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中日茶坊 > 我和杰尼斯的Endless shock (1)

东京眼(59)我和杰尼斯的Endless shock (1)

2015/04/09

PRINT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健吾:大陆有电视节目彷效外国的「卖物环节」,大概是把自己家中「没有用」的东西变卖成更有用的东西,再由主持人去问一下那个拿东西去卖的人,有什么故事。

      最近有一集,是一名母亲,把自己三十岁的女儿的偶像照片及精品等等拿到节目上卖,引起网民极大反应。这位三十岁的女儿迷的,是杰尼斯事务所的偶像,生田斗真。

      国内报章是这样报道这位「用心良苦」的妈妈:「这位妈妈表示,女儿花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追求虚幻的明星,至今30岁也不谈恋爱,自己这么做是为了让女儿回复正常的生活。」

      节目播出后,引发众多网友们热议:「看得我狂叫一身汗手都抖了,尼玛这怎么镇静得了。这简直太反人性了!绝交!哦不,肯定断绝关係好吗?!这位妈妈何苦来哉!」
      「三十岁了,花自己的钱买来的东西还要被妈妈拿走, 看着相册我好心疼。」「父母出发点好的,但没经过同意是违法的。
      「那相册内的很多写真都已经绝版了买不到了啊,这可是花多少钱都再买不回来的。」
      「这母亲不是为了女儿而是为了自己。」
      「女儿都30岁了还管女儿追不追星!!!而且追不追星与找男朋友有毛关係!」

      中国的母亲,原来是这样想事情的:
      一、女儿三十岁不结婚,是不正常的。
      二、女儿买偶像的产品,是不正常的。

      在中文大学,不少学日语的女生,都是因为杰尼斯的偶像,才走进教室的。在她们成长的时候,接触到这个地球原来有一些少年,长得如此俊美,唱歌跳舞以至上节目的时候都那么的好看而有趣,所以才立下决心,把自己珍贵的单位,以及冒着 GPA (成绩绩点,是大学生的成绩表)被已学过很多年日语的同学抢A的决心,才读日文的。

      而我的学生,以前也是一个生田斗真的粉丝,就收到很多朋友传她简讯,说有这么的一个节目。及后,她就回应说:

      一、其实三十岁的女生没男朋友可以有很多原因,不一定和迷恋偶像有关。
      二、如果女儿只得这张DVD和那本很厚的相簿的话,我可以说她的病情完全不严重。如果我妈要把我家的生田斗真都拿去换物的话,即使放不满一个货柜,也至少要好几个Airbox。
      三、母亲看不过女儿乱买东西,要整理要丢弃我还是可以理解的。不过把值钱的东西换隻烂手錶就实在太笨蛋了。如果相簿裡全是正版公式照的话,先不理是不是绝版,有没有炒卖价,原价一张也值HK$10,那裡有几百张的话,就很值钱。
      四、把买的周边都处理掉,只代表实物都没有了,不代表女儿就会从此戒掉「生田斗真」;反而有机会弄巧反拙,令女儿生气,甚或越反越要迷。
      五、你问我迷偶像会不会影响社交,我会答不会;但迷偶像有没有影响那女生,我觉得或多或少也有。但成年人用钱买娱乐买开心,有何不可?女儿的人生就让她自己负责就好,何必夹硬干预,一旦干预,将来有什么不如意事青,就有借口赖其他人,女儿大可觉得不用负责。
      六、如果我妈拿我家的东西去丢?我非常肯定我会发疯。当然没可能去到断绝关係的程度,但那些收藏不止值钱,也是我青春岁月的一些纪念。要丢弃的话,宁愿卖了倒还比较可以接受。只是……追星是真的要追到去见到真人才叫「追」吧?越洋买个光碟照片什么的,连追星族都算不上。

      最后一句,我深深感受。

      因为,我也是因为杰尼斯的原因,才学日语的。

      那时候,是1995年,当时,家人管得很严,不让我看电视。每天早上,我就只可以六时起来,趁母亲赶上班后,只可以偷偷的看半小时。那时候,看日语的节目方法不多,而真的刚巧,家中的有线电视当时有一个叫「YMC台」的青年人频道,那时候做主持的人,叫 Brian 、还有 Monique ,还有当时仍没有在大气电波出现的林晓峰先生。当时,YMC台早上六时,就是播日语MV的节目。那时候,他们播的,就是 V6的 Made in Japan 还有 Music for the people。

      那时候,我第一次看到杰尼斯了。我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电视上那一群人跳跳唱唱,当时没有中文字幕,也没有YouTube,要听到一隻歌一次,不容易的。要么消费,买一张当时还是三吋直径的唱片单曲,要么就是等,等商台903的《是日本人郑家辉》,或是有线电视的重播。

      而那时候,我就立定决心要学日语了。在杰尼斯粉丝之中,我根本不算什么。因为,我很少要「追星」,我没有加入任何的歌迷会,看演唱会每次都是朋友或学生拉我去,我看过Kinki Kids 在香港的演唱会,在大阪看过滝沢秀明、东京也看过泷与翼,在东京也看过一次今井翼的个人演唱会《World Tsubasa》,还有生田斗真演的《Grease》。

      我不算是一个追星族。我只是觉得,为什么大家都是亚洲人,他们可以做出这么好看的表演技艺,而我们香港,就一天一天在电视上都只看到一些唱得荒腔走板的人,叫自己做歌手?

      自1995年起,一直努力,去日本唸书,直至2015年的三月,我终于被邀请,到东京的帝国剧场,看一次一票难求的舞台剧《Endless Shock》了。

      是,我努力到今天,我终于被杰尼斯事务所邀请,坐进了帝国剧场,看上演了十五年的戏宝《Endless Shock》了……

      我究竟看到什么?下星期告诉你。

健吾 简历
80年生,香港专栏作家、香港商业电台节目《光明顶》、《903国民教育》主持,香港中文大学日本研究学系及香港大学专业进修学院讲师。著书超过二十七本,主力研究日本东亚流行文化软实力及多元性别关係等议题。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观点。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
ad

报道评论

非常具有可参考性
 
79
具有一般参考性
 
2
不具有参考价值
 
11
投票总数: 92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

金融市场

日经225指数22079.0934.6409/20close
日经亚洲3001272.796.2009/2015:08
美元/日元107.86-0.1809/2015:03
美元/人民元7.0834-0.011909/2007:03
道琼斯指数27094.79-52.2909/19close
富时1007356.42042.37009/19close
上海综合3004.42845.149509/2013:53
恒生指数26495.1026.1509/2013:52
纽约黄金1498.4-9.109/19close

关于日经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