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中日茶坊 > 为什么我们不消费?

东京眼(162)为什么我们不消费?

2017/04/13

PRINT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健吾:有日本的经济研究所说,最近一些企业推出新产品,都是打「银发族」的市场,都不会瞄準现在的年轻人(八十后或九十后),原因是,银发族花钱,都好像比年轻人来得疏爽。

 

      的确,上次在东京旅行,在银座或原宿,一些老牌的,有名的,有着显赫历史的,如有天皇御厨经历的糕点师驻场的咖啡厅,消费不便宜,入面的都是一些穿着大方得体的老友记。他们大概是在泡沫时代努力不懈,现在克勤克俭的过着年金生活的老人家吧?看着那个环境,我和我的朋友却因为看到日剧在那家店取景,然后误打误撞的走进去来一个小「圣地巡礼」(到日剧或动画的场景造访,在网路就叫「圣地巡礼」),却显得完全跳tone了。

 

      有一些分析日本市场的说法就指,过去六十年,日本人是如何活的呢?战后为了生活稳定,全世界都在吹奏一个故事「战后百废待兴」,所以我们要建设社会。建设社会,追寻梦想,我们就有美好的未来。于是他们在没有制度的时候,建立了一个超稳定结构。不论是什么人,只要你愿意,都可以在一家公司安份守己的打工到退休。退休后,又有一个社会保障制度保护自己。他们那一代,经历泡沫经济时代,钱好像是永远不会花光似的。而大家都尽力在一个封闭的制度之中,用钱去买走不快乐。到泡沫经济爆破,大家梦醒了,一些在大公司的老友记,都依然可以继续生活得不错的。

 

      可惜的是,八十后,九十后出生的一代,他们出身的时候就是就职冰河期,大家由「超稳定结构」进入「竞争社会」的结构,身边的朋友有可能会被裁员,由正常生活变成一厥不振,「钱是会继续来」的概念.只限于上一代。换来的,是不断的说下一代没有上一代的好,还有过去几十年不断透支下一代的劳力、努力及心力去维持社会虚偽的平衡。

 

      在这种·围成长的我们,不是不想赚钱,不想花钱,而是我们根本不知道花了钱之后,我穷了,我折堕了,谁要帮我们?现在香港的市况是不是很好呢?不少高级餐厅的消费客群,都是说普通话的游客,或是从事投资银行界的说国语的海归们。像我们这种土炮出身毕业,而又可以到那个阶层消费的人,少之又少。比我年轻一点的,都在找廉价机票,把所有消费机会到放到外国:台湾又好,日本又好,韩国又好,总之不要在香港消费。当我们这一代,下一代,下下一代都不会觉得明天会更好,其实我们又凭什么叫比我们更年轻的一代想像未来?

 

健吾 简历

80年生,香港专栏作家、香港商业电台节目《光明顶》、《903国民教育》主持,香港中文大学日本研究学系及香港大学专业进修学院讲师。著书超过二十七本,主力研究日本东亚流行文化软实力及多元性别关系等议题。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观点。

ad

金融市场

日经225指数20050.1694.9607/26close
日经亚洲3001290.55-0.1507/26close
美元/日元111.840.6507/2623:12
美元/人民元6.75320.004607/2615:12
道琼斯指数21739.04125.6107/2610:17
富时1007462.51027.69007/2615:17
上海综合3247.67483.985407/26close
恒生指数26941.0288.9707/26close
纽约黄金1251.7-2.207/25close

关于日经指数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