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日语演讲比赛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老柯要说话 > 假如你是官,你贪不贪?

假如你是官,你贪不贪?

2017/02/01

PRINT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柯隆:假如你是官,你贪还是不贪?

 

  如果你问我,那还真不好说。如果总是有人监督我,我当然有贪心没贪的胆。我想这个设问是说在没有被监督的情况下,你贪不贪。如果我告诉你我不贪,那是在说假话,因为无论是经济学还是心理学都早就证明了人是自私的,如果否定人是自私的,那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就不成立了。

 

 柯隆 的其他文章

 

  雾霾警报只治标不治本

 

  如何展望2017年

 

  为什么安倍外交乱了阵脚?

 

  中国人,你真的那么有钱吗?

 

  几十万贪官倒下太可惜了 

 

  知识还是不是力量

  中国的第三次留学浪潮

  日本的民进党为什么没有起色

  日本可能更接近社会主义

  到底是川普还是特朗普?

  宗教与政治

  中国足球怎么了?

  东京都遇到了大麻烦

  日本的明治维新和中国的改革开放(下)

  日本的明治维新和中国的改革开放(上)

  日本银行步入死胡同

  中国楼市必须有泡沫

  杨改兰一家的悲剧

  中秋时节话月饼

  说说G20

   更多》》》专栏:老柯要说话

 

  所以我相信是官就一定想贪。自私是人的本性,所以反腐首先应该从正视人性出发。有人如果告诉我有一群人不会贪,因为他们是特殊材料做成的。我必须说那是假话。人的私心不是不可以克服,那需要配备一套制度和机制,这就是透明的监督机制。

 

  记的当年中国缺少外汇,但国家急需进口大批民航客机。航空公司很少自己买客机的,多半是通过租赁,而租赁公司背后是跨国商业银行。我负责做一个课题,调研中国的民航业发展。这是一个非常正常,难度不大的课题。最后,找到负责这方面事物的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官员,向他请教一点关于有关政策的解释。我一直认为官员可以对政策不做解释,那也是一种解释。没想到这位仁兄刚见面就劈头盖脸对着我:“你们日本人就是小气,尽送这些不值钱的玩意儿。”我很尴尬的说:“处长,我不是日本人。我只是来跟您请教一些政策的解释,不是要具体办事,你不愿意解释,可以不解释。”说完就离开了会客室。过了一些年,听朋友说,这位仁兄进去了。我一点都不意外。如果他不进去,我反倒意外了。

 

  我相信人的神经在某种特定环境下是会麻痹的。当年在银行的研究所当研究员,每天看到的报表都是以亿为单位的,所以,不知不觉自己对钱的感觉开始膨胀。后来,离开了银行的研究所,到了现在这家电脑系统制造厂商的研究所。制造商总是一分钱一分钱地压缩成本,所以,慢慢的自己的金钱观又回归了原样。

 

  试想,如果一个官员身边总有一些老板出入,送钱的金额总是几十万或几百万,那这位官员的金钱观会怎样?我想一定会麻痹。几年前,和几个朋友吃饭,其中一位是跟官场做生意的商人,此人很坦率:“柯老师,现在送钱已经不是用报纸包几十万送给他们,而是一张卡。”我理解他的意思。这里我要谈的不是给官员送钱的技巧问题。我要谈的是人性。

 

  人性的一个特点是自私,另一个特点是无止尽。我一般不跟朋友讨论这个话题,因为每每有朋友谈到这个话题总会有人自问自答:“这些人要那么多钱干什么?”言下之意就是拿个差不多就行了,也不至于进去,死路一条。

 

  其实,这种看法是错的,再说一遍:人性是无止尽的。拿了十万,想百万;拿了百万,想千万。

 

  每次讲学,都会有人要我讲讲股市的事。我是研究经济的,我也买一点股票,但讲学的时候我从来不谈股市,特别是股价的走势。如果谁要听股市的事,那最好去咨询算命的。我一直认为真正的炒股实际是跟自己的人性博弈。我这样说有点不像一个学经济的,但确实如此。比如,你买了一个股,跌了,那没戏,免谈。如果涨了,问题就来了。从一股3块涨到5块,你是卖还是不卖?不卖,又涨到7块。这回你开始琢磨等涨到9块再卖。你运气好,你买的股票涨到了9块,于是,从网上看到有人说你买的股票会过10块,你就想再等等。这一等坏了,跌倒8块。其实,此时你卖了还是赚的,但人性是贪得无厌的,你会想跌是暂时的,再等等。这一等又跌倒5块,再等,最后终于跌破3块,就这样你被套住了。

 

ad

报道评论

非常具有可参考性
 
194
具有一般参考性
 
6
不具有参考价值
 
13
投票总数: 213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