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观点 > 李向阳:中国不欢迎美国回归亚洲

李向阳:中国不欢迎美国回归亚洲

2012/01/06

PRINT

        在经济快速增长的亚洲,中美两国出现了利益争夺,美国高调表示回归亚洲。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研究所李向阳所长在接受日经新闻采访时表示,美国回归亚洲有遏制中国的动机,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肯定不愿接受。

记者:美国正在加强向亚太地区的参与。

 
李向阳:
无论是TPP也好,还是在澳大利亚驻军,还包括美国第一次参加东亚峰会提出来要鼓动菲律宾等国来在南海问题上跟中国对抗,这些都是美国回归亚洲的大战略下的组成部分。 美国回归亚洲战略, 我们把他分成两个轮子。

       第一个轮子是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更多是涉及经济领域。在政治领域, 包括加强与日本、韩国、菲律宾、泰国、包括澳大利亚双边军事同盟,强化这种军事同盟关系。通过这两方面来实现回归亚洲的目标。当然美国官方宣称要参与到亚洲事务目的是为了获得亚洲经济高速增长的收益,但是另一方面毫无疑问的是,美国有遏制中国的目标和动机。 无论是TPP的经济举措,还是政治上的双边同盟,以及参加东亚峰会,政治上都有遏制中国的动机。

记者:中国有参加TPP的可能性吗?

李向阳:我认为在可预见的将来,中国没有参加TPP的可能性。因为美国标榜TPP有两大特征, 一个是他的开放性。 另一方面又强调所谓高质量, 也就是适应21世纪高质量的FTA, 高质量也意味着高门槛。这种门坎有很多是中国无法承受,无法接受的。

       比如说环境问题,他实际上在NAFTA谈判中的环境条款拿到了TPP的谈判中去,再比如跟竞争政策相关的国有企业条款,中国大量的国有企业很显然难以适应这个制度、这种规则。再比如劳工条款显然跟目前中国的政治体制没法吻合的, 所以这些门坎限制中国短期内不可能进入。

记者:中国如何看日本表示参加TPP谈判?

李向阳:加入TPP谈判是日本对外战略。是日本对外政策方面的一个转向信号。从两年前鸠山由纪夫首相提出“东亚共同体”, 到现在野田政府提出加入TPP。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日本经过三任政府,发生了明显的转向。反映出日本以前是以亚洲为中心,以寻求跟亚洲国家尤其是跟韩国、中国、东南亚国家的合作,现在转向了跟美国合作。

       日本加入TPP有经济利益,也有政治利益。野田政府宣布加入TPP谈判以后,日本的一些高级的官员也提到,加入TPP意味着从原先的中国主导的亚洲区域合作格局,或者说中国主导亚洲区域合作的规则,转向由美日共同主导亚洲区域经济合作的未来规则的制定。

记者:中国之前主张东盟10+3(中日韩)的经济合作。

李向阳:早期的时候,中国的确是以10+3为主导,因为中国之所以当初不赞成10+6, 主要的难度是引入更多的国家。10+3本身难度很大,推进了很多年以后一直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那么如果再加上三个国家,实际上使谈判的难度更大了。使得东亚地区推进一体化进程放慢。

      中国当初的一个想法就是第一步先是10+3,逐渐的再扩展,不是一次包括16个国家一起来组建一个自贸区。 中国现在对10+6立场也在有所缓和,就是逐渐开始接受10+6的一些主张,因为中国和新西兰已经有了双边的FTA协定,跟澳大利亚的FTA协定也一直在进行谈判。对于印度,在这两年中国也提出来向西开放, 包括中国的云南、西南地区要更多的进入南亚,向南亚地区开放。这种政策导向决定中国与这三个国家有进一步合作的需求。

记者:作为美国国债的最大持有国,不担心吗?

李向阳:从美国自身经济可持续的发展来说,美国需要来削减财政赤字,因为美国的主权债务问题一点不比欧洲差,只是他有一个优势,美国作为世界货币发行者, 可以开通印钞机来解决,也就是说可以发新债来解决债务,以更多的借债来解决原有的债务问题。

      这次金融危机就证明美国多年来的财政赤字就是负债过多,就是长期以来是负债消费。但现在美国还继续在增加债务,他应该更多的是削减支出,然后增加储蓄。但现在美国还在不断的扩大军费开支,不断地扩大国内各种各样的开支。总之,导致美国的财政赤字压不下来。作为一个世界货币,有可能导致美元的贬值,国内的通货膨胀和美元的贬值。对全国的债权国来说,包括日本在内的债权国来说都应该警惕美国的这种转嫁债务的风险。

      不仅仅是军事支出,美国应该全面地削减财政赤字,使他自身的经济可持续发展,也使得全球经济可持续发展,也同时对全球债券人的应该承担的义务。

记者:中国不愿意美国回归亚洲吗?

李向阳:我想在这个问题上,首先要确定美国回归亚洲的动机是什么?美国官方包括总统都一直强调美国回归亚洲主要是要分享亚洲经济高速增长所带来的收益。但很显然美国回归亚洲还有遏制中国的动机。

       从去年开始回归亚洲战略里面明显看到这一点,美国在鼓动跟中国有南海争端的一些国家和中国去进行对抗,菲律宾是最明显的,试图在东亚峰会内部挑起来让整个东盟、让大多数成员来对中国施加压力。同时美国回归亚洲也改变了原来中国所致力推进的10+3区域合作的方向,很显然这些是对中国都是遏制、制约的一种表现。还有强化在澳大利亚驻军也好,强化双边军事同盟也好,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想中国肯定不愿接受。

(记者 高桥 哲史)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
ad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

金融市场

日经225指数22079.0934.6409/20close
日经亚洲3001275.158.5609/20close
美元/日元107.52-0.5209/2105:50
美元/人民元7.0906-0.004709/2020:53
道琼斯指数26935.07-159.7209/20close
富时1007344.920-11.50009/20close
上海综合3006.44677.167809/20close
恒生指数26435.67-33.2809/20close
纽约黄金1507.38.909/20close

关于日经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