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东京眼(251)还好

2019/01/10

PRINT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健吾:学日语,尤其是初级日语的时候,老师都千叮万嘱的说,一定要把人家的说话听完,你才知道那句说话的意思是什么。

 

      因为,在日语的语法中,肯定或否定一个意思,都是要把说话全听完才会知道的。「行きます」,「行きません」,「行かれます」「行けません」。表示不同意的意思。会去,不去,(上级或自己不熟的人)会去,想去不能去。每一句说话,听少一个音节,都会有不同的意思,也会令你得分或是失分。把人家的说话听完再说,是很重要的事情。

 

     至少,从我在的教育经验中,我的老师都会把人家的话听完是礼貌。所有音节的意思,也理应有意思。

 

     再学多一点日语,你更会明白,日本人的说话,有说什么不是重点,没有说什么才是。又或是,表面上跟你来很礼貌的语气和态度,实际上其实是想跟你摆一段微妙的距离。所以,跟「稔熟」的人,你才可以使用「平辈语」。不熟的人,你才很需要礼貌。

 

     但问题是,兜转,委婉,是不是真的可以表达你想说的话呢?台湾曾是日本殖民地,不直白的说话,好像也是日本人留在台湾的一根文化基因。比方说,有朋友跟台湾妹妹交往,开始的时候说「还好」的意思,是好,还是不好。

 

     在台湾朋友的口头语中,「还好」,其实只是「普普通通」,甚至是「差」的意思。如果你问他们,一家餐厅你觉得怎么,他们说「还好」,你以为是「还不错」就去了,你就中大伏了。在华文语圈,其实也有人以日本文化在说话,而大家是需要小心细听的。

 

     同辈的朋友,有已为人师者,也说现在指正学生,也不敢说他们「差」,只可以说「还好」。为人师者,传道、援业、解惑。传播人生道理、讲授专业知识、解答疑难问题,这三件事,直白清晰,是必需的。如果使用委婉的方法,对方不明白;又或是不使用委婉的方法,把话说得太直白,令听者不高兴,又可以做到老师的功能吗?

 

     台湾最近有网民列出,如何可以使用一些流丽的文字,去把「现在」世人认为比较对负面的批评包装得好像很好看。如说学生「自私不参与公共事务」,你可以写「独善其身」。如那学生是「漫无目标」,你可说他是「安然自得,坚定不移」。那学生有「公主少爷病」吗?你可以说他有「偶像包袱,一切事情力求尽善尽美」。

 

     这种连评语都需要委婉的文化,是如何建立的呢?

 

     台湾的老师说,当然是因为家长越来越恶。情况跟日本的「怪兽家长」类似。你的小孩送到学校给我教,是家长的决定,如何教,老师理应有一定的权力,而同时也有一定的责任吧?但很可惜,现在的家长学历高,有不系都以为自己比老师优秀,所以把话说得直白一点,就会觉得「以儿童心理学家的角度看这是伤害小朋友的行为,希望老师好好考虑这行为对我家孩子的影响」之类的话就会跑出来。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

金融市场

日经225指数20574.63-19.0901/24close
日经亚洲3001256.156.0501/24close
美元/日元109.730.1201/2420:28
美元/人民元6.79160.000701/2411:23
道琼斯指数24575.62171.1401/23close
富时1006833.080-9.80001/2411:18
上海综合2591.693510.689401/24close
恒生指数27120.98112.7801/24close
纽约黄金1283.10.601/23close

关于日经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