穆阿帮助了他。穆阿曾在银座经营中华料理“国泰”,当时安倍家住在东京的南平台,家里有生日宴会或游园会的时候,常到“国泰”定宴席和饭菜。穆阿是中国人,本是原外交官的妻子,后来与美国海军将校再婚,关了店去了洛杉矶,不久开始在洛杉矶经营旅行社。她离开日本后,仍然与安倍的母亲安倍洋子亲密交往。她从洋子那里听说了安倍晋三的窘状,就对洋子说:我来照顾小晋吧。

       在她安排下,安倍暂住在一个她熟识的意大利裔美国人家里,后来到位于加州长滩的英语学校里住宿学习,语言能力提高以后,于1978年1月,入洛杉矶的南加利福尼亚大学学习法律。

      但是安倍从小生在富裕家庭,在美国学习期间,寂寞的住宿生活使他患了“思乡病”,每天晚上都用对方付款的电话往东京富谷的家里打长电话,有时国际电话费每月达10万日元,使其父亲安倍晋太郎生气地说:“快让晋三回日本吧!”

       穆阿知道了安倍晋三得了“思乡病”,非常担心,带着他去各种地方,给他介绍能在一起说话的人,从各方面照顾他,这样,在南加利福尼亚大学秋季讲义结束后,安倍决心继续留在美国留学。(1)

  张石 的其他文章

  中日互厌是虚 互相喜欢是实

  中韩对安倍战后70年谈话有不同视线

  日本为何没有抵制大陆游客运动

  日美关系与中日关系是正比例关系

  中国游客访日改变日本国会气氛

      安倍一家一直与穆阿交往,《气骨--安倍晋三的DNA》中说,在安倍就任自民党干事长时(2003年),80岁的穆尔,特意打来电话祝贺。

       也许是由于这段经历,使安倍“喜欢中国人”,他们夫妇有一些中国朋友。

       据著名华人京胡演奏家、京剧艺术家吴汝俊介绍,大约上世纪90年代的一个中秋,吴汝俊在日本九州汤布院举办京胡独奏音乐会,主办单位邀请了一些国会议员参加,安倍晋三夫妇也在其中。吴汝俊精湛的艺术使他们大为感动,觉得“拨动了他们心中的琴弦”。从此,他和安倍夫妇就成了朋友,每逢新年互赠贺年卡,两个家庭也开始交往。

       吴汝俊说:安倍夫妇为人和善、热情,非常容易相处,也很活泼、开放,大家在一起交往起来很自然,互相都不需要做作。两家四个人在一起时,总是谈笑风生。安倍晋三平时看起来很严肃,其实他很幽默,会说很多笑话,特别开朗。

       安倍夫妇在吴汝俊演出时几乎每请必到,成了他的忠实“粉丝”。吴汝俊创作的这出《贵妃东渡》,竟然也包含了一种中日文化及吴汝俊与安倍夫妇间奇迹般的“缘分”。《贵妃东渡》的剧情是:杨贵妃在马嵬坡兵变时没有自缢身亡,而是被日本遣唐使阿倍仲麻吕救到了日本,两人不是兄妹胜似兄妹,与此同时,杨贵妃还时时思念着李隆基。“阿倍仲麻吕”在日本也写作“安倍仲麻吕”,可以说是日本姓“安倍”的人的祖先。日本现存的杨贵妃墓和供奉她灵牌的地方“二尊院”,正在山口县油谷町。无巧不成书,安倍晋三的父亲安倍晋太郎就是在油谷町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期——这种奇迹般的巧合,使吴汝俊和安倍夫妇都惊叹中日文化之缘的渊源流长和不可思议。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