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东京眼(228)友论

2018/07/26

PRINT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健吾:在日本,朋友很重要。

 

     如果你有看过一套老电影,叫《尽管如此我也没有做过》,被误以为是痴汉的主角,被捕的时候警察都会直接的问他:「你认罪吗?你认罪下午就可以离开,你有朋友吗?你有朋友,就请他们调度一些钱来吧……」

 

     再看看吉本史的《昨日的美食》,故事讲到主角中年律师,那天要做「当番辩护士」(即是为刑务所内一些没有钱请律师的人辩护的工作更),去到北区的刑务所那边,问那个嫌犯,你有没有亲人?你犯的罪不是特别的严重,只要两万日元应该都可以出来了。那个人回话说:「没有,我没有亲人,也没有可以给我两万日元的朋友。」

 

     在你不济的时候,朋友,是这样用的。

 

     当然,我们不难发现,不少广告、日剧的主题,都以「朋友的羁绊」作为卖点。像早阵子有手提电话就提供了一条点子,为上京「努力」的乡下日本人打气。找来他们的家人、老师、朋友拍短片,到他们在东京到埗的时候,短片就会在他们面前出现。不安的他们面向未知的将来,有熟悉的朋友说真心话,流眼泪,大家就觉得「关系」很可贵,凭著这些「关系」,就可以变成「护身符」,一直走下去。

 

     只是,最近有学生跟我说,他不敢有太多朋友。为什么?「我的朋友都用我的社交网路来论断我。」这个学生是一个同性恋者,最近好像认识了一个家境不错的小孩(对啦,对我这种奔四的人而言,遇上小孩的机率较高),而且是专业人士,于是在学期周末的时候,都会外游,而且出入都是一些名气颇大的酒店或食店。然后,他的同学就多话了。

 

     大概就是说,他在做 part time boy friend 之类的东西。在香港,你可以理解 #ptbf 是一种有金钱交易的「爱情关系」吧。至于有没有性关系,就只有那两个人知道了。

 

     朋友越多,感觉越差。学生说。

 

     另一个朋友就更可怜。听说他在网路上放了一些关于老板的坏话,老板是日本人,看不懂广东话的,就找来一些同样是从中国来的员工,把那些面书的「私人留言」截图,要那个中国人翻译。总之,企图用商场常用的规矩「专业守则」(professional compliance)来把她辞退。那位中国来的同事不肯就范,乱译一处,瞒天过海,就此了事。谁知道,朋友因为另一个「新来的同事」想争取表现,就把她的面书留言翻译了。虽然不是什么守则问题(如申诉一点上司的不是,苦水等等,都不属于守刚问题),但是老板们好像很不高兴。’

 

     后来,幸好我这位同事已离职,但这个「新同事」,却仍然很锲而不舍的把我朋友那些在面书的贴文一一翻译,为这个上司提供弹药好,好等他可以证实这个办事能力很强而蝉过别枝的朋友,不是这个老板留不住人材,而是这个人本质有问题云云。

 

     只要大家活得久了,都会明白一点,所谓朋友,很多时候都只存在「利用」的关系。在广东话的语境中,他们叫「菠萝鸡」。总之,你为什么会跟一个人做朋友?大抵是,你跟他就算没有利害关系,但也有可能会有一些「用得上的可能性」。你要搬家吗?也许要车吧。你要去旅行吗?你认识健吾吗?可不可以帮我问他去那家餐厅吃食最好?

 

     这些,其实都是「用途」。

 

     夜深人静,反思之时,在香港,朋友真的不用多。当你发现,大家都寂寞,大家都没有可相信的人,所以相信网恋,相信帮人买一点伦敦金,就会得到一段爱情,你慢慢会发现,这个世界,最不可靠是爱情,最不可信,也是人。

 

     

健吾 简历

      80年生,香港专栏作家、香港商业电台节目《光明顶》、《903国民教育》主持,香港中文大学日本研究学系及香港大学专业进修学院讲师。著书超过二十七本,主力研究日本东亚流行文化软实力及多元性别关系等议题。

 

     本文代表个人点,不代表日本经济(中文版:日中文网)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

金融市场

日经225指数22270.3878.3408/17close
日经亚洲3001281.577.6708/17close
美元/日元110.51-0.2608/1805:50
美元/人民元6.8766-0.005008/1717:00
道琼斯指数25669.32110.5908/17close
富时1007558.5902.21008/17close
上海综合2668.9660-36.225708/17close
恒生指数27213.41113.3508/17close
纽约黄金1176.50.308/17close

关于日经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