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中日茶坊 > 早餐只是小事

东京眼(222)早餐只是小事

2018/06/14

PRINT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健吾:田中君派了来香港,找我吃饭。一坐下,聚旧后,就求教。「香港的员工,都是这样子的吗?」田中君问。这样子?什么样子? 

     

      「我不能理解,为什么他们可以九时三十分才上班,然后还会施施然的打开他们在麦xx买回来的早餐全餐,一边吃一边看电邮。他们不会觉得这样子很不得体的吗?」田中君。

 

      田中君接手的,好像是一个烂摊子。某一个有名的饮食品牌在香港想开分支,他们的如意算盘是,在香港先开展业务,然后就进军内地。我听了故事,就想跟田中君说,香港和内地最大的分别,是一国两制。在香港,任何的日本公司,都可以自个儿开一个商业登记证,只要你有一个香港的地址加两千多块港元(约三万日元)就可以了。但在内地,要开展分店,大部份时间你都得要跟中国的企业合作,才会有机会赚到一丁点的利钱。

 

      只是,我没有说出来。因为我清楚知道,只有对香港和中国不熟悉的部长或课长,才会叫一个外派员工先在香港开店再进军内地的。而在日本的企业文化,纠正上级的错误是大不讳,如何上瞒下瞒,好等事情圆滑地完成,或是交出一份可以令课长部长们高兴的报告就好。

 

      我看着田中君,只可以听他的苦水。虽然,他也经常提醒自己,如果有一天他真的可以成为上级,他会更了解更体谅外派员工的状况。

 

      「之前派驻香港那个前辈,请了一个人,他以为他会帮他打点事情,于是就出了比市价高很多的人工给他。但我看看他的履历,他连大学毕业也没有,最近一次的履历是在麦xx当员工,前辈就说他有速食店的相关经验,然后就请他『开店』。」田中君说。我看看那个人的履历表,田中君问我:「健吾你觉得我有错吗?」

 

      一看,那人在xx书院中七毕业,然后就写了xx college 作为最终学历,田中君的前辈就以为那些是短期大学之类的专上教育吧?而最终的职历,是某大美式连锁快餐店的员工,类似是senior crew member 之类的职位,连管理职位(management trainee)也攀不到,为什么田中君的前辈会觉得这个人可以帮到他们在香港开店呢?

 

      「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处理。」田中君问我:「在香港要辞退人是不是很困难?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跟一个我不觉得他工作态度不合理,而又不能干的人工作?」

 

      我知道,这一刻我说「其实在香港,转工是很随便的事情」,我想田中君的那位前辈聘用的那一个员工,应该会即时失掉工作。但我没有说出来,因为我不知道,我这样子说出来,会对田中君有什么影响。田中君可以否定他前辈的决定吗?他重新找过一个可以和他合作的同事,是他的工作范围容许的事情吗?你的工作其实需要一个怎么样的人,你会如何找人帮你忙?你需要我介绍有相关经验的学生给你吗?

 

      我一直在问他问题。田中君都只是一脸烦恼。

 

      我只知道,不少从日本派来驻香港的员工,都面对这种问题。身为朋友,我也只可以为他们尽量减轻痛苦和消除一点的麻烦。但如果你要我为你工作的事情下决定,对不起,我真的做不到。

 

     缘起缘灭,皆有因果。除了陪田中君喝酒,我也没有什么可以帮到他了。

 

健吾 简历

     80年生,香港专栏作家、香港商业电台节目《光明顶》、《903国民教育》主持,香港中文大学日本研究学系及香港大学专业进修学院讲师。著书超过二十七本,主力研究日本东亚流行文化软实力及多元性别关系等议题。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观点。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

金融市场

日经225指数22010.78-604.0410/23close
日经亚洲3001184.27-29.9210/23close
美元/日元112.400.0810/2407:25
美元/人民元6.93740.000010/23close
道琼斯指数25191.43-125.9810/23close
富时1006955.210-87.59010/23close
上海综合2594.8255-60.050710/23close
恒生指数25346.55-806.6010/23close
纽约黄金1233.412.210/23close

关于日经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