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张石的樱雪鸿泥 > 日本为何没有抵制大陆游客运动

日本为何没有抵制大陆游客运动

2015/05/21

PRINT

中日深度观察

       据日本歌舞伎演员松本幸四郎在NHK电视台里介绍,在千年原始深林郁郁葱葱的鹿儿岛的屋久岛,古来就有用刚刚采来的松蘑款待不相识的客人的习惯;在濑户内海的小岛上,对于来岛上参拜观音的人会全岛出来款待;在大分县的山村里,对来看樱花的人不论是谁都飨以盛宴。

      这种传统在日本进入商业社会以后,作为一种商业美学保存了下来,商业上的“款待之心”的灵魂,就是站在对方的立场上,使对方喜悦,同时对方的喜悦之光返照在款待者的心中,款待者本身也充满了喜悦。它要求款待者对被款待对象的愿望能及时察觉,以提供最完美的款待与服务,它是 “款待之美”的形成、磨练与完成的过程,是一种至高的行为艺术,一举一动,莫不中矩合节,正像庄子笔下的庖丁解牛--“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

       这种美学只在被款待者满意的目光中升华,而绝不以回报为前提,是款待者与被款待的对象共同完成一种美的享受。饭店里穿着优美的和服进行跪式服务的服务生深谙“款待之心”的传统;温泉中的绿水红枫凝结着“款待之心”的神髓;厨师刀下如花如画的生鱼片挥洒着“款待之心”音节,这种传统渗透到所有领域特别是商业的领域中,因此从事服务业的日本人基本不会对客人“看人下菜碟”,因为这不符合他们“款待之心”的美学传统。

  善意理解中国人不尽人意的习惯

        有时,中国人的一些不尽人意的习惯,也会引起日本人的反感,但是他们会努力地理解这些习惯的成因与背景,不会一味地谴责。

        如我在别的文章里说过一点有关中国游客在日本的厕所中遭遇“文化冲突”的事,就是中国游客在如厕后把手纸不是扔在马桶中冲掉,而是扔到外面的垃圾箱里,这使日本人奇怪和反感,日本的媒体人士来问我是怎么回事时,我就和他们说:由于中国的水洗便所还远远没有普及,手纸也是千差万别,水道的压力也千差万别,不像你们那样,全国人民都用可以在马桶里融化并冲走的手纸。如果随便把手纸扔到马桶里,中国游客会担心厕所堵塞,所以中国的便所里都有手纸篓。你们可以想象,一个中国人如厕以后,在你们的便所里找不到纸篓,而扔在马桶里,他们会担心厕所堵塞,所有就扔到了外面的垃圾箱里。他们不是恶意,而是好心。

       他们听到后立刻就在媒体上认真解释这种“文化冲突”产生的原因,有一个特别知名的人士还在电视节目里说:发展的阶段不一样嘛!这是理所当然的。日本在刚刚使用座便的时候,还有的日本人以为那是洗脸池,还在那里洗了一把脸呢!

       中国人买东西的时候喜欢拆封,一开始店家也很反感,后来媒体通过深入调查,得出了结论,那就是中国的假冒商品比较多,对于中国人来说,不开封是不放心的。

       在媒体的“教育”下,商家把每种商品都拆开一个作为样品,这样这个问题就解决了。

        一般来说,日本人不会歧视来自发展态势较低的国家和地区的人们,这可能与他们的文化根本上植根于一种“泛神论”有关。在他们的基本信仰中,无论山川草木,日月山河,穷通贵贱中,都是有神的。这种“泛神论”如果用黑格尔的话转译一下,就是“一切存在都是合理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日本著名人类文化学家中根千枝在她的文章“文明之国瑞典”里,讲述她在60年代到瑞典的一段经历。为了参加一个国际会议,她去斯德哥尔摩,住在一个幽静而漂亮的住宅区里,和当时尘土飞扬的东京相比,瑞典是一个高度发达的现代化的国家,皮鞋穿几天也不着尘。她住的地方有家具,有设备齐全的厨房,有宽敞的镶瓷砖的浴室,洗脸间、厕所,而且斯德哥尔摩新式大厦,安着和自来水管道一样的热水管,没有必要烧开水,热水和凉水从两个水龙头流出来的瞬间水温表(水银柱)马上上升,不用伸手试水就可以调节水温。厨房的现代化更不用说了。倒垃圾只要按一下电钮,一个大窟窿通到底,无论什么东西只要扔进去就行了,很省事。办什么事都可以用电话解决,这是斯德哥尔摩典型的生活方式。

       但是她觉得瑞典由于过于富裕和安宁,一切都有点畸形了。

       当她离开瑞典,来到哥本哈根:

      走在街头上,我第一次遇见一位衣衫褴褛的贫穷老人。不知怎的觉得他的眸子闪烁着充满生机的光芒。我对我的丹麦朋友说:我从瑞典来了以后,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老人,感到了一种充满了人生气息的喜悦之情。而他立刻流露出一种疑惑的神色,对我说:“呦,那么中根小姐,你是说贫穷好吗?”这正是倒开车,是对人类健康的欲望的否定。老实说,我也不知怎么搞的,当时没有找到结论,十分伤脑筋。面对这样复杂的人生问题,我们究竟该如何对待呢? (1)

      也许中根千枝是具有代表性的日本人,她不会面对 “较落后的文化现象”横加指责,而是努力去寻找它存在的根据、理由及合理性。

    (1)谷学谦、刘本固、崔义香译注《新编日语(三)》,吉林教育出版社,1986年版,7页。

    本文仅代表笔者个人观点

张石 简历
1985年,中国东北师范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研究生院毕业,获硕士学位。1988年到1992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助理研究员,1994年到1996年,东京大学教养系客座研究员,现任日本《中文导报》副主编。著有《庄子和现代主义》、《川端康成与东方古典》、《樱雪鸿泥》、《寒山与日本文化》、《东京伤逝》、《孙中山与大月薰—一段不为人知的浪漫史》等著作。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
ad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