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中日茶坊 > 民族性间的距离

东京眼(209)民族性间的距离

2018/03/15

PRINT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健吾:对香港人而言,日本人有礼,有节,有气度。他们聊天的时候很小声。很多时候,在尖沙咀或黄埔看到住在香港的日本太太们,不论年纪,都会悉心打扮,打理妆容才出门。反观,在香港不少中年女士,都选择活出自己,不施脂粉的在大阪或东京街头出现,我都觉得香港的女士真的很自在,很自信。可以把自己的皱纹雀斑展露人前也绝无羞耻之感,对岁月留在自己脸上的痕迹自在地接受而且狠狠的给别人看,你就会明白,为什么在香港看到港男总是那么的弱势,港女总是那么可以控制大局。

 

      最近,有中高年大妈游关西时,因为很多年轻人坐在关爱座上,没有人让位给她,于是她就拍片放到网路,希望公审这些「不关爱」的年轻人。很可惜,一如以前所有「炎上」的港女拍片希望公审事件,最后回马枪总是打到自己身上。首先,有网友指出,日本有肖象权,未经同意把照片或短片放到网路,已属不当行为。再者,在日本,关爱座的论争已有一段时间。日本电视台也曾做过访问,指不少年轻人现在都拒绝让座,原因不外乎是「以前曾经让座但遭拒绝」,对手还回嘴说「我看起来有像那么老吗?」结果令年轻的让座者感到不快。再者,有些年轻人则认为,老人已不用工作,如果那么累,就不要到处走好了。相对自己,天天由朝早忙到晚上,辛苦的找到位子,如果只是因为那个人够老就要让他,看来也太辛苦自己。

 

      这些年,网路上只要提及让座的课题,就会没完没了。问题的核心,只是因为让座那么简单?不论香港或是日本,我们都在一个某程度上尊祟儒家文化的社会,儒家文化讲尊卑,论长幼。孔融会让梨才叫有道德,年轻人要让座当然也是必然的「道德要求」。只是,在现代社会,我们除了以儒家文化作为道德规制,我们还接受了西方社会中「竞争机制」的洗礼。大家都用同样的价钱进入车站(香港的老人年过65,还有政府以公帑补贴车资,每程车费,不论多远,只要是在香港境内,都只是港币两元,即约27日元)冲进车厢,大家都付出了那么多,为什么有些人就要站着,有些人就可以坐?只因为他们够老吗?年轻人,就是这么不服气。

 

      在社交网路,老友记一次又一次的因为让座事件而被「炎上」,原因也不外乎他们活在自己的回音谷。社交网路的重点,是社交。无友不如己者。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们的社交网路内,即使有时候你看到朋友说的话有点凉薄,有点扭曲,有点没道理,基于情谊,基于关系,也不会作声。只是这次,港大妈因为「对日本人期望太高」,觉得他们理应「让座」予一个旅客却被大量香港的年轻网民指日本人不一定要让座予看起来没有需要的中年妇女,因负面评语太多而急急删除短片。但为时已晚,香港几大报刊几乎以「网民热话」一栏去报道这位港大妈的伟绩,并指港大妈不合礼数,羞以为伍云云。

 

      有时候,在网路游弋,我会有很多反思。究竟旅行是什么?当旅行的时候,你遇上了一些你觉得理所当然,而又没有发生的事情之时,你会如何处理?把一些你以为「理直气壮」的事情放到网路,如果外面的群众不是这样想,你会如何面对?是道歉?是删除?是把自己退到自己的回音谷,围炉取暖,并再三提醒自己,我没有错,错的只是外面的废青?

 

      在日本,我试过让座给一些年轻的小孩。那个母亲跟我说:「不用了,你坐。小朋友,应该站一下。」当下我就知道,日本和香港,有一段很大的距离。别误会,这段距离,没有高低之分,只是一段,测不准,看不见的距离。

 

健吾 简历

 

      80年生,香港专栏作家、香港商业电台节目《光明顶》、《903国民教育》主持,香港中文大学日本研究学系及香港大学专业进修学院讲师。著书超过二十七本,主力研究日本东亚流行文化软实力及多元性别关系等议题。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观点。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

金融市场

日经225指数22614.8282.7410/22close
日经亚洲3001214.1912.8110/22close
美元/日元112.750.3210/2303:28
美元/人民元6.94640.017810/2219:01
道琼斯指数25324.55-119.7910/2214:18
富时1007042.800-7.00010/2216:35
上海综合2654.8762104.411010/22close
恒生指数26153.15591.7510/22close
纽约黄金1225.3-1.210/19close

关于日经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