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中日茶坊 > 从畅销书理解日本夫妻关係

日本鲜鲜鲜 (113)从畅销书理解日本夫妻关係

2019/07/31

PRINT

      比起各种夫妻的使用说明书之类的书籍,我比较喜欢最近连续出版以丈夫为主题而描写夫妻生活累积的差距,造成妻子内心怨恨及寻求再生的决断,这些书也都热卖,也有超过10万本的,像垣谷美雨的《我不进夫家的墓》,就是描写已经冷却的夫妻关係,主角夏叶子在结婚纪念日之夜接到丈夫部下联络,原本应该在东京出差的丈夫却脑溢血猝死在长崎的商务旅馆,但她并不因丈夫死去而感到寂寞,麻烦的是因丈夫在外面有女人等等而同情她的公婆,开始来干涉她如丈夫的墓地、佛坛等,期待她扮演好媳妇的角色,连夫家的墓上都早已刻了她的名字,外加照护的重压,让她喘不过气来,有天她的母亲跟她说可以提出“姻族关係终了登记”来断绝跟婆家的关係,她终于在丈夫死后得以“卒婚(从婚姻毕业)”,摆脱丈夫死后也难逃的婚姻的枷锁,开始了她新的逆转人生,或许让许多女人称快,才会如此大卖。

 

 

      擅长描绘女性心理而著作等的作家新津清美(kiyomi)的《丈夫是累赘(夫が邪魔)》则写出了婚姻生活产生的夫妻间错开与差距,女人複杂的感受让物语朝意外的方向发展,如男人过度无感,甚至让女人产生了杀意;像小说中丈夫回到作家妻子从她父母继承的豪宅,是妻子心中的“我的家”,丈夫却大摆架子命令妻子煮饭、打扫等,硬把家事强加在想好好写作的妻子身上来消磨妻子,也因此在妻子眼中,丈夫成了碍眼的存在,是个累赘,难以原谅、忍受。

 

      又如宝塚歌剧团出身的作家新章文子(1922 -2015年)过世后结集出版的短篇小说集《连名字也不知道的丈夫》或矢树纯的《夫之骨》都是描写对于丈夫的陌生,丈夫拥有许多妻子不知到的面目;像新章书的破题作,是写即使结为夫妻而且生活在一个屋簷下、还有肉体关係的男人,妻子到头来连他到底是谁都搞不清楚;矢树则是写妻子在丈夫意外死亡后整理丈夫遗物时才发现并探索丈夫及丈夫后母等家族的秘密。

 

      或许虚构的小说想像较为夸张,但女作家写出的妻子真心情,或许让日本丈夫更为惊愕,反而比勉强分类的非小说更有真实感吧!

 

刘黎儿 简历 

旅居日本的资深媒体人与知名作家。台湾大学历史系,后进入台大历史所,1982年赴日,曾担任《中国时报》驻日特派员、东京支局长,现为专职作家,在多家报纸杂志如《苹果日报》、《自由时报》、《今周刊》等撰写专栏;书写对象包括日本政经社会议题、都会两性关系、职场文化及生活文化的观察与解析乃至文学评论等,相关书籍35册;小说则有《棋神物语》等。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观点。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
ad

报道评论

非常具有可参考性
 
46
具有一般参考性
 
0
不具有参考价值
 
2
投票总数: 48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