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观点 > 是枝裕和谈电影

是枝裕和谈电影

2018/06/06

PRINT

  日本导演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获得戛纳国际电影节的最高奖“金棕榈奖”,这是日本电影时隔21年再次荣获此殊荣,为此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采访了是枝导演。是枝导演提及中国。

 

是枝裕和

 
  记者:是枝先生以前就说过“电影节是思考电影丰富性的场合”。这次您思考了什么呢?

 

  是枝:评审团主席凯特·布兰切特在闭幕式的开头表示,“很多电影将镜头对准了隐形的人(Invisible People)”,我当时感觉自己的作品也是如此。在《小偷家族》中,被社会排斥、被忽视的人以隐形的状态存在。他们被发现的时候,只会被当做犯罪者。《无人知晓》中的儿童也是如此。

 

  听了她说的“隐形”,这些事才在我的大脑中形成了语言。在那之前并未组织成语言。那个电影节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

 

  在拍摄《无人知晓》的2004年,有外国记者对我说:“你被称为‘描写死亡和记忆的作家’,但我认为不是,你是一直在拍‘被落在后面的人’”。这是别人对我说的话,让我一瞬间清晰地意识到了自己作为作家的立场。非常感谢。

 

  让我感到吃惊的是,这次来了很多中国的年轻电影人和评论家。现场有很多他们制作的评分表,对我也进行了热情的采访。

 

  在中国展馆,汇聚年轻电影人的“大师课堂”(Master Class)和研讨会连日开了好几场。贾樟柯导演和我获得了邀请。有大约30名年轻导演参加,我看了他们的作品,还有章子怡和金城武这样的明星出演,投入了大笔资金。我感觉新的电影作家将从这里诞生。中国的意思很明显,要让肩负新世代的年轻人体验电影节。“危险了”,日本要成为亚洲的孤儿了,我有了这种危机感。

 

  富田克也、深田晃司、滨口龙介等导演,会拍、会写、会说的才能已经出现。但是,我希望更多的人能走向海外。日本年轻人并没有走向海外的意识。我最近在洛杉矶和纽约的电影学校讲课,现在几乎没有日本学生。全都是中国人和韩国人。
 

  记者:据说日本“缺乏将电影作为文化理解的根基”。

  

  是枝:电影里包含了商业和娱乐等各种因素,因此才非常有趣。但在欧洲的电影节上,我与他们的电影人聊天感受到的电影丰富性很难在日本感受到。回到日本,有的人只会将戛纳作为综艺节目的谈资……讲述电影的语言仍未成熟。

 

  在戛纳大家都是认真地比赛。导演和编剧如果松懈就会失去信用。决定奖项归属的评委、选择作品的电影节秘书处也会受到批评。之所以会变成4方交错的严肃比赛,是因为所有人都重视电影。置身此地就是一种锻炼。为了让年轻人获得更多经验,我这次也带了“分福(是枝导演等人创立的电影制作公司)”的年轻人过去。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

金融市场

日经225指数22270.3878.3408/17close
日经亚洲3001280.016.1108/1716:01
美元/日元110.73-0.0408/1715:56
美元/人民元6.88830.006708/1707:56
道琼斯指数25558.73396.3208/16close
富时1007556.38058.51008/16close
上海综合2668.2948-36.896908/1714:45
恒生指数27114.2714.2108/1714:45
纽约黄金1176.2-1.308/16close

关于日经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