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老柯要说话 > 赤脚的不怕穿鞋的北朝鲜

赤脚的不怕穿鞋的北朝鲜

2016/01/13

PRINT

朝鲜观察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柯隆:2016年是个多事之年,刚过完元旦全球股市象遭到海啸袭击,一波接一波。中东火药味浓重。乱中添乱的是北朝鲜,本来国内人民就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非要勒紧裤腰带开发原子弹。让人琢磨不透的是这世界上根本没人要侵略北朝鲜,因为侵略这样一个穷的叮当响的国家实在得不偿失,反而给自己带来沉重的包袱。结果,这样一个又小又穷的国家非要开发原子弹,不可理喻。

  表面上看,国际媒体对于北朝鲜实验原子弹(他们自己说是氢弹),一片哗然,但实际上把他当回事的没几个国家,因为越开发原子弹,朝鲜人的腰带就勒的越紧,所以,本来开发原子弹是为了震慑其假想敌,而其实却苦了其人民。我相信本来金家王朝可以安稳多维持一段时间,因为开发了原子弹耗尽国内资源和资金,一定使得金家王朝提前崩溃。

柯隆
  不过有一点必须说明白,今天的国际政治是强盗逻辑,尽管联合国常任理事会在第一时间就通过决议声讨北朝鲜,但没有人能说通其中的逻辑,为什么大国可以拥有核武器,而小国不能?为什么巴基斯坦、伊朗和以色列可以拥有核武器,北朝鲜不行?我想美国有义务说明白其中的逻辑和道理。至于中国有充分理由反对北朝鲜开发核武器,因为朝鲜如此长驱直入不顾一切地开发核武器必然会刺激韩国和日本也开始核装备,这是中国不愿意见到的。

  比起北朝鲜,日本和韩国有充分的科技资源开发核武器。我们观察到在北朝鲜宣布核试验成功不久韩国执政党就有人鼓吹韩国也要发展核武器。日本虽然没有人说要发展核武器,但几年前日本大政治家小泽一郎就声称凭借日本的科技水平可以在24小时内造出核武器。后来得知小泽的豪言不完全是耸人听闻。一个偶然的机会跟一位日本的核物理学家谈话得知国际原子能机构非常重视对日本核工业的核查,因为日本的核反应堆技术确有转换成核武器的潜力和可能性。我不是科学家无法验证这一说法,但我相信不是空穴来风。

  柯隆 的其他文章

  2016这一年

  股市熔断说明了什么?

  说说牡丹峰乐团的“政治化”

  高危群体

  什么是服务?

 《白毛女》和软实力

  缅甸大选

  环境是怎么被破坏的?

  废除独生子女政策大快人心

  领土争端问题

  中国的宏观经济统计不可信吗

  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不可深究

  李嘉诚为什么不能撤资?

  谈谈爱国和卖国

  网络更应屏蔽垃圾语言  

  质疑美国的普世价值

  天津爆炸,教训何在?

  “安倍谈话”真的那么重要吗?

  更多》》》专栏:老柯要说话

  再回来看北朝鲜,原本为了解决朝核问题的六方会谈早已破产,美国、日本和韩国希望加大制裁北朝鲜的力度,但中国有自己的算盘,一旦朝鲜局势出现不测,没有人会帮中国背这个包袱。中国不希望朝鲜失控,而美国不管朝鲜失不失控,只要变天(regime change)就成。所以中国出于本国的利益考虑,从来就没有中断过对北朝鲜的人道性经济援助。而北朝鲜恰恰抓住了中国的这个软肋,俗话说赤脚的不怕穿鞋的,在国际上,朝鲜早已经破罐子破摔,就像小布什总统曾经表述过的-完全不可救药的民族(axil of evil)。

  问题是国际社会拿它毫无办法。任凭其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中国的外交逻辑是不干涉内政,韩国的国力不足以吞并北朝鲜,日本根本不想沾上这个难缠的民族,使得问题复杂化的是美国的态度和立场从来就不明确,因为北朝鲜问题无关美国大碍,谁愿意管谁管。

  看来所有的关联方都希望维持现状,维持现状的结果就是等其自然腐烂。多行不义必自毙,有朝一日北朝鲜人民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自然要起来推翻金家王朝,也就是说大家都在等北朝鲜的内部自然发酵。在此我不由得想起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一家恶行做尽,最后被抗议示威的群众抓捕后乱枪打死,任何涂炭生灵的专制独裁者都应该以此为鉴。

  我去过几次韩国,也借出差的机会到鸭绿江边一游,隔江瞭望这个封闭守旧的国家。说心里话我在韩国看到的一切让我颇有几份佩服他们的民族根性,而当我看到北朝鲜的水深火热却一点也不惊诧,因为40多年前我所经历的中国和今天的北朝鲜没有什么两样,所以,关键在于建立好的制度(capacity building),坏的制度将人变成魔鬼,好的制度将魔鬼变成人。

  有人在媒体上质疑北朝鲜根本无能力开发出氢弹,此次实验的只是一个小规模的原子弹。其实氢弹也罢,原子弹也成,对于北朝鲜来说都是自杀行为,时间将证明一切。

本文仅代表笔者个人观点

柯 隆 简历
富士通综合研究所主席研究员,静冈县立大学特聘教授。出生于中国南京。86年毕业于南京金陵科学技术学院日本专业,88年旅日后进入爱知大学法经学部学习,92年毕业后进入名古屋大学大学院经济学研究科深造,94年硕士课程(经济学)毕业。98年10月、富士通综研经济研究所主任研究员。2005年6月、同总研经济研究所上席主任研究员。06年起担任主席研究员。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
ad

报道评论

非常具有可参考性
 
104
具有一般参考性
 
2
不具有参考价值
 
110
投票总数: 216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