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中日茶坊 > 每一件事开始的时候,都好像很重要

东京眼(302)每一件事开始的时候,都好像很重要

2020/01/30

PRINT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健吾:日本过新年时,大阪的心斋桥有一个巨型广告牌,是推特的广告。

 

      那条推特是这样说:「过年的时候第一次到夫家,那天我喝醉了睡在他家。就被夫家的父母认定这个女人是会在他们家喝醉,然后每年他们都在我们去串门的时候,准备好被铺。果然,任何事情,开始的时候都很重要。」

 

      这个广告版的尺码,像心斋桥固力果像那么大。

 

      就这么一条推特,被传到现实世界,而由于内容也太逗太搞笑,然后又有很多人拍那个广告牌拍照再转发,再传到全世界。

 

      而网友的反应,也直白得可爱:「果然丑事传千里。」

 

      有好些日本朋友跟我说过,一个人到了一个新环境,又或是在一个新的年头,都会为自己许一些小愿望。我听过一个朋友说,他这某年内,要认识100个朋友。我听到,想都有一点累。一百个朋友?一年365日,真的可以三天认识一个朋友吗?而且,人越大,对朋友的要求,越来越高。不是因为自己高傲,或是对人的戒心没有像小孩子一样那么低,而是朋友这回事,是相对的。你当人家是朋友,人家对你说你不是,人或多或少都会受点伤害的。

 

      又,有些进大学的女生,又或是进高中的少年,都会很在乎自己在一个新环境的形象是怎么样。他们叫这一种过程做「debut」,像偶像歌手出道一样。如果,在一个新环境中,一开始就是很好欺负,又或是被视为是小丑,搞笑的形象,就很容易会被要求很多事情。当然,如果在高中时代的形象不特别突出,在大学上课的第一天,女生就会由戴眼镜,转换成隐形眼镜。没有化​​妆上学的女生,都会有一点淡妆,跟高中的时候可以两个模样。男的呢?也许在新的城市,打两三个月工之后,把打工换来的小钱,跟着几本大学生常读的杂志Smart、Fine Boys 等等的,在一些最近流行的所谓fast fashion brand 中,一次过找几件衣服,换一个一星期七天都可以用的形象,大概就叫debut。

 

      总之,在一年开始,一个时期的开始,开一个好头,以后一切都会比较顺遂。

 

      毕竟,人类都是很肤浅的动物:你在第一印象时表现得好一点,你往后怎么样都会得到多一点的好处。

 

      香港最近完成了在这半年的动荡中,完成了一次区议会的选举。而很多区议员,坦白说,他们对议员的知识,比我这一个只是做了五年政治评论节目的电台主持还要少。一份文件的流程,自身的身份有多少的权限,他们有什么特权(如无限次探监的权利),如何在一个明知道是鸟笼政治的环境之下,对他们的选民有所交代(又或是说,跟他们的选民「扮工作」),这些都是需要学习才会得到的技能。而更可怕的是,香港人对政治的无知,真的是以为「选举」可以解决香港这些年来的深层次问题。而同时,很多时候香港人都希望对着议员说「我投你出来的,你要帮我解决问题」。对那些什么都不知道(很多人都不知道,原来区议员是by default 不支取薪津的,所以如果你不填表,不启动手续,区议员可以做了两个月才知道原来自己没有支取薪津。而民政事务处更可以说因为申请表格不够而不给议员申请薪津的申报表)的议员,大家就要求他「一开始要做很多好事」了。

 

       为什么?

 

      大概都是因为,你开头做几多事,大家就好像会对你留一个好印象。所以,即使你11月尾知道当选,一月才正式上任,你一月尾才会有第一期的薪津或议办开支,你的选民都好像会期待你还没有上任就要有工作交给他们看。

 

      新一年,是很多人的新开始。我只是觉得有很多所谓新开始,不过是旧的瓶,新的酒;旧的事,新的名字。活在香港这些年,我深深的体会,其实香港人要的,不是什么新思维新冲击,而是新名字,老做法,好好的告诉他们,他们身边的一切都是正常,没什么发生。

 

健吾 简历

 

      80年生,香港专栏作家、香港商业电台节目《光明顶》、《903国民教育》主持,香港中文大学日本研究学系及香港大学专业进修学院讲师。著书超过二十七本,主力研究日本东亚流行文化软实力及多元性别关系等议题。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观点。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
ad

报道评论

非常具有可参考性
 
6
具有一般参考性
 
0
不具有参考价值
 
0
投票总数: 6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