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老柯要说话 > 日本央行实施的负利率

日本央行实施的负利率

2016/02/03

PRINT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柯隆:本来不准备写这一话题,去网上浏览一下,发现国内一些网民讨论日本实施的负利率时问什么是负利率,有人回答说:负利率就是存100元钱到银行,等取出来时就只有99元了。说实话骇人听闻。更有甚者有评论人士认为日本央行实施负利率是针对中国,这样看来我不说几句不行了。

柯隆
  此次日本央行突然宣布实施负利率,出人意料。本来,安倍经济政策推行的量化宽松使得日元大幅度贬值,给日本出口企业带来很大恩惠,而且,安倍内阁通过外交手段示好美国,结果是美国并没有对日元贬值表示多少担心。日元大幅度贬值带来的恩惠自然地提高了日本的股价,东京日经指数在过去3年多大涨一倍多。股市上扬有正面资产效应,在股市挣了钱的人花钱就比较慷慨,日本高档消费开始回升。不仅如此,一直令人担心的日本社保体制也从股价上扬获得恩惠,因为社保基金的一部分资金是在股市上运作的。

  但是去年以来世界经济不确定因素加大,美国加息,石油价格大幅度下跌,中国景气走低,这些与日本经济息息相关的不确定因素直接影响到安倍经济政策目标的实现。2015年安倍首相宣布其第二波刺激经济的政策,其中一条是要在2020年将GDP规模从现在的500万亿日元扩大到600万亿日元,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平均每年要实现3%左右的经济增长。这是过去30年里从没见过的蜃气楼。

  安倍经济政策当中唯一奏效的是刺激景气的量化宽松的金融政策。但说实话,央行通过回购国债向商业银行注入再多流动性(资金),只要商业银行不把资金贷给企业,其刺激经济的目标就无法实现。在这一大背景下,日本银行下了一剂猛药,就是负利率。顾名思义负利率就是存100元,等到取得时候就没有100元了。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一定会出现挤提(bank run)造成恐慌。也就是说实际的负利率并不意味着存款贬值。

  柯隆 的其他文章

  适度腐败

  关于快播事件的联想

  远观台湾的民主选举

  赤脚的不怕穿鞋的北朝鲜

  2016这一年

  股市熔断说明了什么?

  说说牡丹峰乐团的“政治化”

  高危群体

  什么是服务?

 《白毛女》和软实力

  缅甸大选

  环境是怎么被破坏的?

  废除独生子女政策大快人心

  领土争端问题

  中国的宏观经济统计不可信吗

  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不可深究

  李嘉诚为什么不能撤资?

  谈谈爱国和卖国

  更多》》》专栏:老柯要说话

  首先明确一个事实,这几年的安倍经济政策的一个主要目标本不是要扩大GDP规模,而是克服通货紧缩,实现适度通货膨胀。通货膨胀意思是物价上涨(日本银行的目标是2%的通胀率)。其实,日本的生活品价格已经开始上涨,只是由于燃料价格下降压低了通胀率。日本的存款利率几乎是零,简单的说,存100万日元(约5万多人民币)定期一年在银行所获得的利息还不够买一碗面条。也就是说日本的实际利率(名义利率-通胀率)已经是负值,但不可思议的是日本人还是一如既往地去银行存钱。

  那么,这次的负利率是什么意思呢?

  日本的商业银行在日本银行(央行)通常会开设两个帐户,一个是存款帐户(和一般储户在商业银行开设的存款帐户一样),该帐户里的存款利息仍然是正值,另一个帐户是用来划帐的经常帐户,通常是用来支付支票等金融票据结算用的,日本的商业银行一般将减持国债和金融债券获得的资金存入经常帐户里。此次实施的负利率不包括该帐户里的存量资金,只针对商业银行新增的经常帐户存款,央行对新增的经常帐户存款征收0.1%的手续费,这样一来就产生了负利率。结果,商业银行不再会新增存款进入经常帐户。

  负利率带来什么影响呢?商业银行针对一般储户的利息几乎为零,所以,商业银行虽然还会进一步压缩存款利率但空间不大。受影响较大的是日本的机构投资家,特别是社保基金和人寿保险。得到恩惠的是从银行按揭贷款的个人,因为商业银行正在降低住房按揭贷款利率。

  有人说,日本实施负利率是针对中国,应该说这是内行在说外行话。虽然随着日本推行负利率日元汇率有不小的贬值,从旅游观光来看,2015年中国的游客在日本购物的消费不到1000亿日元,比起日本500万亿的GDP可以忽略不计。再说贸易,日本对华出口的主要还是高科技的零部件,组装后再出口到先进国家,部分内销于中国。在中国现在大约有25000家日资企业,如果他们将在中国实现的利润(以人民币计价)兑换成日元汇回本国,那日元贬值的恩惠就显现出来,但我们知道在华投资的日资企业将资金汇回本国的很少,多半用于在投资扩大再生产,所以,汇率贬值对在华日资影响不大。

  结论:既然负利率是一剂猛药就不适应长期“服用”,如果安倍首相寄期望于负利率实现政策目标,那就无异于自我消耗,将无果而终。

本文仅代表笔者个人观点

柯 隆 简历
富士通综合研究所主席研究员、静冈县立大学特聘教授。出生于中国南京。86年毕业于南京金陵科学技术学院日本专业,88年旅日后进入爱知大学法经学部学习,92年毕业后进入名古屋大学大学院经济学研究科深造,94年硕士课程(经济学)毕业。98年10月,富士通综研经济研究所主任研究员。2005年6月,同总研经济研究所上席主任研究员。06年起担任主席研究员。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
ad

报道评论

非常具有可参考性
 
49
具有一般参考性
 
3
不具有参考价值
 
1
投票总数: 53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