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老柯要说话 > 谁为血染的中朝友谊画上句号

谁为血染的中朝友谊画上句号

2017/05/11

PRINT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柯隆:回顾我有记忆的短短几十年的历史,发现中国和领土接壤的国家要不就好得要穿一条裤子,要不就反目为仇。小的时候听老人们说:苏联逼着中国还债,尚好的猪肉都拿去抵债了,中国人只能吃猪尾巴,合格的鸡蛋拿去抵债了,留下的都是小的不合格的给中国人吃。其实,这种统一口径的说法后来被质疑,但中苏关系交恶那确是事实。

 

中朝边境的友谊桥(中国辽宁省丹东,资料图)

     

  柯隆 的其他文章

 

 是房价太贵、还是工资太低

 

   中国人的纳税意识为何低 

 

 改革开放好似逆水行舟

 

 周立波玩枪走火

 

 中国社会进步了吗?

 

 中国人,你幸福吗?

 

   中美蜜月还是同床异梦

 

 中国人应该停止造神了

 

   旁观产业政策必要性的争论

 

 统计数据的陷阱

 

 日本的爱国贼们

 

 海外华人的生态

  

   更多》》》专栏:老柯要说话

  中越关系也一样,毛泽东统治的时候,号召全国援越,因为美帝国主义要侵略越南。那时候,生产不了多少汽车,马路上跑的自行车多,还有很多马车和驴车。但大批卡车免费送给了越南,不仅是军事物资,毛泽东连夜莺岛都慷慨地送给了来借岛的胡志明总书记。但到了邓小平统治时代,越南打柬埔寨,结果就有了对越自卫反击战。其实,给对越战争起这样的名字有点诧异,越南并没有要打中国,所以,谈不上自卫。那场战争是对越南侵略柬埔寨的惩罚。

   

  再一个就是中朝关系。中朝关系被历史学家和文学家描写成血染的友谊。为什么是血染的友谊?可能因为50年代初的朝鲜战争,但说到朝鲜战争,有点奇怪,并不是韩国先动手的,而是金日成派兵侵略了韩国,才惹来了联军,主要是美军。中国人民志愿军莫名其妙地跨过鸭绿江支援朝鲜,在朝鲜战场上,中国人民解放军牺牲惨重,连毛泽东的儿子都死在了朝鲜,所以称中朝关系为血染的友谊也不为过。

   

  但今天的中朝关系似乎恶化到一触即发的地步。朝鲜的国家媒体有史以来第一次指着鼻子批评并警告中国,声称中国要为两国关系恶化付出沉重的代价云云。过去那么多年中国为构筑血染的友谊不仅仅是支援朝鲜对美国和韩国的战争,而且每年提供大量的战略物资给朝鲜,包括粮食和石油等。但朝鲜说翻脸就翻脸。中国是不是应该很好地反省对周边国家的外交战略了呢?

   

  我注意到国内一些学者,包括体制内学者和官媒不断发声,大有反省对朝外交战略的意思。无论怎么说,这是值得肯定的。那么,中国的对朝战略到底错在那里呢?

   

  这是一个很大的命题,不可能在这样一个短文中说明白,但至少有一点是明确的。那就是中国不应该花血本援助一个不可持续的金家王朝,要援助也可以,但绝对不是无条件的,这个条件就是要求朝鲜通过改革开放自立。

   

  打一个不恰当比喻,援助朝鲜就像收养一个义子,或者叫养子,在养他的时候,一定要教他成人。而过去几十年,中国的对朝鲜的外交可以说是只养不教,所以,今天的朝鲜说的好听一点有点像纨绔子弟,说的不好听一点就是个无赖。而中国似乎拿它没办法。中国外交上遵循一个原则叫不干涉内政。对于没有援助和被援助关系的两个国家,奉行这个不干涉内政的原则还说的过去,对于像朝鲜这样长期依附中国的国家就一定要干涉内政了,中国在改革开放,而金家王朝完全依赖中国的援助,拒绝改革开放。中国的对朝援助完全成了免费的晚餐。要知道援助朝鲜的都是中国人民的血汗钱,在中国援助朝鲜的同时,中国还有近两亿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我一直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中国的外交家们到现在都在陈词所谓通过对话解决朝鲜无核问题。朝鲜没有要跟你对话的意思,你反反覆覆说通过对话解决朝核问题,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不准备解决朝核问题呢?至少中国外交家们释放给朝鲜领导人的信息就是不准备解决朝核问题。所以,朝鲜才一而再,再而三地试探国际社会的底线。

   

柯隆

  中国是一个大国,其外交的主线可能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如何对付美国和俄国这些大国上,所以,中国的大国外交是有值得圈圈点点的成绩的,但是,在周边外交方面,应该说中国的外交往往失算,显得很被动。缺乏战略性的外交必然使自己被动。我不否认中国发展和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要性,但同时,中国应该吸取教训发展和世界主流国家的关系。对于像朝鲜这样一个拒绝改革开放的封建式世袭统治的国家,中国作为其主要经济援助国有责任促使其改变统治方式走向现代化。

 

本文仅代表笔者个人观点

 

柯 隆 简历

富士通综合研究所主席研究员、静冈县立大学特聘教授。出生于中国南京。86年毕业于南京金陵科学技术学院日本专业,88年旅日后进入爱知大学法经学部学习,92年毕业后进入名古屋大学大学院经济学研究科深造,94年硕士课程(经济学)毕业。98年10月,富士通综研经济研究所主任研究员。2005年6月,同总研经济研究所上席主任研究员。06年起担任主席研究员。 

ad

报道评论

非常具有可参考性
 
519
具有一般参考性
 
12
不具有参考价值
 
97
投票总数: 628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