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中日茶坊 > 干脆北京南站来东京锦丝町车站学学吧

莫邦富的日本管窺 (209)干脆北京南站来东京锦丝町车站学学吧

2018/08/03

PRINT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莫邦富:这几天,中国有几篇批评北京南站管理水平低下、秩序混乱的文章在互联网上刷屏了。一篇题为《干脆,请上海虹桥站接管了北京南站吧!》,首先介绍了另一篇业已引起注意的文章《北京南站怎么就成了“北京难站”》,然后,以一个资深过客身份,结合自己的切身体会批评北京南站打车难、黑车多,秩序混乱,不是一般的拥挤,车站外乱象丛生,大量黑车占道,使站外的大街长期处于“肠梗阻”状态。

 

     文章还实际举例对比说,北京南站的建筑面积约32万平方米,上海虹桥火车站的建筑面积约24万平方米。2017年暑运期间,上海虹桥火车站日均客流量约为20万人次,北京南站日均客流量不到15万人次。上海虹桥火车站以相对较小的硬件体量承载了更多的客流,展现出了更高的管理和服务水平。

      

     作者引用CCTV评论感叹道:一个现代化大都市,给人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往往不是地标性建筑有多高,也并非高楼大厦有多少,而是城市在与人们接触当中不经意间透出的气质、每个环节中展现的效率和每个角落呈现的人性化细节。

 

     旅居日本的媒体人徐静波也跟进发文指出:东京车站是日本最大规模的车站,建于1914年,已有104年的历史。经过扩建,占地面积也才18万2000平方米,而北京南站的面积是它的6倍。

 

     东京车站一天的始发与到达列车为4000趟,进出乘客总数为102万人(2017年数据,含JR东海和地铁乘客数)。而北京南站在2017年国庆高峰期间的一天进出站人数只有15万人。

 

     于是,徐静波顺理成章地提出问题:“日进百万人的东京车站为何井井有条?”

 

     同样的问题我在15年前的2003年就在日本媒体上载文指出:”春运期间的广州站动员了大量的车站工作人员、警察、保安、志愿者,布下特別阵势,一日才好不容易解决了最多为10万人左右的乘客流动问题。而离东京我家最近的JR锦丝町车站平时毎天就要应对同等规模的乘客上下车。”

    

      迄今为止,锦丝町车站我使用了20多年,从来没有看到过有警察出动维持秩序的情况。

 

     中国网上刷屏的那篇文章大胆地提议:如果还没有改进,干脆,请上海虹桥站接管了北京南站吧!

    

     我想徐静波写的那篇文章的潜台词也许是想说:” 北京南站是不是该学学东京车站?“不过,从北京南站的客运规模来看,我认为也许请北京南站和客运规模相当的锦丝町车站建立合作交流更有实际操作性。

 

     近10来年,我一直在强调中日之间的经济交流开始出现“从硬件为主转向软件为王”的重大变化。中日之间在车站管理方面的交流也正符合这个时代趋势,不妨真的拿出方案来推进一下如何?

 

    

      莫邦富 简历

     上海出生。曾下乡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上海外国语大学日语专业毕业后,曾在该校任教。1985年留学日本,在日本读完硕士、博士课程。现在是旅居日本的华人作家、评论家。

 

    

     本文代表个人点,不代表日本经济(中文版:日中文网)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

金融市场

日经225指数22270.3878.3408/17close
日经亚洲3001281.577.6708/17close
美元/日元110.43-0.3408/1722:23
美元/人民元6.8770-0.004608/1714:16
道琼斯指数25558.73396.3208/16close
富时1007522.230-34.15008/1714:13
上海综合2668.9660-36.225708/17close
恒生指数27213.41113.3508/17close
纽约黄金1176.2-1.308/16close

关于日经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