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鲜鲜鲜 (113)从畅销书理解日本夫妻关係

2019/07/31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刘黎儿:夫妻毕竟是他人?最近日本许多畅销书都是在谈夫妻关係的;虽然我身边几对日本夫妻的关係都还算不错,但的确也有些夫妻冷淡到只靠贴在冰箱门上的便利贴来作最低限度的沟通,夫妻终究是陌生人?古老的夫妻就是理所当然的家族关係等,但现在不然,到了熟年期,每个人都认真地审视起来,夫妻样式也多样化,即使同居几十年,很多女人不了解丈夫真面目,也有男人至今搞不懂妻子在想什么。

 

 

     近年因为讨论夫妻相处而爆红的是脑科学评论家、感性分析师黑川伊保子,她写的《妻子使用说明书》热卖了40万本,她还出版有系列书籍如《夫妇脑》《定年(退休)夫妇使用说明书》等,其他日本作家也出版有《跟妻子吵架的正确方法》、《女人的使用说明书》等,连带在台湾等地也出现有《老婆使用说明书》《丈夫使用说明书》等类似书籍,当然每个社会都有各自的夫妻相处之道,跟日本不大相同。

 

      黑川伊保子是用些较早期的研究,硬把男人跟女人划清界线,主张男人女人行动原理大不同,像《夫妇脑》,说女人因左右脑联系好,右脑感受的事马上就说出来,而男人须要想像整理问题的发呆时间等,否则会早死,因脑结构不同,导致“女人很可怕”“男人耍拳头”等;《妻子使用说明书》也是强调妻子恐佈,以及丈夫“总是看妻子眼色”“想逃离妻子”等,都在说如何跟不讲理的妻子相处,不要乱说话触怒妻子,像黑川本人上电视时也表示男人要小心,不能随便跟妻子说“你今天都做了些什么?”“你早说,我就会做!”“菜只有这些?”等等。

 

 


     我自己是觉得这些分类太过于简化、老旧,一点也不科学,但日本怕妻子的丈夫显然比以前多,黑川的书才会大卖,果然读者是50岁以上的熟年居多,购买著也是7成以上是男人,女人是电视等也报导成热门话题后才去买的。

 

      书的内容是否有理是另一回事,这类教导如何跟妻子相处的指南书热卖,显示许多丈夫开始想要关心妻子,是很不错的事,而女人也因此想多了解丈夫怎麽看自己,也是好事,或许因为这类书的出版,日本夫妻的距离缩短了点。

 

      不过男人所以不得不关心妻子原因,是因为现在是人生百岁时代,人人都很长寿,比起女人,熟年男人独立求活能力很低,各种调查显示,因丧偶或离异的独居男人平均寿命比有伴男人要短10岁,因此男人很怕妻子在熟年时抛弃自己;现在日本熟年女人,尤其是丈夫已退休或即将退休的世代,长期以来没获得丈夫尊重,很多人都只被孩子的母亲或全天候女佣等功能性角色,因此去谘询熟年的离婚的都是女人,令丈夫们担心、害怕,只好多关心妻子。

 

      这也是因为丈夫的立场从强转弱,才能出现跟世间不同想像的日本的夫妻关係;许多外国人心目中的日本夫妻还是如井上靖(1907–1991年) 《我的母亲手记》中所描述的活在明治大正时代的夫妻的关係,他的母亲每天要低着头帮军人丈夫擦皮鞋、长靴,跪送丈夫出门,或是妻子要走在丈夫后面三步等;日本社会事实上已有很大转变,但至今的确日本夫妻感情是比较淡薄的。

 

 


      比起各种夫妻的使用说明书之类的书籍,我比较喜欢最近连续出版以丈夫为主题而描写夫妻生活累积的差距,造成妻子内心怨恨及寻求再生的决断,这些书也都热卖,也有超过10万本的,像垣谷美雨的《我不进夫家的墓》,就是描写已经冷却的夫妻关係,主角夏叶子在结婚纪念日之夜接到丈夫部下联络,原本应该在东京出差的丈夫却脑溢血猝死在长崎的商务旅馆,但她并不因丈夫死去而感到寂寞,麻烦的是因丈夫在外面有女人等等而同情她的公婆,开始来干涉她如丈夫的墓地、佛坛等,期待她扮演好媳妇的角色,连夫家的墓上都早已刻了她的名字,外加照护的重压,让她喘不过气来,有天她的母亲跟她说可以提出“姻族关係终了登记”来断绝跟婆家的关係,她终于在丈夫死后得以“卒婚(从婚姻毕业)”,摆脱丈夫死后也难逃的婚姻的枷锁,开始了她新的逆转人生,或许让许多女人称快,才会如此大卖。

 

 

      擅长描绘女性心理而著作等的作家新津清美(kiyomi)的《丈夫是累赘(夫が邪魔)》则写出了婚姻生活产生的夫妻间错开与差距,女人複杂的感受让物语朝意外的方向发展,如男人过度无感,甚至让女人产生了杀意;像小说中丈夫回到作家妻子从她父母继承的豪宅,是妻子心中的“我的家”,丈夫却大摆架子命令妻子煮饭、打扫等,硬把家事强加在想好好写作的妻子身上来消磨妻子,也因此在妻子眼中,丈夫成了碍眼的存在,是个累赘,难以原谅、忍受。

 

      又如宝塚歌剧团出身的作家新章文子(1922 -2015年)过世后结集出版的短篇小说集《连名字也不知道的丈夫》或矢树纯的《夫之骨》都是描写对于丈夫的陌生,丈夫拥有许多妻子不知到的面目;像新章书的破题作,是写即使结为夫妻而且生活在一个屋簷下、还有肉体关係的男人,妻子到头来连他到底是谁都搞不清楚;矢树则是写妻子在丈夫意外死亡后整理丈夫遗物时才发现并探索丈夫及丈夫后母等家族的秘密。

 

      或许虚构的小说想像较为夸张,但女作家写出的妻子真心情,或许让日本丈夫更为惊愕,反而比勉强分类的非小说更有真实感吧!

 

刘黎儿 简历 

旅居日本的资深媒体人与知名作家。台湾大学历史系,后进入台大历史所,1982年赴日,曾担任《中国时报》驻日特派员、东京支局长,现为专职作家,在多家报纸杂志如《苹果日报》、《自由时报》、《今周刊》等撰写专栏;书写对象包括日本政经社会议题、都会两性关系、职场文化及生活文化的观察与解析乃至文学评论等,相关书籍35册;小说则有《棋神物语》等。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观点。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