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中日茶坊 > 从上海乘客名古屋拒乘南航班机说起

莫邦富的日本管窺(283)从上海乘客名古屋拒乘南航班机说起

2020/01/31

PRINT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莫邦富:1月27日,有个网名叫徐小柚子的人在微博上发文说:“南方航空CZ380,我们是武汉人!今天东京时间925的飞机从名古屋到上海,我们无家可归!可是就是这么一群上海人,在登机前半小时,跟机场方反映不愿意跟我们同坐同一架飞机!这还是同胞吗!?9点14分,我们还没有登机,要崩溃了!”

 

      那天,有70多名上海乘客与16名武汉乘客预定搭乘中国南方航空公司CZ380航班从名古屋中部机场返回上海,起飞时间是早上9点25分。结果,他们在机场发生了一场冲突。当时,上海籍乘客发现武汉籍乘客量体温吃退烧药,由此担心会受到新型病毒肺炎的感染,拒绝与其同机。这场冲突整整持续了五小时,事情还闹到了日本警方和中国驻名古屋总领事馆。

 

      当天,我在微博上读到这条信息后,立即@了中国南方航空公司,指出:“南方航空的处理方法也有问题。”同时对那位网名叫徐小柚子的武汉籍乘客提出我的看法:“建议去机场医院检查一下,拿到健康证明,这样可以说服其他乘客。如果偷偷服用退烧药,想混上飞机,那你就是居心险恶了。”

 

      名古屋中部机场检疫所响应上海籍乘客的要求,派出检疫班,对已登机的每一位武汉籍乘客检测了体温,果然发现一名发烧者,体温是37度。这位发烧者马上被带下客机。但是,也许是药物的作用,过了一些时候,这位发烧者的体温出现了下降。机场方面最终允许这位发烧乘客回到客机。飞机在延误了5个小时后,于日本时间下午2点30分飞离名古屋。

 

      下午4点,客机飞抵上海浦东机场,机场当局早以严阵以待,客机被停在远离候机楼的停机坪上,武汉籍乘客整机隔离。

 

      而拒绝登机的 70余名上海乘客则改签其他航班或第二天的航班,南航为此提供住宿与餐饮服务。此事件算是告一段落。


      当时,我虽然指出“南方航空的处理方法也有问题。”但因为工作关系没有对这个问题进一步展开评述。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
ad

报道评论

非常具有可参考性
 
8
具有一般参考性
 
0
不具有参考价值
 
6
投票总数: 14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