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日语演讲比赛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老柯要说话 > 从APA商务酒店事件看脆弱的中日关系

从APA商务酒店事件看脆弱的中日关系

2017/02/06

PRINT

中日深度观察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柯隆:可能国际关系史上没有哪两个国家像中日两国这样为了和平共处却又如此步履艰难的了。29年前,刚到日本留学,所见到的日本人,特别是老人说到中国都有一种特殊的情怀。这是没有跟日本人直接交流过的中国人无法体会到的一种情怀。毕竟从古代传来的中国文化在这个国家被完好地传承下来。如果日本人对中国文化没有足够的敬畏,不可能如此珍惜一个外族的文化。中国人不要说外族文化,连自己的文化都不珍惜。

 

APA酒店放置的否认南京大屠杀书籍

  然而,中日两国的近代史可以说不堪回首。特别是中国自身的近代史实在惨不忍睹。从中国的传统史观来说,早在鸦片战争以前,中国就早已亡国,因为清朝本身就是外族侵略所致,要不然后来不会发生辛亥革命。孙中山闹革命的目的很明确:驱逐鞑虏,也就是推翻满清政府,恢复汉人政权。

 

  现在的中国人似乎对满清政府没有太多反感,可能因为满人入关后全面接受了汉族文化教育。即使现在,大江南北到处都能看到乾隆帝的字碑。应该说入关后的满族人完全被汉化了。今天即使有人在自己的简历上填写是满族人,我们也无法从他的生活习惯上找出任何一点与汉族人不同的地方。这一点可能是被侵略的汉族人在满族人面前能够保持平常心的心理支撑和骄傲。

 

  问题是满清政府被推翻以后,中华民族并没有太平。列强入侵,军阀称霸,诸侯割据。中国人在算历史帐的时候往往有自己的算法,比如说,被大国侵略了,多少会觉得有一点无奈;但如果被小国侵略和欺负了,这个帐是一定要算的。这里面除了被侵略的行为本身的严重性以外,更重要的还有一个面子问题。毕竟中国是一个拥有几千年历史和文明的泱泱大国。

 

 柯隆 的其他文章

 

  假如你是官,你贪不贪?

 

 大材小用和小材大用

 

  特朗普就任、市场斗工厂、两败俱伤

  人民币自由浮动指日可待?

  日本的网上右翼和中国的愤青 

 

   关于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之争

 

  雾霾警报只治标不治本

 

  如何展望2017年

 

  为什么安倍外交乱了阵脚?

 

  中国人,你真的那么有钱吗?

 

  几十万贪官倒下太可惜了

 

  知识还是不是力量

 

  中国的第三次留学浪潮

  日本的民进党为什么没有起色

  日本可能更接近社会主义

  到底是川普还是特朗普?

  宗教与政治

  中国足球怎么了?

  东京都遇到了大麻烦

  日本的明治维新和中国的改革开放(下)

  日本的明治维新和中国的改革开放(上)

  日本银行步入死胡同

  中国楼市必须有泡沫

  杨改兰一家的悲剧

  中秋时节话月饼

  说说G20

   更多》》》专栏:老柯要说话

 

  所以,日本侵略了中国,这个帐是一定要算的,因为在中国人看来日本是一个小国,而且,日本的文化都是中国来的。如果韩国侵略了中国,我想下场也是一样,中国人也不会饶过韩国人。但历史帐到底怎么算呢?中日两国的现代史上最纠结的一幕是毛泽东和周恩来从当时的国家政治外交的需要出发宣布这个历史帐不算了。

 

  接下来中日两国的历史就开始走向了一条莫名其妙的曲折道路。过去近40年,几乎每一次中日两国首脑见面,中国国家领导人都要千篇一律地表示一下:中日两国将世世代代友好下去,因为我们是一衣带水的邻邦,云云。被中国国家领导人的宽宏大量所感动的日本政治领袖也会不失时机地对中国人民表示惭悔,向中国人民表示道歉。

 

  我一直对这种形式主义的友好和道歉抱怀疑态度。各位读者可以注意观察,两个一见面就互称“我们是好兄弟”的人一定是有问题的。真正的好兄弟没有一见面,一个说我们要永远好下去,另一个说我太对不起你了,向你道歉。这种形势主义的表态,一次两次罢了,说多了,恰恰说明问题并没有解决。

 

  我们看看这些年的中日关系,问题大了。

 

  其实,在中国人的语境中,把两国关系比作兄弟关系是不恰当的,因为周恩来说过,外事无小事。再小的外事都可以上纲上线。横在中日两国之间的有一条永远越不过的坎,那就是对二战中日本军队侵略行为如何评估。其中一个象征性的事件就是所谓的南京事件,中国称南京大屠杀。

 

  我去过几次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新馆旧馆我都认真的参观过。应该说新馆修建和设计得很有气魄,让每一个进去参观的人心灵上受到不同程度的震撼。新馆的外墙上醒目地用11种文字刻着遇难者30万人,关于遇难者的人数是中日双方争执的一个焦点。原来的旧馆没有提供受遇难者的名字,新馆的墙上注明了一小部分遇难者的名字。当时到底死了多少人,我没有看到具体的历史资料。但从当时的战乱推测,否定屠杀本身是不可能,具体人数应该很难统计。第一,当时的户籍制度根本不健全;第二,首都南京有很多从安徽、河南和苏北等外地来逃荒要饭的流民,这些人被杀几乎无人所知。所以,那个纪念馆给出的遇难者人数应该是一个大概的人数。再者,战争情况下的屠杀不可能刚好杀30万。所以,从语言表达上说,至少应该刻写“受难者约30万人”。顺便说一下,德国修建的大屠杀纪念馆标示出的被杀犹太人都是实际的数字,所以,都不是整数。我不是历史学家,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中日两国的历史学家不组织一个共同调查小组,把南京事件的真相搞清楚。不搞清楚史实恰恰是中了日本右翼份子的下怀。

 

ad

报道评论

非常具有可参考性
 
180
具有一般参考性
 
10
不具有参考价值
 
73
投票总数: 263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