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中日茶坊 > 回中国出差的苦乐之谈

莫邦富的日本管窺 (65)回中国出差的苦乐之谈

2015/06/12

PRINT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莫邦富:中日形势好转,工作节奏立即又变快了。

      返回中国国内出差的次数也恢复到了几年前的那种快节奏的状况。

      在上海出差期间,日本航空公司的一位朋友问我:“中国和日本两国之间的工作感受如何?”我回答说:“每次回到中国国内出差,总会产生一种因工作速度而产生的陶醉感和紧张感。在按部就班地过日子的日本,这是很难体验得到的一种工作快感。但是,论过日子,则是日本安宁得多,没有那么多的小烦恼。”

      在日本你想推进一个新项目,需要突破各种障碍,首先企业或政府部门内部有一些人似乎活着就是专门为了来找岔子的,喜欢把问题点无限放大。如果这个新项目有80%的成功可能性,但到了这些人那里,他们只看到剩下的20%的风险,把风险放大,将事情说得糟糕透顶。而在中国,这种时候,大家就已经往前面闯了,至于可能会碰到的问题则留待问题发生时来对应。

      所以,在日常生活中经常可以看到这样一种景象:当日本企业决定行动时,机会已经丧失,留下一堆后悔。中国社会常说的“兵贵神速”、“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类的成语、警句,在日语中尽管也有类似的表达方法,但日本社会中使用得却并不普遍,其原因恐怕就在于此。

      不过,普通的居家过日子,日本社会会给人很多方便之处。就拿问路来说,在上海10号线的陕西南路地铁站,我只看到6、7号出口的标记,没有找到朋友在等我的2号出口,便问地铁工作人员。地铁工作人员手一扬:“1号线!”尽管作为上海人,我明白了他所表达的意思,但是将心比心,如果我是一个外地来的游客,怎么能理解这样的指路方法呢?

      进火车站时,需要像进机场那样接受行李检查。当我们把重重的行李放入X射线检查器,跑到另一头等候行李经过检查送出来。这时却发现那位负责观察监视器检查行李内部物品的工作人员居然在打瞌睡。行李检查成了一种形式。于是会情不自禁地感受到一种由徒劳感而产生的身心疲惫。这大概可以说是我的中国出差的苦乐感受吧。

莫邦富简历

上海出生。曾下乡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上海外国语大学日语专业毕业后,曾在该校任教。1985年留学日本,在日本读完硕士、博士课程。现在是旅居日本的华人作家、评论家。著有《新华侨》、《蛇头》、《解读中国全省事典》、《获得世界市场第一的顾客战略》等50多部日文著作。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观点。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

金融市场

日经225指数21374.83-441.3612/14close
日经亚洲3001206.92-17.8312/14close
美元/日元113.33-0.0612/1505:50
美元/人民元6.90660.025912/1417:00
道琼斯指数24100.51-496.8712/14close
富时1006845.170-32.33012/14close
上海综合2593.7407-40.308412/14close
恒生指数26094.79-429.5612/14close
纽约黄金1237.0-5.712/14close

关于日经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